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瘦身、张近东增肥,苏宁易购吃下万达百货

2019-02-13 10:40:58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阅读次数:

原标题:王健林瘦身、张近东增肥,苏宁易购吃下万达百货

天下网商记者 杜博奇

做生意就像走钢丝,向前一步是深渊,后退一步是地狱,节奏还在其次,分寸感更为重要。

譬如眼下,王健林还在为曾经的激进付出代价。这一次甩卖的是万达百货。不过却是由接盘方放出消息。

2月12日,正月初八,开工第二天,苏宁易购举行新春团拜会,董事长张近东抛出了一个大新闻:苏宁易购正式收购万达百货有限公司旗下的全部门店,一共吃下37家万达百货。

对于这笔交易,张近东给出如此评价:“这是苏宁2019年全场景零售布局的重要落子”。


王健林瘦身、张近东增肥,苏宁易购吃下万达百货

万达百货前世今生

作为一名房地产开放商,王健林搞百货公司,并不是不务正业,而属于情非得已。

万达以住宅开发起家,2001年才进入商业地产,把建好的万达广场分割成为商铺出售,赚了一波块钱,到了2004年购买了商铺的业主因为租金问题闹事,王健林才决定从此以后“只租不售”。

为了掌控商业地产的招商、装修、定位,王健林需要一个“调控器”,万达百货应运而生。

2007年“万千百货”成立,与万达广场深度捆绑,那几年几乎每开一座万达广场,就有一家万达百货,到2012年在全国开设了40家门店,按照王健林的规划,到2015年将开业110家,“成为中国最大的连锁百货企业”。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万千百货更名为万达百货。

万达请来的品牌专家李光斗解释:“更名后万达将用自己的品牌效应带动百货店的发展”。

为了延揽人才,万达百货每年用于猎头的费用就超过千万元,因此吸引了大批百货业人才加盟,2012年广州百货副总经理空降万达百货,职位还是副总经理,薪酬却翻了5倍。

后来的那些年,万达这艘大船裂变成了“联合舰队”,从酒店、影视到体育、文旅、金融,光全国的万达广场就有280多座,而万达百货却一直原地踏步,那些重金招来的空降兵也成了“流水席”,曾经在半年之内4个副总经理离职了3个。目前万达百货在全国也只有37家门店。

万达声称这37家门店大都位于一、二线城市的CBD或市中心区域,会员数量超过400万。


王健林瘦身、张近东增肥,苏宁易购吃下万达百货

南昌万达百货,来自万达官网

不过调查发现,37家万达百货入驻的城市分为三个层次:一类位于一线城市副中心,如北京通州、广州番禺、上海宝山;二类位于石家庄、太原、济南这样的二线省会城市;更多的则是三线城市,比如福建宁德、湖北宜昌、安徽蚌埠、山东潍坊、广西柳州、辽宁丹东。

万达百货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8亿人民币,由深圳迪讯实业有限公司100%持有,这家公司的大股东则是万达百货集团有限公司,这是一个注册在香港的私人股份有限公司,2012年才成立。

也许,这是为了将来登陆资本市场留下的一个“旋转门”。不过今天,这一切已没有意义。

万达玩不转互联网

万达百货今天的结局,并不令人意外,它是一个传统零售企业数字化转型失败的样本。

过去的若干年中,王健林对互联网的态度发生了180°的大转变,但是万达拥抱互联网的过程一波三折,迄至今日,在它庞杂的多元化业务布局中,几乎已经难觅互联网的影子。

在O2O概念翻飞的2015年,万达拉来腾讯、百度,斥资50亿人民币组建电商公司,试图在阿里与京东的战局之外,打造电商第三极。然而好景不长,随着腾讯与百度的相继退出,“腾百万”组合无疾而终,万达独自支撑的飞凡电商曾在2016年底展开线下商超的大规模补贴,试图在电商丛林烧出一片立足之地,最终结果只是将“飞凡通”注册会员的数量推升到8284万。

