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火红的舞池,手牵着手……

2018-12-31 14:15:0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阅读次数:

原标题:在火红的舞池,手牵着手……

文/阿炉·芦根

​山醉,水酣。彝家村寨顺河村2018年的彝历新年,年味在年前十几天就冲溢而出了的。

“今儿这年,寨子里要出新过法啦!”

犟李嫂把从村委会听到的消息“传达”给杀猪匠犟李。

“啥?干部要和群众一起过年?反正我老李家在这顺河村,头一回听此奇闻——管他咋玩,玩出花来也跟我无干。”犟李懒洋洋拾掇着一溜杀猪的独门“艺器”。

犟李还记着“仇”。

“他们看不起人,我也誓不往来!”犟李吼出声。犟李嫂把食指紧紧压在嘴上,叫他小声些。

“难不成,你这傻女人也被收买啦!当初还不是你跳着喊着,一个劲儿吹耳边风,要当那啥啥户。”

“……”顿了很一会儿,犟李嫂才回话,“你能,能,能就别想那档子事。”

新年不因犟李的怨气减慢喜气洋洋的步履,反而越走越快,越走越近,甚至脚步声已经抵达他家门口的小栅栏前。

“老李,老李,老李在吗?”好多男男女女的声音交汇在一起,呼喊老李。

“又来了。”犟李没好脸色,但还是跟着犟李嫂迎出去。犟李嫂扒开栅栏门,伸手就和一位女干部“妹呀姐呀”的扭在一起。

犟李斜了一下眼,不屑地心想,不就给你个傻女人评了个“卫生之星”嘛。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互拜早年,犟李哼哼唧唧应付。

“真不赖呀,我就说,老李就不是吃扶贫的种。”有人故意提高嗓门叫起来。大家围上猪圈,三头肥溜溜的年猪正吃力地喘着粗气。

听到点赞不断,犟李吸了吸鼻子,微微挺起脊背,爱搭不理地回说一句:养肥猪我老李称第三,这寨子就没人敢称第二,更别说第一。

“今天来,我们是请你行个好。”

犟李眼珠一转。

“什么好不好的,不就是让我继续无偿给村里奉献嘛,修村道我老李献得还不够吗?”

“村民一定记得你老李的好,顺河村一定记得你老李的恩。”

“光一个‘好’字啥用?”

大家闻出了犟李浓浓的“仇气”。当初没被识别为精准扶贫户,犟李对村上不满,感觉谁谁都与他老李作对,故意刁难他一家子。

“老李你误会了,我们是想投靠你家,今年和你一起过年。”

“好好,太好啦!”犟李嫂在一旁欢快起来,一时忘了男人的心疙瘩。

“啊!”犟李叫出了声。

“脱贫攻坚工作紧,任务重,今年是我们区的决胜年,我们都不放假,都没地儿过年啦。”一位年轻女干部故意可怜楚楚地说,“我妈妈老掉泪呢,说女儿长大不要她啦,连年都不想回去过啦。”

犟李轻轻吞了一下咽喉。

不知咋的,突然想起自己远在大凉山援彝支教的女儿,前几天才打电话来说不能回来一起过年。

她们正好都一般岁数呢。犟李嫂挽住了那年轻女干部的手,怜惜地看着,像看自己的女儿。

“我要吃李嫂煮的血旺、年粑,还有还有……李大哥的拿手好菜,对对,盐煎肉——”干部们把犟李围在中心。

犟李的鼻腔有点涩。

想起2014年,顺河村刚刚进行精准识别那会儿,犟李上有八十多岁的双老,下有正在就读大学的女儿,妻子的身体又不很爽利,全家就他一人风里来雨里去——“那精准扶贫不该我老李吃,该谁吃?”

“说‘吃’多难听啊!你老李本就不是等靠要的主儿。”扶贫干部这样对他做思想工作,“上有老是事实,但高龄政策也一点没落下;下有小,而且正在读书,李嫂身体不怎么好,也是事实,但教育和医疗政策也是一点没漏你老李家——”

犟李一想,这倒也是,我咋没注意呢。如果不是教育救助,那两年,我老李就是脱层皮,也不一定能供女儿读书。想想,连这二层小楼也是托易地搬迁政策的福。话说回来,我老李杀猪匠的活儿一年也有些赚头,比那些真正的贫困户强多了。

其实犟李只是嘴硬,心头早已没那么抵触。这不,新年来临之际,犟李也随喜第一次主动给干部散烟。

“我们想过了,大家吃百家菜,年猪由我们干部出钱买,就买你家的,好不好?还得你帮帮忙,当总厨头。”接住烟的那位干部说。

自己被需要,犟李感觉很美,心中的荒芜来了春意。

犟李是“心贫”。

“心贫”就用心来使其致富,用同过一个年,同做一桌菜,同吃一桌饭的鱼水之情融解掉。

日头高照,丹桂飘香。

欢聚的坝坝宴开始啦!犟李爬上高处,举起扩音器,使出能把山水喊动的声音,脸涨得通红。

“一家一户,一人都不能少,大家都要来啊!都围上来啊!”犟李跳上跳下地喊着叫着,摆满农家菜式的一百余张餐桌穿村而去。

人群中,已经有村民迫不及待,用彝语唱起了过年歌:库史——木撒——(新年快乐)哟!孜莫呀格尼(吉祥如意)哟——随即,一百余桌坝坝宴升起海浪似的音符,你一句,我一句,彼一声,此一声,接唱不已。人们开始动了起来,争相绕着圈儿挨桌敬酒。敬亲朋好友,也敬曾经心里隔阂过的邻居;敬曾经的不解,更敬现在的融洽;敬过去的不易,敬现在的幸福;敬干部,敬村民,敬自己……每至一处,歌声不断——喝了这杯彝家的泡水酒啊!幸福千万年!干了这杯诚挚的酒啊!情义深似海——

“我老李就认你这个兄弟啦!你嫌不嫌我这个犟农!”大家一回头,冲眼看见犟李正和一位扶贫干部抱在一起,桌边的人们站了起来,掌声哗啦响起,追赶着天边的晚霞。

人们唱着喝着,喝着唱着,说着笑着,笑着说着,天幕终于揭开了一堆冲天篝火,达体舞的伴乐几乎要自己跳起来,火红的舞池越来越炽热,干部们开始邀请村民,村民们开始邀请干部,大家手牵手,围成团,缓缓迎上去,迎上去,踢踏着火光——

来源:《 人民日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