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返乡调查|山东安丘:600亿电影大盘中的“绝缘地带”

2019-02-09 20:35:28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阅读次数:

原标题:春节返乡调查 | 山东安丘:600亿电影大盘中的“绝缘地带”

作者 / 魏建梅

——“过年要不要去安丘看电影啊?”

——“不去,太远了啊。”

年前在寻找小伙伴一起看电影时,拍sir不知被拒绝了多少次。

是的,在拍sir的老家——山东省安丘市(隶属潍坊市的县级市)的柘山镇,这个被誉为“中国花生第一镇”的乡镇,要想找个人一起跋山涉水去县城看一场电影,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使是在电影最吃香、电影从业人员最嗨的春节档也同样如此,像拍sir这种每年大年初一都要跑去近百里外看电影的行为,在乡亲们眼里早就成了一件“稀罕事”。

春节返乡调查|山东安丘:600亿电影大盘中的“绝缘地带”

(老子文化广场——柘山镇最大的娱乐社交场所emmm)

其实在农村,春节本就是一个“走街串巷”的拜年日子,这个时候你要是丢下家人跑去看电影,简直形同大不敬!所以,每年大年初一,拍sir也总是提前买一张下午1点左右的场次票,早上乖乖串完门才敢奔到电影院。

目前,春节档大战已经进行到第五天,从大年初一刷新世界单市场单日票房的14.3亿,到前四天累积达到的41.96亿总票房,看似好不热闹,但观影人次、场均人次同比降低,高票价问题引起广泛热议,今年春节档的热闹背后,也透露出不少市场问题。

不管是热闹还是虚旺,就算是去年电影市场全年突破600亿的傲绩,拍sir的父老乡亲们都是漠不关心的,他们对于当下院线电影市场也几乎无知。这里,一个农村电影市场,是相对于当下电影市场而言存在的一个绝缘区。

院线电影市场的绝缘地带

实际上,家乡的父老乡亲们对“看电影”是有认知的,但是对“去电影院看电影”却没有意识,当然这主要针对的是那些常居在村里的中老年人。

在柘山镇,或者说更多范围内的农村地域,现在几乎成了“留守之地”,常住人口主要是以70后往前的中老年人为主,80后的年轻人都远离故土,在更为繁华的城市工作或安了家。而去电影院看电影这样的行为,目前还是一个以年轻人为消费主力的娱乐活动,中老年人则很少care。这从如今所有影片的观影用户大都集中在25-29年龄段便可知晓。年轻人由于长期生活在城市,即使不是骨灰级影迷,但对于去电影院看电影的行为也都是习以为常的。

春节返乡调查|山东安丘:600亿电影大盘中的“绝缘地带”

(大年初一的安丘齐纳影厅)

但是在春节返乡,远离城市之际,当拍sir邀请或询问他们会不会去看电影时,90%的年轻人都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在拍sir看来,中老年人观影意识的短缺,年轻人返乡后观影欲望的降低在很大程度上都取决于影院基础设施的缺失。因为在这里,村里是没有电影院的,镇上也没有,只有县级市级别的安丘才有。

但是,从拍sir所在的村落到距离最近的安丘齐纳国际影城,也有着37公里的距离,如果自驾出行,需要花费近1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到达,如果搭乘客车,则需要1.5--2小时左右,而且还需支付来回至少34块钱的车费。这里日常的电影票价平均也在30元以上。

春节返乡调查|山东安丘:600亿电影大盘中的“绝缘地带”

所以,村里的人如果想看一场电影,来回至少要花费4个小时的时间成本及100元左右的金钱成本,这在仍以农业为主要生存方式的封闭地域,其实是一项有着高时间成本和金钱成本的奢侈行为,并不被大家所青睐。

拍sir老家的小伙伴中就有一位是宁浩的粉丝,但即使他知道今年春节宁浩会有新片《疯狂的外星人》上映,还是拒绝了拍sir 的观影邀请——“电影不是非看不可的,如果真的想看,上映没几天也会有枪版的,到时候在手机上看也是一样的,没必要跑那么远折腾着看。”

