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解电影《怦然心动》——爱情如同宿命般无从逃避

2017-08-23 07:11:2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阅读次数:

有一天, 你会遇到一个彩虹般绚烂的人,当你遇到这个人后,会觉得其他人都只是浮云而已。

还记得你的第一次怦然心动吗?

1957年夏天,布莱斯一家搬来小镇,住在茱莉家的对面。初次遇见那天,阳光明媚,微风和煦,和布莱斯目光相遇的一刹那,茱莉被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完全吸引"从我见到布莱斯。洛士奇第一眼,我就怦然心动了"。

搬行李的时候,茱莉主动过去帮忙,却遭到布莱斯爸爸的拒绝。

布莱斯想尽快摆脱这个奇怪的女孩,朝家里跑去。两人在追赶拉扯中,茱莉友好地握住布莱斯的手,向新来的邻居表示欢迎,还有她的喜欢。

害羞的布莱斯不敢相信自己在慌乱中竟然牵着一个陌生女孩,他完全被茱莉的热情吓到了。

布莱斯:"我的天,真是拿她没辙。我想让她躲得远远的,可是偏偏发生了件最荒诞的事情。我不敢相信,我就站在那,手牵着一个陌生女孩。我做了什么孽,何以沦落至此。"

茱莉:"我看出他舍不得离开,所以我就追着他跑,然后他就抓着我的手,注视着我,我的心跳停止。这就是了吧?这会是我的初吻吧?"

洛士奇太太的出现打断了这一切。

晚上躺在床上,茱莉幻想着那个被打断的初吻"我肯定他对我有感觉,只是他太害羞不敢表达。"茱莉决定帮布莱斯克服心里的恐惧,勇敢面对他的感情。

因为年纪相仿,他们成为同班同学,就这样,在周围同学的玩笑和茱莉的骚扰下,布莱斯的日子在煎熬中慢慢度过。

 

三年过去了,他们上六年级,依然是同班,茱莉继续想方设法的接近布莱斯,而布莱斯为了摆脱茱莉的纠缠,开始追求茱莉的死敌-;雪莉,雪莉是学校的校花,有很多男生追。

布莱斯:"我想了一个绝招,我向雪莉发起攻势,这个办法的绝妙之处在于,雪莉是茱莉的死对头……"

 

茱莉:"到六年级时,我收敛多了,可半路杀出个雪莉……。我肯定布莱斯迟早会看透雪莉的浅薄。"

 

雪莉很快成为布莱斯的女朋友,布莱斯故意带着雪莉一起出现在有朱莉在场的各种场所,想以此让茱莉知难而退。布莱斯显然不太在意女朋友都在喋喋不休些什么内容,只是故意在朱莉面前牵起雪莉的手,看着朱莉憎恨的样子,偷偷露出胜利的微笑。

 

 

一周后,布莱斯的好朋友加瑞开始追求雪莉,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了布莱斯,说出布莱斯追求雪莉的真实目的,是为了导致雪莉甩了布莱斯。茱莉觉得布莱斯终于摆脱了雪莉的魔爪,展开了舒心的笑容。

 

一切恢复平静,布莱斯和茱莉的关系表面上重归于好。

布莱斯:"话说茱莉,她又开始故技重施,变本加厉,她开始偷偷闻我,对,闻我。这算啥啊?我唯一的念头就是也许明年会好一点,上初中后,但愿不会和她一个班,到那个时候就可以彻底摆脱她了。"

茱莉:"布莱斯终于摆脱雪莉的魔爪,他又开始向我示好了。他好害羞好可爱,他的发丝间散发着西瓜的芬芳,我怎么闻也闻不够,整整一年时间我都偷偷轻嗅那西瓜味,幻想何时我才能得到我的初吻。"

 

升初中了,布莱斯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唯一的变化是外公搬来跟他们一起住。外公每天都很沉默,只是坐着静静发呆,妈妈说他是在想念外婆。

 

 

