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的2018:巨头掉头 齐向供给侧数字化

2018-12-27 17:40:2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阅读次数:

原标题:互联网的2018:巨头掉头 齐向供给侧数字化

互联网的2018:巨头掉头 齐向供给侧数字化

近期,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从舆论来看,关于减税、房地产等当下的热门话题关注依然较多。但如果从整个会议的内容来看,其中一条主线或许更值得关注。

会议指出,我国经济运行主要矛盾仍然是供给侧结构性的,必须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不动摇。自“供给侧改革”提出以后,各领域都在积极推动这一改革,甚至包括互联网。或许从话术上,很难将互联网与供给侧改革联系起来,但纵观近两年的互联网行业变化,头部公司已经启动供给侧改革,尤其是今年。

11月1日,百度在一年一度的世界大会上,全面阐述了利用AI对三大产业的赋能;同一天,腾讯的全球合作伙伴大会,正式打出拥抱产业互联网的旗帜。紧接着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美团CEO王兴称,数字经济分需求侧的数字化和供给侧的数字化,过去二十年,需求侧的数字化逐渐完成了,但是在供给侧的数字化才刚刚开始,供给侧数字化和需求侧相结合,数字经济才完整。

在互联网领域,美团是最早直接提出供给侧数字化概念的公司之一。早在去年的一次内部讲话中,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就通过对宏观形势、互联网发展阶段、国内外市场对比分析、未来发展动力等多个维度阐释了供给侧改革的必要性。从美团今年的一系列动作来看,供给侧数字化成为其供给侧改革的起点。

显然,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参与到供给侧改革当中,并且了有了明确的路径。尤其是头部平台,将在经济发展驱动力由传统要素向科技创新转换的过程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数字化的“二元结构”

自两年前美团CEO王兴的互联网下半场论断提出后,整个市场都在寻找下半场的打法,其本质即行业发展出现了一个新的节点。

前二十年,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更多的侧重需求端的数字化。在前端连接用户方面,基本每个领域都完成了数字化。因此,我们在搜索、社交、电商领域出现了BAT三大巨头,在生活服务、交通出行、智能硬件、内容信息等用后刚性需求方面诞生了MDXT(美团、滴滴、小米和今日头条)等新一代互联网玩家。

但是,随着用户在生活中全面体验数字化带来的便捷体验时,却客观上造成了供给侧的“堰塞湖”现象。供给侧的传统运营模式已经无法满足高频、集中、即时和个性消费等需求端的新特征。比如经过互联网多年教育的年轻吃货们,在美团很快捷的下单,但在等位和点单时会浪费很多时间,或者遇到“缺菜”的现象,这背后就是供给端的餐厅在菜单、管理、供应链方面的管理依然采用传统方式,比如缺乏数据参考,采购仅凭经验,从而难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由此,在互联网平台的前后两端就形成了一个明显的数字化“二元结构”,前端充分数字化,而后端则数字化不足,难以无缝连接。

在此背景下,近两年又迎来了需求端流量红利期的结束。从商业角度而言,互联网平台们也需要寻找新的动力。王慧文在之前的内部讲话中提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观点。他先提出一个疑问,为什么美国有有那么多的大的To B企业,而中国To B的企业这么惨?一大原因就在于美国更早遇到了市场红利枯竭,因此要寻求自己的效率成本和创新,进而对各种新式的能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的各种工具开始产生兴趣。也就出现了甲骨文、IBM等科技巨头。如果我们做个转换,To B就是供给侧数字化改革的一种商业模式表达。

美团比较早的找到了一条拉平供给侧和需求侧数字化“二元结构”的路径,因此也就意味着其已经启动供给侧数字化改革。

空间巨大的供给侧

国内的供给侧改革已在各个领域展开,从煤炭、钢铁乃至金融等相对集中的领域开始,已逐渐延伸至零售、餐饮等相对分散的行业。但在市场现状以及行业特征来看,在供给侧改革过程中也有着不同的特征。