春节返乡调查|山东安丘:600亿电影大盘中的“绝缘地带”

而跟随全国的涨价潮,今年家乡春节档的票价也攀升到了近70元,相比于拍sir在北京常去的影院,这样的价格也翻了一倍,如此高价格也让家里原本想去看电影的年轻人望而却步。“本来还想去看的,但是这价格真心有点贵。”

实际上,在安丘,也仅有齐纳和华夏两家影城,其中齐纳国际影城规模最大,根据猫眼专业版的数据显示,大概有12个放映厅,1666个座位,华夏国际影城在去年刚刚成立,仅有5个放映厅,644个座位。

2018年,齐纳国际影城的总票房为975万,相比于全国排名第一的北京耀莱成龙国际影城的7653.6万,仅占不到13%的比重,如果与全年600亿相对比,更是九牛一毛了。从观影人次来看,去年齐纳国际影城也只有28.3万人次,北京耀莱成龙国际影城则有其6倍多。如此,华夏国际影城160万的总票房和5.5万的总人次更是不值一提了。

春节返乡调查|山东安丘:600亿电影大盘中的“绝缘地带”

另外,通过表格也可以看到,不管是总票房还是观影人次,2018年齐纳影城所取得的成绩都是低于2017年的,难道是袭过影视行业的寒风也吹到这样的县级市?

入行一年多,深处电影行业,感受着大家对于电影的疯狂热爱,回到家乡,突然面对乡亲们对电影的这般漠然,拍sir竟也徒增了些许悲凉。

娱乐方式升级下,观影热情降级

然而,关于电影,这里的人并不是陌生的。

在拍sir的儿时记忆中,也就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时候,通过电视或者买光碟用VCD看电影便是村里很受大家欢迎的一种娱乐活动,˙这其中,又以香港电影最为风靡,像《警察故事》《开心鬼》系列都是当时的大红影片,成龙、刘德华也都是妇孺皆知的大明星。

春节返乡调查|山东安丘:600亿电影大盘中的“绝缘地带”

再往前追溯,拍sir也总听母亲提起七八十年代时大家看电影的“盛况”。那时候看的还是露天电影。在正式放映电影之前,很多人都会提前两三天去放映场地占座,或者用板凳,或者直接“画圈占地”。而除了在自己村里看,很多人也都会成群结伴,跟着放映员去周围其它村里看,有的甚至不惜跑出五六里地,辗转三四个村庄,即使每个村放映的都是同样的影片。

当时放映的影片主要有战争、武打、古装等,像《画皮》《少林寺》都是老人一辈耳熟能详的影片,也有一些《穆桂英挂帅》等戏曲电影,当然也不乏一些国外电影,“那时候还会放一些印度电影,我特别喜欢看,名字都记不起来了,只记得印度人长得很好看。”母亲笑着说。

春节返乡调查|山东安丘:600亿电影大盘中的“绝缘地带”

其实,当年那些为看电影奔走的人,大部分都算不上是什么骨灰级影迷,挨着每个村看电影时或许也谈不上多认真,那种对电影的痴迷倒不如说是对娱乐,或者社交的痴迷。夜幕降临,老人孩子围坐在幕布下面,聊天乘凉看电影,这就是农村的娱乐常态。露天电影也更多是给大家提供了一个娱乐消费的场所和纽带。而露天电影,包括电视、VCD等的存在及流行,很大程度上也都来源于当时娱乐方式的匮乏所形成的。

今年,拍sir也从村支书那里偶然了解到,现在村里每隔几个月都会有人来放一次露天电影,这一公益计划也差不多持续了有两三年之久了,但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施行的,又是哪个部门规定组织的,村支书却表示并不知晓。“放映员来之前都没有通知,都是突然就来了,也毫无商业利益,只是找我们签个字盖个章就行了。”露天电影放映的片子也大多是以经典老片为主,拍sir在去年就曾看过一场《地道战》,当然也有消防、地震等教育性宣传片。