小镇上有一颗茂盛的梧桐树,茱莉从小就喜欢跟着哥哥爬上爬下,每次邀请布莱斯和他们一起玩,布莱斯都会找各种借口拒绝,然后迅速逃离。

 

 

上学的日子,清晨大家都会在树下等校车,好动的茱莉都会爬到树上为大家预报校车的行踪"校车还有三个街区,两个街区,来了"。久而久之,大家对她这种行为已经习以为常,而布莱斯和加瑞觉得很烦。

 

与此同时,洛士奇先生一直对茱莉家杂草丛生的庭院很是不满,觉得影响了他的视野,对于茱莉爸爸画画这件事也总是冷嘲热讽"如果他真想创造点好看的东西,还是先整整他那糟糕的庭院吧。"

 

布莱斯顾不上反感茱莉家的庭院,茱莉每天早上的校车预报已经够让他心烦的了。对她的这种幼稚行为,他虽然厌恶却也拿她没办法。

 

茱莉喜欢坐在院子里看爸爸画画,爸爸会跟她讲一些自己的经历,茱莉觉得很有趣,这样的时光很幸福。一天,爸爸问起她和布莱斯之间是怎么回事,跟爸爸无话不说的茱莉如实相告"我想是因为他那双眼睛,或者是他的微笑……"看出茱莉的心思,爸爸没有多问,只是告诉她,不要仅仅关注某一个细节,要从整体去看待每个人每件事。

 

起初茱莉对爸爸的一番话一知半解,直到有一天,为了去捡挂在梧桐树上的风筝,她爬到高处,看到了前所未有的美景,眼前美得令人窒息的风景让她逐渐体会到了爸爸说的"整体大于部分之和"。

 

 

从此以后,茱莉经常一个人坐在树上,看着远处的美景,看着这个世界,看着紫色的日落或者火红的日出……在这里,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和满足。

 

她开始明白爸爸话里的意思,站在一个制高点,从全局的眼光去看待事物,不拘泥于某一个点,才能发现事物整体的美。

 

一天清晨,茱莉照常在树上看日出,发现树下来了一群人说是奉命来砍树的,原来是这棵树的主人想要在这个地方建新房子,嫌树碍事,所以找人来砍树。

 

茱莉舍不得这棵树被砍,无论下面的工作人员怎么劝,她抱着树死活不下来。

 

 

校车来了,小伙伴们也都看到了树上的茱莉。茱莉心想要是大家都在树上,那些人就不敢砍树了吧,所以她极力祈求布莱斯和小伙伴们上来,大家不明白这棵树对于茱莉的意义,觉得她不可理喻,不就是砍一棵树嘛,纷纷上了校车。为了不旷课,布莱斯也带着对茱莉的同情上车去学校了。

 

留下孤军作战的茱莉,她并没有放弃,依然紧紧抱着那棵树不下去,引来越来越多的人围观。工作人员束手无策,请来了茱莉爸爸,希望他可以劝解她下来。

爸爸"乖女儿,该下树了"

茱莉"爸爸,求你了,不要让他们砍树。你看啊,在这里你可以看到整个世界"

爸爸"没有什么美景比我女儿的安全更重要,这棵树迟早会被砍掉的……"

 

最终,在爸爸的开导下茱莉安全下来了,那棵树还是被砍了,为这件事,茱莉哭了整整两个星期。因为这件事,茱莉还登上了当地的报纸。

 

接下来的日子,茱莉满脑子都是那棵树,上课经常心不在焉。

 

为了避开那个伤心地,茱莉不再坐校车上学,改为骑自行车,每天郁郁寡欢。

 

布莱斯:"从那天后,茱莉再也没有出现在校车站,不知道她怎么到学校的,我告诉自己应该感到庆幸,这不就是我长久以来期待的吗?但是心中仍为她感到悲哀,我想向她说声对不起,但是一想,还是算了,不能让她觉得我在想他。"

 

直到有一天,爸爸为茱莉带来一幅画,画上正是那棵让她魂牵梦萦的梧桐树。爸爸:"我希望你永远记得你在那棵树上的快乐。"面对爸爸的爱,和那棵见证了她那么多快乐时光的树,茱莉眼眶含泪的和爸爸拥抱在一起。

 

茱莉每天睡觉前看到的最后一个事物,每天清晨醒来看见的第一个事物,都是这棵树。

 

茱莉:"我开始懂了在树上的那些时光对我的意义,我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发生了变化。禁不住想,我对布莱斯的感觉是不是也变了呢?"