飞凡电商带有很强的吃喝玩乐属性,依托万达广场、万达百货等原有线下资源的痕迹浓重,很多互联网人士看来,飞凡是用传统思维而非电商思维浇筑出来的一个“怪胎”,前期的构建工程类似于把万达广场搬到了线上,但后期的运营却无法将用户转化为持续增长的流量,就如花费重金构建了一座规模庞大的商场,但是无法聚拢人气,一切工作也就没有意义了。

对于万达来说,资金并不是第一要务,人才当然重要,但也还没有到决定成败的关键作用,真正重要的是,能否抛弃已有的成功经验,克服大企业的高傲心理,以清零的心态、以谦虚的姿态,俯身下去拥抱用户,拥抱互联网,只有这样,所有的要素才可能自动聚集过来。

王健林在2017年提出飞凡A轮100亿融资计划,并希望在2018年实现盈利,然而重金找来的职业经理人并不买账,至今已更换了4任CEO。非凡官方网站的新闻更新定格在2015年12月8日。


王健林瘦身、张近东增肥,苏宁易购吃下万达百货

万达百货曾经有一个机会插上互联网的翅膀,但是随着非凡的失败,这个机会化为泡影。

“互联网公司以三年为一个槛,三年以内生存下来了,算是度过了最艰难的时间,飞凡是死在这段时间上了。”一位行业人士说,万达KPI导向太强了,没有留下充分的试错空间,并且各产业板块都有自己的KPI考核机制,兼容性不强,对电商业务缺乏支持动力。“我这个部门有独立的考核机制,我不做KPI规定的事情我会死,相反我不做电商的事情,我不会死。”

苏宁“火力全开”?

张近东与王健林是老交情了。现在他接盘万达百货,帮助王健林“瘦身”,也不算意外。

2015年7月的一天,张近东带着苏宁高级副总裁任峻等人,去北京CBD的万达总部拜访王健林。在一间局促的会议室,两位大佬相向而坐,由此拉开了万达与苏宁的“蜜月期”。


王健林瘦身、张近东增肥,苏宁易购吃下万达百货

2015年7月王健林会见张近东,来自万达官网

那年8月,苏宁的主场南京,王健林出现在“互联网+零售”的论坛上,与张近东纵论互联网时代。

紧接着在9月,万达商业与苏宁云商(后更名苏宁易购)签订一纸战略协议,苏宁线下门店入驻40个万达广场。双方都认为这将是“中国最大不动产商和中国最大零售商的合作”。

王健林踌躇满志地说:“对于苏宁云商来讲,万达广场就是城市中心,有着极其稳定的经营和日益增长的客流。”他甚至当场拍板,“今后任何万达广场项目,苏宁都有选择权”。

不过随后的日子,苏宁与万达两家公司的命运在短暂交汇之后,走向了截然不同的方向。

如果说万达的2018年,就是“收缩”。那么苏宁的2018年,就是一个词——“扩张”。

一方面,苏宁易购深入县城和乡镇,扩大基本盘;另一方面,苏宁小店、苏宁极物、红孩子、苏鲜生、苏宁有房、苏宁影城等新物种遍地开花,在便利店、母婴店、生鲜超市等赛道全面布局。期间还一口气收购了200多家迪亚天天超市,加速了苏宁小店在社区的渗透。


王健林瘦身、张近东增肥,苏宁易购吃下万达百货

山西永和县街头的苏宁易购

2018年苏宁新增了6万多名员工。张近东说,2019年围绕智慧零售,还将稳定投资,计划新增8万员工。

2019年春节前夕,苏宁调整组织架构,成立了家电、消费电子、快消、时尚百货、苏宁国际五大集团,并将连锁平台、互联网平台、猫宁、客服体系整合为一个全新的用户与平台经营集团,试图在新零售线上线下融合的趋势下,“把用户与流量经营落实到全场景”。

2018年苏宁新开各类门店8122家,门店总数达到11000家,2019年的开店目标是15000家。而如今收购万达百货,则为其“零售闭环”补上了百货业态这个最后一个“拼盘”。

苏宁称这笔的收购将为万达百货注入全新的数字化变革。张近东说,“实体零售业的繁荣,绝不能再靠传统模式,需要运用互联网技术提升效率和体验,让用户感受到品质与快乐!”

口说无凭,王健林搞不定的万达百货,在张近东手中能玩出什么花样,将成为2019年的一大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