春节返乡调查|山东安丘:600亿电影大盘中的“绝缘地带”

虽然形式内容仍然在,但是随着农村物质娱乐生活水平的发展提高,像露天电影这种“集体娱乐”的方式便开始被手机、电脑等更倾向于个人的娱乐终端,以及剧集、网大、短视频、游戏等更为丰富的娱乐内容所代替,逐渐走向没落。

今年回到家乡,拍sir看到更多的,也是孩子们围在一起吃鸡打王者,或者大人看快手抖音的画面,而不是看电影。因此,现在大家对露天电影的积极度也降低了。“夏天的时候,还会有二三十个人(常居人口大概有两百人左右)出来看电影,一边乘凉一边看,现在冬天几乎都没有人出来了。”一位村民说道。

另外,香港电影也因自身的式微地位不再,目前,华语电影也没有形成如同香港电影黄金时代所形成的那种浓厚观影氛围,强有力地锁住这些边缘观影受众。因此,在物质娱乐生活水平更上一层楼的当下,看电影这一娱乐方式在拍sir的家乡却反而掉了队,鲜有人“问津”。

当然,现在的他们偶尔也会选择在手机或者电视上看电影,但相比于之前“全民观影”的高涨热情,现在的观影氛围也甚是冷清。

影院基础设施建设全面下沉,可行吗?

——“如果我们镇上有电影院,你会去看吗?”

——“那还用说,肯定啊!”

面对拍sir提出的假设,这次,几乎百分之百的年轻人都给出了肯定的回答。“每次回家其实都挺闲的,我们镇上又没有什么娱乐场所,连网吧都没有,现在只能在家呆着玩手机,如果有电影院的话肯定会去看的啊。”

对于非影迷来说,看电影其实并不是一个刚需的娱乐方式,而且也是带有强烈社交属性的娱乐方式,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如果没有强烈的社交需求,再加上必要的影院基础设施的缺失,看电影便是一件可有可无的行为,而这也是农村院线电影市场空白的关键。

春节返乡调查|山东安丘:600亿电影大盘中的“绝缘地带”

市场空白,那如果完善影院基础设施建设呢?

实际上,虽然底层区域看似有着很大的市场空间,现在国内有不少城镇也开设有电影院,但是如果将影院基础设施建设全面下沉至城镇,也并不现实,尤其是在拍sir的家乡。

前面提到,拍sir的家乡称得上是“留守之地”,常住人口主要以70后往前的中老年人为主,除去春节这样的节假日,年轻人几乎很少待在家里。因此,中老年人对去影院观影的态度也决定着影院下沉究竟有没有可操作性这一命题。

遗憾的是,即使是面对“镇上开设电影院”的这一假设,大部分中老年人对于看电影的态度依然是冷淡的。“就算镇上有也不想去看,以前年轻的时候如果附近有电影院肯定会去看,现在这样的年纪就不想出去了,不野了。”也有村民甚至说:“就算免费也不想去看,不想去凑堆了。”一个不“野”了,一个不想“凑堆”了,或许随着年龄的增长,中老年人对于电影社交,或者对于娱乐也不再如年轻时那般迷恋了。

虽然在春节这样的节假日里,农村电影市场有着庞大数量的潜在观影群体,这或许也能让镇电影院大赚一把,让院线电影市场的空间得到进一步的释放,但这批人更多是“缺席”的状态。因此,如果单靠这批人来支持影院,让影院实现商业盈利,其实是很难的。

总而言之,电影对于普通大众而言,终究不是娱乐刚需,在缺乏影院基础建设的农村地带尤其如此。在拍sir看来,要想打开院线电影市场的绝缘地带,挖掘出农村院线电影市场的增量空间,最关键的便是提高大家的观影意识,将潜在的边缘受众主动拉到电影院。而要做到这一点,还是要回归到内容本身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