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战22年,毛泽东第一次吃上一顿像样的过年饭!

2019-02-05 08:51:28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阅读次数:

原标题:征战22年,毛泽东第一次吃上一顿像样的过年饭!

第一军情编辑部和1125万头条粉祝福您!

70年前的那个春节,决定中国命运的大决战已近尾声。那么,在河北平山西柏坡和浙江奉化溪口,毛泽东和蒋介石都在忙些什么呢?

第一军情作者:贾永

1949年的立春,是2月5日。对于共产党来说,这一年的春天,已经早早到来了。

1月31日,大年初三,北平和平解放。长江以北再无战事。尽管蒋介石还梦想着划江而治,但是,连国民党军队中的大多数恐怕也清楚,解放军饮马长江,进而解放全中国,只是时间而已。

征战22年,毛泽东第一次吃上一顿像样的过年饭!

战场捷报频传。西柏坡沉浸胜利和春节的双重喜悦之中。决定中国命运的决战已近尾声,建立新中国事宜提上日程。准备“进京赶考”的毛泽东几乎每天都在夜以继日地忙碌着。

大年初二,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米高扬一行来到西柏坡。这是当时最尊贵的客人,毛、刘、朱、周、任五大书记,一起接待这位斯大林特使。西柏坡自养的猪、鸡,从滹沱河里捕来的鱼、虾,还有特意从石家庄买来的招待苏联贵宾的汾酒、葡萄酒。宾主把酒言欢,米高扬直夸中国饭菜好吃。毛泽东说:“我相信,一个中药,一个中国菜,这将是中国对世界的两大贡献。”

事实上,那也是毛泽东自上井冈山后,吃的最丰盛的一顿年饭。22年连续征战,毛泽东早已习惯了粗茶淡饭。长征途中一渡赤水,红军撤至四川叙永县城南79公里处的石厢子,正值大年三十傍晚,警卫员好不容易弄来一碗腊肉,被毛泽东直接送给了伤病员。

同样是1935年的春节,迎来人生又一个本命年的蒋介石踌躇满志。在他看来,此时的红军已是“下山猛虎,不难就擒”。大年初一,他登临庐山,与杨永泰、熊式辉等一干国民党大员细商对日外交。大年初六,蒋介石在他的“美庐”别墅下达了《重行悬示匪军各匪首擒斩赏格》:“朱德、毛泽东、徐向前,生擒者奖十万元,献首级者各奖八万元;林彪、彭德怀、董振堂、罗炳辉,生擒者奖八万元,献首级者各奖五万元……”

然而,蒋介石没有想到,“流徙千里,四面受制”的红军,竟然在一条去向渺茫的“绝路”上获得了新生。更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当这个牛年春节到来的时候,胜利的天平已经彻底倾斜到共产党一方。

1949年1月31日,大年初三,傅作义部开出北平城接受改编,平津战役结束。消息传来,西柏坡年味更浓。时任毛泽东内卫的马武义回忆:那天晚上,我给主席打来几样他最爱吃的菜,有辣子鸡、米粉肉等。我说:“主席,今天过年,我们给你搞了几个菜,吃饭吧!”很奇怪,主席看了看饭菜,这次却没怪我,说:“好吧!今天是双喜临门呀,你看北平那个黄旗也拔掉了,该庆祝庆祝!”这时,我才知道,北平解放了。主席说:“几年前那位蒋公胃口可大着哩,他吃掉了我们的张家口,吃掉了我们的延安,还吃了我们大片大片的根据地,他吃得又肥又大,连跑都跑不动了。”

征战22年,毛泽东第一次吃上一顿像样的过年饭!

历时142天的三大战役,蒋介石损兵154万,国民党赖以维持反动统治的主要军事力量基本上被歼灭。马武义清楚地记得,毛主席夹了一大块米粉肉放到嘴里,高兴地说:“我们就要进入北平,那时我们还要坐下来痛痛快快地吃他一顿!打过长江去,全部、彻底、干净、一个不剩地吃!那时蒋先生就彻底舒服了!”

与西柏坡的一片欢腾成反差,南京城里的国民党似乎已经无心过年了。1949年1月27日的《民国日报》头版,一条与春节有关的消息寥寥数语:“南京各机关首长昨晚举行春节聚餐,行政院长说明春节聚餐之意义……”而据国民党广东省特别党部1949年春节劳军决议记载:“慰劳品定猪肉250斤,酒200斤,烟500盒,面巾1000条,发放范围为驻粤之团队。”国民党之窘迫可见一斑。

四面楚歌。淮海之战惨败后,1949年1月21日,蒋介石选择在了小年这一天“引咎辞职”,由李宗仁代理总统。不过,回到奉化溪口老家的蒋介石实际上仍然操控着南京政府。大年二十九,蒋介石指令孙科行携政院南迁广州。孙科唯命是从,大年三十就开始把内阁要员急急带到了上海,议决于2月4日迁穗。原本还想有所作为的李宗仁发现,他这个代总统竟然令不出门,就连他签署的释放张学良、杨虎城的命令,也成了一纸空文。