 

 

同时,布莱斯和姐姐一起去朋友家玩,无意中见识到了蛇吃掉整个蛋的恶心过程,从此,他开始对蛋恐惧。

 

布莱斯想假装淡定,可是完全没有用,这件事后,他开始做噩梦,经常梦到自己困于一个蛋中,一个怪兽将蛋吞咽……每次都在噩梦中惊醒。

 

刚好在这次的科学展览会上,茱莉研究的课题就是小鸡的孵化过程,看着那些蛋,布莱斯觉得毛骨悚然,但是茱莉却因为这个新颖的课题获得了这次比赛的第一名。

 

那些作为实验样品孵化出来的小鸡无处安置,在茱莉的再三请求下,妈妈同意把它们放在后院,前提是茱莉必须负责照料它们。虽然以前从来没有养过小鸡,茱莉还是亲力亲为的把这几只鸡照顾得很好。

 

 

在茱莉的照料下,这些鸡很快就长大了,茱莉给每只鸡都取了名字,不久这些鸡就开始下蛋。家里的鸡蛋源源不绝,尽管每天各种蒸蛋、煎蛋、炒蛋换着吃,还是多得没地方放。

 

邻居史努比女士的出现使得情况有所好转,史努比女士觉得鸡蛋很新鲜,想要跟茱莉买,其他的邻居也纷纷来买茱莉的鸡蛋,多余的鸡蛋有着落了。

 

为了感谢洛士奇太太一直以来对他们家的帮助,茱莉决定免费给洛士奇家送些新鲜鸡蛋。

 

吃晚饭的时候,洛士奇先生一家人讨论着茱莉送来的那些鸡蛋,妈妈很喜欢这些鸡蛋,爸爸却担心鸡蛋里面有孵化的小鸡或者死鸡,安全起见,让布莱斯去跟茱莉求证一下,看看茱莉家是不是有公鸡。

 

布莱斯不好意思去质疑茱莉的好意,也为了避免和茱莉直接接触,所以他想出了一个办法。他求助于看似很懂辨别公鸡母鸡的加瑞帮忙,他们一起潜伏在茱莉家的后院观察这些鸡,加瑞很肯定的保证,这些都是些普通的鸡,布莱斯可以跟爸妈交代了。

 

加瑞只告诉布莱斯这些都是普通的鸡,所以爸爸问的时候,布莱斯只好撒谎说都是母鸡。可是考虑到茱莉家脏乱的院子,担心有沙门氏菌,所以全家人最后还是决定把鸡蛋还回去,这项重任自然落在了布莱斯身上。

 

既不想吃那些鸡蛋,又不想伤害茱莉的感情,布莱斯趁晚上把那些鸡蛋偷偷的扔在房子后面的垃圾桶里。

 

接下来的日子,茱莉每天都会给布莱斯家送鸡蛋,布莱斯也总是假装很开心的接受,然后偷偷扔掉。

 

布莱斯:"起初只是一次偷偷摸摸扔蛋的行动,结果却变成了一项充斥谎言和背叛的长期任务。每天早晨我都要留意茱莉,这样她来送蛋的时候我可以直接在门口拦截她,然后我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鸡蛋丢掉。何苦啊?为什么我就是没有勇气面对她。不用了,不需要,喂蛇吃吧,我到底是害怕伤害她的感情,还是害怕她呢?"

