海珠码头的枪响,民国海军总长被刺之谜

2018-10-30 15:50:0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阅读次数:

程璧光(1861一1918),字恒启,号玉堂,广东香山县(今中山县)人。十六岁入马江船政局水师学堂学习,毕业后,被派当扬武舰见习生,此后即在海军界任职。1916年黎元洪、段祺瑞执掌中央政权时,曾任海军总长。1917年被推举为广州护法军政府海军部总长。

海珠码头的枪响,民国海军总长被刺之谜

程璧光是中国近代海军的重要将领之一,也是中国近代史中颇有影响的人物。特别是他在段祺瑞乱国、张勋复辟期间,毅然脱离北洋军阀政府,响应孙中山的护法号召,率领拥有海军主力的第一舰队,南下广州参加护法斗争,轰动中外,影响深远。程璧光的这一行动,对北洋军阀政府是个严重打击,对资产阶级革命派的斗志是个极大鼓舞。因此,程璧光不仅为当时的资产阶级革命领袖孙中山所倚重,也为后人所注目。1918年2月26日晚,程壁光在海珠码头被刺客枪击身亡。这究竟是何人所为呢?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干呢?

程为何被刺及系何方所为,在当时大体有如下几种说法:

(1)系旧桂系军阀所为。目的在于离间孙中山和海军的关系。

(2)系莫荣新等所为。程曾前往武鸣会见陆荣廷,陆对程暗中加以笼络,曾以许程任广东督军兼省长职为饵;但由此却引起莫荣新等在粤桂系头目之嫉视,故下手刺程,以阻海军势力在粤发展。

( 3 )系中华革命党人所为。程曾将受孙中山之命炮击督军府的同安、豫章两舰舰长撤职查办,由此引起一部分海军将领及中华革命党人的极大不满,而且怀疑程与陆荣廷已有默契,不久即公开叛变军政府,故采取制裁行动。

海珠码头的枪响,民国海军总长被刺之谜

三十年代,在国民党出版的刊物《建国月刊》中,邵元冲发表了《总理护法实录》一文。文中认为行刺程璧光系桂系军阀所为。 虽然邵文并没有提出什么令人信服的新证据,但是,桂系军阀刺程说,经过邵的宣传,却被当时一般人所接受,并流传下来逐步形成“定论”。在史学界,不论是较早的论著,还是近年来的一些论著及中国近代史教科书,持此说者为数很多。

建国后,一些学者认为程璧光并非死于桂系军阀之手,而是被中华革命党人所暗剑。具体一点说,是在朱执信的主持下,由张民达具体负责,派肖觉民、李汉斌两人执行刺程的。 主要依据是:

第一,根据罗翼群的回忆。罗系中华革命党要员,在护法期间,曾直接参与朱执信组织的锄奸活动。在刺程的准备阶段,罗又参与密谋策划,颇知内情。虽然罗未能详知后来刺程时的具体情况,但程被刺后,当事人张民达亲口向罗透露了刺程的经过,结果基本是按罗在穗时所知的布署进行。刺程者肖觉民、李汉斌二人,也是罗在穗时与朱执信商定的人选。刺程之事罗翼群是较知底细的人。因此,这一材料应当是可信的。

第二,参考《张民达传略》(根据张慕融遗稿整理)。张慕融称:张民达、李汉斌、肖觉民曾组织刺程“三人小组”,于1918年2月26日,刺杀程氏于海珠码头。”张慕融的材料,虽然是从言传所得,但最终却是来自当事人李汉斌之口,这就增加了其可信程度。

中华革命党人为什么要刺杀程壁光呢?