以生活服务行业中的餐饮为例,其高度市场化,大到高端品牌餐厅,小至街头小店,已有上千万家。但目前的现状是管理不够标准化、规范化,后端的整个供应链体系更是杂乱无章。从农田到消费者餐桌这一过程不仅分散,并且环节过多,据数据统计,这一过程要经过50个环节。甚至,在某些垂直领域,农商之间的信息还存在不对称。这就导致整个行业不仅成本高效率低,更为严重的是造成了很大的食品安全隐患。

同样对比美国,其以形成一个成熟的供应链体系,仅食材供应链行业,Sysco、USfoods、PFG三大巨头就占据了28%的市场份额。而反观国内,目前还缺乏这样的产业化龙头。作为行业老大,Sysco能够常年领先行业,营收近600亿美元,就在于就不断的对整个供应链进行数字化和智能化的改造,比如提升信息化水平、数据决策、智能调度等等,从而实现了供给侧的降本增效,也使得整个供应链更加标准化和规范化。

餐饮行业的现状与国外已经成型的模式,给美团这样的平台提供了更大的想象力。而从公开数据来看,今年,美团的供给侧数字化改革已经见效。三季度,包括快驴进货在内的新业务及其他收入35亿元,同比实现近5倍增长,达到471.3%。快驴进货做为美团在餐饮供应链方面持续开拓的业务,本季度表现亮眼,将成为美团增长新引擎。

美团的供给侧改革路径

无论是二元结构下消费端数字化的倒逼效应,还是类似模式的成功案例,以及国内供给侧的现状和未来的发展趋势,供给侧改革的基础即数字化。

但王兴认为,相比需求侧的数字化,供给侧的数字化实现要复杂的多。一方面餐厅原来的经营是比较复杂的,涉及很多方面,另一方面供给侧不是单一层次,是分产业链和价值链的。比如“消费者吃饭的人都是需求侧,餐厅是供给侧。餐饮这个行业有很多链条,餐厅要往上游去采购,雇服务员,买很多设备等,分很多层次,所以这个数字化进度相对慢一些,需要逐步展开。”

盘点美团近几年的业务布局,将会发现其供给侧数字化改革的路径均源自“产业链”和“价值链”重构原则。快驴最为典型,今年1月份在上海开城,10月份组织架构调整中,将快驴进货作为核心新业务之一,成立快驴事业部,由美团高级副总裁陈旭东负责。

作为一个为美团平台上数百万餐饮商家提供一站式进货和分发的平台,在产业链上,与源头供应商合作,保障食材质量,助力食材标准化;建立专业仓储,拥有业内领先的四温层(干仓、恒温、冷藏、冷冻)仓储体系,保证大规模食材供应的效率及安全。通过最短链条的流转环节,降低供应链食材损耗与分发成本;配送方面,建立起高效的配送网络,保证送货速度和质量。

互联网的2018:巨头掉头 齐向供给侧数字化

而供给侧数字化改革的突出特征则表现在产业链之上的价值链的重构。首先,在数字化方面,不仅通过信息化技术实现了农商的连接,并且通过溯源技术,可以使得食材的采购运输更加透明化,保证质量;其次,数字化之后的数据化,更是在业务层面为餐厅降本增效,比如需求预测,基于美团点评沉积的用户评价信息、商家团购和外卖等海量信息,快驴进货可以智能化预测不同地域、不同品类商户对食材的需求趋势,可以更好的优化商家的采购和库存。第三,智能化,在配送方面,基于其需求端的智能调度系统和交通大数据技术积淀,快驴可以更快送货上门。

在技术之外,美团的价值链构建还包括金融服务,比如美团生意贷,基于大数据对企业的信用了解,可以帮助餐厅解决发展中的资金问题。截至目前,美团生意贷累计服务10万中小微企业,累计放款总额近80亿。

综上所述,我们不难发现,在确立了Food+Platform战略之后,美团的路径也越来越清晰,即启动公司的新旧动能转换,进行供给侧数字化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