 

而在茱莉看来,布莱斯每天的"守候"让她很开心,同时也获得了和他单独相处几分钟的机会,所以她觉得送鸡蛋这件事很值得。

 

事情终究还是败露了。这天,送完鸡蛋的茱莉因为想事情在布莱斯家门口多待了一会儿,碰见了出门扔鸡蛋的布莱斯。

布莱斯:"你看看你家庭院,一团糟脏兮兮的,担心有沙门氏菌,我爸说不能冒风险……"

 

茱莉:"这么久以来,你一直都在扔我送的鸡蛋?你知道吗,史努比太太还特地花钱买我的鸡蛋……"

布莱斯觉得很愧疚:"对不起,我很抱歉。"

茱莉一把抢过那些鸡蛋,头也不回的走了。

 

晚饭时,为了不被别人看不起,尤其不要被布莱斯看不起,茱莉表达了她想要整理庭院的想法,却因为钱的问题引起了父母的异常激烈的争吵。

 

原来这些年,家里所有的收入都用在茱莉叔叔丹尼尔身上,丹尼尔因为出生时被脐带缠住了脖子,严重影响脑部,成了脑瘫。为了让丹尼尔待在更适合他的私人疗养院,全家人省吃俭用,来负担他的医药费。

 

睡觉前,父母依次来到茱莉的房间,为吵架的事向茱莉道歉。虽然生活拮据,但是父母依然坚持照顾叔叔,茱莉觉得他们很伟大,也为自己拥有这样的父母感到幸运。

 

因为自己引起父母的争吵,茱莉觉得很内疚,她决定自己动手整理庭院。布莱斯的外公切特因为看到报纸上刊登的茱莉的事迹,很欣赏她的骨气和勇敢,像极了他的妻子,于是主动过来帮忙。

 

 

这一幕刚好被打完球回家的布莱斯看到,几乎从来不跟自己说话的外公,居然跟第一次见面的茱莉聊得那么开心,他觉得很气愤。

 

切特得知了布莱斯扔鸡蛋的事儿,希望他可以带着诚意去跟茱莉道歉,毕竟这件事本来就是布拉斯的错。

 

接下来一个星期,布莱斯在学校想法设法接近茱莉,希望她给他道歉的机会,而茱莉总是避之不及。

 

在家时,茱莉一直跟外公一起劳动,布莱斯找不到机会。切特让茱莉知道了另一个观点,有时候,整体反而不如部分之和,茱莉试着用这个观点去观察身边所有的人,得到了验证,只是对于布莱斯,茱莉不确定。

 

终于一个周六的下午,只有茱莉一个人,布莱斯抓紧机会跟茱莉道歉,希望她可以原谅自己。而这一次,茱莉得到了那个不确定的答案"布莱斯只是个绣花枕头"

 

"鸡蛋"事件总算告一段落,一切恢复到常态。在一次聊天中,布莱斯得知茱莉叔叔的事儿,原来自己出生的时候也被脐带缠住了脑袋,不过他比较幸运,健康的活了下来。

 

外公提到茱莉赞不绝口,语重心长的对布莱斯说:"她真是个不错的女孩!有些人浅薄,有些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有一天, 你会遇到一个彩虹般绚烂的人,当你遇到这个人后,会觉得其他人都只是浮云而已。"

 

晚上睡不着,布莱斯一直想着外公的话,他翻出报道茱莉事迹的那份报纸,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对她的感情,茱莉做的的所有事情都让他觉得奇怪,这种感觉让他慌张。

 

为了缓和两家的关系,洛士奇太太决定邀请茱莉全家来家里吃饭,话一出口,有人欢喜有人愁,爸爸当然极力反对,外公很赞成,姐姐也很开心,只有布莱斯莫名的很紧张。

 

在学校,布莱斯开始经常情不自禁地盯着茱莉看,为了不被别人发现传出绯闻,他经常找出各种奇怪的借口掩饰。

 

布莱斯逼迫自己看书,企图将自己的注意力从茱莉身上转移开,还是失败,忍不住翻开那份报纸,战战兢兢地阅读那篇早已烂熟于心的报道,却担心被别人发现他的秘密,躲躲藏藏,生活中到处都是关于茱莉的地雷。此时的布莱斯,完全成为了一个胆小的暗恋者。

 

这种想法在心里一天比一天强烈,压抑不住,布莱斯决定找加瑞倾诉,希望他可以帮帮他,他们来到图书馆比较隐蔽的位置。

这消息完全震惊了加瑞:"你疯了?茱莉。贝克?你不是一直讨厌她?"