除夕之夜,蒋介石在溪口武岭学校礼堂举行盛宴,慰劳警卫部队团以上军官:“诸位,家贫出孝子,国难出良将。当我们走上坡路时,别人跟着我们跑,这不稀奇;而我们走下坡路时,你们从各地费了不少周折,来到我们跟前,这才是最难得的啊!”说到动情处,蒋介石老泪纵横:“反共不会孤立,美国必然会出兵干涉。上海有汤恩伯司令守卫,只要我们守住长江,守住上海,美国不可能不出兵。即使往最坏处打,也能打出个隔江而治的结局。”

1月29日,大年初一,张群、陈立夫等国民党要员赶来溪口,向蒋介石拜年,自然一番“大吉大利”之类的过年话。蒋介石凄然一笑:“念一年又过,新年如何,实难想象,但愿真能逢凶化吉又呈新气象。”

1月30日,大年初二,蒋介石来到溪口武山庙,亲手点燃香烛祈祷,闭上双眼求了一签,待睁眼一看,不禁大吃一惊,上写: “大意失荆州,关公走麦城”;又求一签,再看,更是一阵颤抖,上写:“困居长坂坡,失陷落凤城”,下注:“早求退路。”那个夜晚,蒋介石再度失眠。从此,他所考虑的已不是上海的战局能撑多久,而是担心“中央银行”的存金能不能顺利运到台湾了。又过几天,得报存金已大部运抵厦门和台湾,蒋介石如释重负。多年以后,国民党党产报告公开提到,迁台时,蒋介石把“中央银行”227万两黄金,合计约10亿美元,以及故宫博物院众多国宝运抵了台湾。

征战22年,毛泽东第一次吃上一顿像样的过年饭!

风雨飘摇之中,蒋介石开始写他的“本月反省录”,不过,谈及“戡乱”失败及自己下野的原因,或归因于苏联,或归因于美国,甚至英国,就是没有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一副好牌打成臭牌,结果便无牌可打。其实,这样的结局,从蒋介石逆人民意愿发动战争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三年光景,蒋介石不仅输掉了800万军队,输掉了106个师的美式装备,也几乎输掉了整个人生。

败退孤岛,蒋介石曾要求他的高级将领对全面检讨,得出的结论是,相比于中共军队,国民党军队为“六无”之军,“六无”第一条就是“无信仰”, 导致“自己打倒自己”。

没有信仰就没有铁一般的纪律。没有信仰就不会懂得为谁而战,自然也就得不到人民群众的支持。

黄克功和张灵甫,同样有过枪林弹雨的经历,同样是因情生恨而杀人,受到的惩处却截然不同。处理黄克功一案时,面对许多人刀下留人的请求,毛泽东坚定地说:共产党与红军对于自己的党员与红军成员,不能不执行比一般平民更加严格的纪律。黄克功最后被判处死刑。而张灵甫仅仅被关了一年就官复原职,继续掌权领兵。

孔祥熙与肖玉璧。前者,是国民政府财政部部长;后者,曾任陕甘宁边区贸易局副局长。

1942年2月,美国国会批准向中国贷款5亿美元。美国财政部跟踪调查发现,这笔款中竟有8000万美元直接存入了孔祥熙等人的个人账号。丑闻曝出,举国哗然,孔祥熙却在蒋介石庇护下照样当官发财。而在共产党一边,1933年参加革命、浑身有90多处伤疤的肖玉璧因贪污挪用公款3050元边区币,被处以极刑。

战场较量,始于政治;政治角力,在乎政党。

两个政党,两种纪律,两种作风,两种走向。

从诞生之日起,共产党人就把人民二字镌刻在了旗帜上。人民,就是共产党赖以依靠的力量,就是共产党从胜利走向胜利的源泉。正是有了民心所向、民意所归、民力所聚,共产党及其领导的军队无往而不胜、无敌于天下。

晚年的蒋介石思乡之情日浓。1953年2月13日,66岁的蒋介石在高雄过除夕,他在日记中写道:“团饮酴酥,比之在故乡过年,则何如?甚念乡间亲友,不知作如何情况矣。”1958年春节,他的日记中,留下的是这样两句话:“无根之萍,无源之水。”他公开反对“两个中国”的主张。1967年9月7日,他在与日本首相谈话时说,美国由于不愿卷入国民党反攻大陆的漩涡,于是有了两个中国的想法,借此苟安于一时,殊不知两个中国的办法,是我所绝对反对,而也是中共所不能接受的,仅为一种幻想而已。

征战22年,毛泽东第一次吃上一顿像样的过年饭!

1975年4月5日,清明节,88岁的蒋介石病逝。临终前,他留下遗言:棺材不落土,要等到将来有一天葬到大陆去。

据说,那一天,毛泽东只吃了一点点东西,他把配了音乐的张元干《贺新郎》演唱录音反复放了一整天——

更南浦,送君去。凉生岸柳催残暑。耿斜河、疏星淡月,断云微度。万里江山知何处。回首对床夜语。雁不到、书成谁与。目尽青天怀今古,肯儿曹、恩怨相尔汝。举大白,听金缕。

又据说,几天之后,毛泽东仍然不能释怀,让人把“举大白,听金缕”两句,改为“君且去,不须顾”,重新配上演唱录音……

征战22年,毛泽东第一次吃上一顿像样的过年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