孙中山南下广州护法,由于有海军的支持,造成了浩大声势,被北洋军阀驱逐出京的国会议员也相继云集广州。但海军南下之后,由于军政府受到桂系军阀的暗中刁难和打击,本身既无军事实力,又不掌握地方政权,没有固定的经济来源,面临着严重的经济困境。军政府尚难以度日,所以就谈不上保证供给开销颇大的海军军饷了。由于海军缺乏足够的军饷,使其活动受到限制,从而引起了一部分海军将土对军政府的不满。桂系军阀便乘军政府之危,竭力拉拢海军,这使军政府的处境更加难堪。而程璧光对桂系的拉拢并未表示拒绝,这引起了革命党人的不满。随着事态的发展,革命党人对程的不满和反感日益严重起来。

桂系军阀拉拢海军的阴谋初步实现后,对军政府的打击更加肆无忌惮。在这种情况下,1917年11月15日,孙中山命程璧光令海军炮击广东督军驻地——观音山,但程璧光拒绝执行。程的这一态度加深了革命党人对他的不满和怨恨。

南北出现“议和”局面之后,桂系军阀把孙中山和军政府视为“议和”的障碍,急欲去之而后快。因而对其的打击比从前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如阴谋捕杀孙中山倚重的军事将领金国治,肆意捕杀孙中山以军政府名义派往各地的招兵人员,擅自枪杀担任孙中山大元帅府的警卫人员,更为阴险狠毒的是用重金收买刺客谋刺孙中山等等。桂系军阀的残暴行为激起了孙中山的无比愤怒,深感不严惩桂系军阀,军政府就难以立足。因此决心再动用海军炮轰广东督军府,一举消灭代督军莫荣新。为此,孙中山一面布置陆军响应海军的行动,一面找程璧光协商,以取得一致行动的意见。程璧光坚决不同意孙中山的意见,并劝阻孙勿与桂系发生冲突。此外,程为了防止孙中山对海军的直接指挥,在此之前,(即第一次欲炮击督府后),就已将海军调驻黄埔,宣布戒严,不准外人接近。然而,孙中山面对这种情况,不顾程的阻挠和个人安危,毅然于1918年1月3日,亲登同安、豫章两舰,指挥炮轰莫荣新督军府。莫始终未敢还击。但因陆军临阵违令,未配合出击,致两舰势孤而未达预定目的。

海珠码头的枪响,民国海军总长被刺之谜

事件之后,莫荣新自知理屈,假装若无其事,并去看望孙中山。程璧光却唯恐得罪桂系,一面深怨孙中山的轻率,一面将同安、豫章两舰舰长撤职查办。程的这一态度和作法,激起了革命党人的极大愤恨,他们认为这是程依附桂系军阀,背叛孙中山的进一步发展,若不去程,势将危及护法前途和孙中山先生的安全。

炮击督军府之后,孙中山与桂系军阀的矛盾和斗争日益表面化,桂系军阀为了进一步向直系军阀靠拢、完全摆脱孙中山在政治上和军事上的干预,开始密谋策划建立西南各省联合会。程璧光从这一联合会的酝酿到公布条例、开成立会,始终是赞成和积极促进的。联合会在革命党人和许多国会议员的反对以及舆论的压力下,虽然不久即土崩瓦解,但这一事件造成后果是,革命党人对程的恶感进一步加深。

护法军政府在南北议和之后,已被南方军阀视为服中钉,处境岌岌可危。桂系军阀经过一番密谋策划,提出了改组军政府的议案。这一议案遭到革命党人的坚决反对。而程璧光不但不站在革命党人一边反对和阻止改组,却力赞其议,并居中调解,促进改组。程璧光在护法军政府的生死存亡关头,采取如此态度和行动,必然会激化革命党人对他的仇恨。并将此视为程投靠桂系,背叛孙中山及军政府的罪证。因此,在军政府尚未完成改组之前,就迅速对程采取制裁行动了。

程璧光被刺后,当时护法军政府的大元帅府首先发出缉凶的通令,指令广州地方军警部门“一体严缉,务获惩办”。广东代理督军莫荣新也两次发布悬赏缉凶的布告。 然而,更为奇怪的是,对于这样一个重大案件,广东军警机关及有关部门却始终未获凶手。

程璧光遇难后,孙中山以军政府大元帅名义发布的讣电治丧令中,既表示对他“遽遭贼害”、“实为民国之不幸”的惋惜,也充分肯定了他的护法功绩,并以军政府的名义咨请国会非常会议给予国葬荣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