布莱斯决定直面自己的感情:"可是现在我不讨厌她啊,总是忍不住想她。"

 

加瑞像个情感专家一样,告诉布莱斯这一切只是因为"鸡蛋"事件的内疚心理造成的,得知茱莉叔叔是智障后,不但没有同情,反而开始讽刺茱莉也是智障。

 

布莱斯:"我想向他发火,想说他根本不了解茱莉,可是嘴边蹦出的却是,哦,对啊,就是。"

 

放学路上,布莱斯更加坚定自己的内心:"加瑞太过分了,和我爸一样过分,我不在乎他们的想法,我就是喜欢茱莉。贝克!"

 

周日清晨,茱莉一边给草坪浇水,一边想着布莱斯,对他的困惑又开始让她心神不宁,她决定做点什么来忘掉他。

 

刚好爸爸准备去看叔叔,原来今天是丹尼尔的生日,茱莉想一起去,爸爸担心丹尼尔会吓到茱莉,开始不同意。在茱莉的再三坚持和请求下,爸爸答应带她一同前往。

 

一路上,父女两并没有刻意去说些什么,只是静静享受着属于二人的幸福时光。

 

进去前,爸爸安慰茱莉:"适应他们需要时间,但他们都是好人。"

看到是哥哥来看他,丹尼尔很开心,开心之余突然发现站在旁边的茱莉,丹尼尔很慌张害怕,急忙躲起来。直到哥哥告诉他,旁边的这个女孩是他的侄女-;-;茱莉,丹尼尔才放下戒备,热情的拥抱她。

 

 

把礼物放好之后,爸爸带叔叔去外面吃冰淇淋,叔叔很高兴,带着爸爸送他的风车,吃着冰淇淋。

 

本来这个生日可以过得很开心,谁知在吃冰淇淋时,叔叔的冰淇淋不小心掉在地上,作为平常人再买一个就好了,可是情况特殊的丹尼尔非要去捡地上的冰淇淋,却怎么也抓不起来,于是他的情绪被触动,开始狂躁,发疯,把附近的桌椅全部推翻,旁边的顾客都被吓到了,爸爸极力制止也于事无补。

 

直到茱莉将新买的冰淇淋递到他手上,他才渐渐平复下来。

 

送他回疗养院的路上,他像个孩子似的欢快的玩着风车,就像刚才那件事根本没有发生过。

 

回到家,茱莉开始体会到这个家对于叔叔的责任:"我们到家后,一切仿佛都没变,但是却真的变了。今天之前,丹尼尔对我而言只是一个名字,如今他是我们家的一部分!"

 

刚到家就被妈妈告知,洛士奇太太邀请茱莉全家周五去吃晚饭,说是想要进一步了解他们,其实是想借这个机会缓和一下两家人的关系,毕竟是这么多年的邻居。

 

因为上次的"鸡蛋"事件,家里的环境被洛士奇家嫌弃,全家人都觉得人格受到侮辱,不知道这次洛士奇家又会怎么羞辱他们,都不太愿意去。妈妈希望借此机会修复关系,坚持全家人都要去。虽然自己不是很想去,但是茱莉看出了妈妈的期待,也同意赴约。

 

第二天在图书馆,在好朋友的带领下,茱莉听到了布莱斯和加瑞的那段关于她的对话。起初以为真的如好朋友所说,布莱斯喜欢她,可是听到后面布莱斯赞同她和她叔叔都是智障的时候,茱莉对布莱斯彻底死心了。

 

忐忑中来到周五晚上,也就是和茱莉家一起吃饭的日子,布莱斯想要取悦茱莉,却又不想太明显,所以在穿衣上纠结。最后因为时间紧迫,随便套上了一件衬衫。

 

换衣服出门前,茱莉看到了挂在墙上的那幅画,她又想起了布莱斯,怒气冲天:"布莱斯从来没当我是朋友,从来没有,他没有帮我保护梧桐树,他扔掉我送的鸡蛋,他嘲讽我的同时还不忘侮辱我的叔叔。"

 

茱莉不想去了,可是当她看到妈妈既兴奋又小心翼翼的样子,她还是强忍着怒气去了。

 

大人忙着寒暄时,布莱斯趁机跟茱莉示好,茱莉因为布莱斯在图书馆取笑她叔叔的事儿,打算不再跟他说话。

 

布莱斯抓住各种机会向茱莉解释:"加瑞说的不对,我知道,我当时想抡他一拳,可是因为我们在图书馆……。"

 

茱莉对这种苍白的解释不能理解:"所以你就附和他?和他一起讥笑?"

布莱斯歉疚的回答:"是……"

茱莉无法接受这种解释:"那就证明你是个懦夫。"

 

整个晚餐期间,两家太太极力撮合两家人的关系,相互表示友好,洛士奇先生说话中却一直带着嘲讽的意思,借机奚落茱莉家的庭院,切特去茱莉家帮忙的事情,以及茱莉哥哥的音乐爱好,所有他能想到的,他带着虚伪的笑容统统进行嘲讽。茱莉爸爸为了顾及两家人的颜面,强忍着怒火吃完了这顿饭。

 

布莱斯完全不能认同爸爸对茱莉家的看法,却因为懦弱没有辩驳。整顿饭吃完茱莉没跟他说过一句话,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这让布莱斯很沮丧。

 

晚饭后,茱莉对布莱斯觉得释然,没有火药味,没有愤怒,什么都没有,于是主动走过来跟布莱斯道歉:"刚来的时候我在气头上,我很抱歉,谢谢你妈邀请我们。"

 

晚上躺在床上,布莱斯想着晚饭时候的事儿:"她的道歉让我更不安,我知道她没有原谅我,就好像我对她已经不重要,她甚至都不屑于记恨我了。茱莉。贝克已经远离我的生活了,更准确的说,她已经将我从她生活中抹去了。"

 

那晚,茱莉睡了一个安稳的觉:"终于不再为布莱斯牵肠挂肚的感觉,真好。"

 

 

晚餐风波已经让布莱斯心烦意乱了,随之而来的年度学校基金募集大会,他又很不幸的被选为"篮子男孩",所谓的篮子男孩就是成为拍卖会上的物品,被当众"拍卖",并且和竞价最高的女生一起吃饭。

 

其实就是一项选美比赛,这件事情在同学眼里可是个美差,尤其是加瑞知道了学校两个辣妹雪莉和美妮娜将争夺布莱斯之后,简直把他封为自己的偶像。满脑子都是茱莉的布莱斯,却觉得这就是一种折磨。

 

茱莉也得知雪莉要竞拍布莱斯,原本以为自己已经不在乎他了,可是听到这个消息后心里还是不舒服,她努力让自己忘了布莱斯。

 

竞拍那天早上,茱莉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竞拍布莱斯,为了避免发生这种事情,她把所有的钱都放在家里,不带钱就不会抵不住诱惑。

 

事与愿违,茱莉去学校的路上,遇到史努比太太,硬塞给了她一直欠着的鸡蛋钱,不带钱去学校的计划泡汤了,茱莉努力安慰自己,就假装没带钱好了。

 

在后台等的时候,加瑞跑来告诉布莱斯,茱莉带了很多现金,这消息令布莱斯更加紧张,紧张中夹杂着期待:"茱莉带着现金?意味着什么?是不是她要竞拍我啊?"

 

 

看着台上西装革履的布莱斯,茱莉又心猿意马了。

 

拍卖会进展得很顺利,轮到艾迪。楚洛克的时候,主持人描述着他的爱好和篮子里的东西。

 

将要在艾迪后面出场的布莱斯完全没心思听这些:"我满脑子想的,都是茱莉,万一她真的竞拍我怎么办?万一她竞拍输给雪莉和美妮娜怎么办?"

 

茱莉看着台上没人竞拍的艾迪,不自觉的举起了手,以8美元拍下艾迪:"这是怎么回事啊?是因为我同情艾迪?还是我不相信自己能压抑住竞拍布莱斯的冲动?"

 

这消息震惊了布莱斯,他完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期待落空,心情低落至谷底,以至于轮到他的时候,他心不在焉,最后的结果是雪莉以50元的高价买到他。对于最后的结果,布莱斯已经丝毫不在意了,茱莉已经投给别人了。

 

 

午餐时,茱莉和布莱斯隔着一张桌子面对面坐着,两人完全没心思注意共进午餐的伙伴。

布莱斯:"茱莉就在不到20英尺外,我的茱莉,和艾迪。她在笑,她笑什么呢?她怎么可以和别人坐在那儿,还笑得那么灿烂?"

 

 

茱莉:"我努力集中注意力听艾迪所说的话,但是却好难,因为布莱斯正好就在艾迪后面。"

 

布莱斯终于坐不住了,走过去拽起茱莉,朱莉有点不知所措,两人面对面,布莱斯却一语不发,只看着她,好像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布莱斯:"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像着了魔一样……"

 

布莱斯握住她的肩膀,布莱斯闭着眼睛,低头将脸凑了过去。她敏感的意识到,他要吻她了,那是她一直期待的初吻。

茱莉:"他准备亲我,亲我!我这辈子都盼着这个吻,但是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茱莉推开了他,她的初吻不该是这样的方式,在这样的地方,以这样莫名其妙的心情,疯了似的逃离现场,拼命的蹬自行车回到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布莱斯追了出来,加瑞觉得他疯了,为了茱莉居然毁了和全校最漂亮的女生雪莉的约会:"怎么了?你对她动心了?"两人大吵一架,还扬言绝交。

 

布莱斯拎着篮子回家,一路上都在想茱莉:"加瑞总算说对了一件事,我对茱莉心动了,彻底地。"

 

 

 

 

布莱斯决定勇敢的面对自己的感情,打算去找茱莉说清楚,敲门、打电话,上门拜访,所有能用的方法都用了,茱莉还是不肯见他。

布莱斯:"我想早点上床睡觉,但却失眠,我从窗口看着她家,看了几个小时。我要想办法向她表达我对她的感觉。"

茱莉:"他怎么就不明白,我只是想一个人静静。"

 

 

过了两天,布莱斯终于没有再来烦茱莉了,她心想终于摆脱他了。一天下午,茱莉准备在客厅看书,却发现布拉斯正在她家草坪上挖坑,她准备去阻止他,却被爸爸拦住了。

 

正当茱莉气愤之极的时候,看到布莱斯拿着一棵树种在那个坑里。

茱莉:"那是?我根本不必问,从树叶的形状,树干的纹路就看得出,那是一棵梧桐树。"

 

茱莉明白了布莱斯的用意,也很感动,她决定面对他。

布莱斯:"她走出门的那一刻,我仿佛回到初见她的时候,怎么会有人想要躲着茱莉。贝克呢?"

 

茱莉:"他用他那双明眸看着我,那双重现闪亮的眼睛,我知道,布莱斯。洛士奇仍然保留着我的初吻,但是他不会留太久的。"

 

茱莉:"我们就这样站着,我突然意识到,这么多年,我们还没有真正交谈过。"

 

这时茱莉开口:"需要帮忙吗?"

正如他们初次相遇的那年,茱莉跑上卡车,问的那句"需要帮忙吗?"

不同的是,这次他给了一个肯定的答复。

 

两人蹲下身来,拍土,布莱斯主动握住茱莉的手,这次她没有躲开,两人相视而笑。

 

 

茱莉:"但是那天,我们开始交谈了。"

 

布莱斯:"我知道,我们将会交谈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