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溪县定埠民俗文化村的小马灯(二)

2019-06-24 20:51:04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阅读次数:

原标题:郎溪县定埠民俗文化村的小马灯(二)

郎溪定埠民俗文化村的小马灯

茆耕茹

微信版第217期

03 定埠小马灯表演形式与锣鼓合乐

小马灯演出的形式,总体可分为“跑阵”、“摆字”、“运马”三种。而这三种形式演出所用的小锣鼓,番头和点子花样翻新,各不相同。

小马灯表演形式,介绍如下:

欲了解其表演形式,需先了解其表演中所谓的“角”与“阵”,以及角与阵之关系。何谓角?二十四人的马灯队伍,依序连接上场,或分散上场表演时,不论其跑马前行呈直线,或转弯时跑直角,或跑S形步态,或分列表演,在队伍的先头到达某一固定位置的转角处,需以每两人为一组,依次分别在这一固定位置的转角点上,双方转身交岔一次后,继续前行,谓之“别拐”。这一别拐的位置谓之角。角是阵的基本要件,有角方成阵。别拐的次数多少,所形成的不同几何图案,谓之不同的阵式。其次,是关于表演场地的方位问题。灯班在到达某场地进行表演,需依照锣鼓班设置的方位进行。场(表演区)分为前(上区)、后(下区)两部分;地分有东、南、西、北四个角,即前场(上区)有东(左)、南(右)两角,后场(下区)有西(左)、北(右)两角。锣鼓班置后场的西角(出口)、北角(进口)两角之中间,面对前、后场表演区;灯班即在这一表演区内进行表演。

了解到这些大致的情况,也就不难了解下面所说之各种表演形式了。

(一)前跑阵

1、一字长蛇阵。灯班二十四人,以次排列,在小锣鼓声中行S步,由西角出。并以此步沿表演场地的边缘,先由西向上行至东角,再行至南角,再由南角行至北角,进场。转弯处,行方拐。这一出场虽也称阵,却无要件别拐,此为特殊一例。

为对一字长蛇阵(或称一角阵)至八角阵,有更清晰的了解,附一至八角阵演出图记如下:


郎溪县定埠民俗文化村的小马灯(二)

注:1. 符号△为别拐。一角阵无别拐。2. 一至三角阵,不收鼓。3. 四角阵至八角,各阵均需收鼓。(茆耕茹绘图)

2、二角阵至八角阵。此阵共七个阵式,加上前述之一字长蛇阵,合称“八角阵”。二角阵至八角阵,每阵由别拐二至八处,加以区别。


郎溪县定埠民俗文化村的小马灯(二)

定埠小马灯别花跑阵,演出之八角阵。程寨军摄

3、双排龙门阵翻梅花阵。顾名思义,可知此阵由两阵组合而成。双排龙门阵是将十匹马二十四人,分成甲、乙两排,各由场地的西、北两角,走S形步出场。两队上行至前场的东、南两角,各自逐一别拐交岔后,北出的甲队沿场地边缘由南至东,西出的乙队沿场地边缘由东至南。甲、乙两队互换位置后,领头(马伕)忽向内转身,两队随之下行,绕过北、西两拐后,最终甲、乙两队仍占原出场时的西、北两角。此时,两排队向外作翻转由下而上,再由上而下,紧接乙队尾随甲队后,两队一字排列下场。此种表演称“双排龙门阵翻梅花阵”。

此阵为小马灯前半场跑阵中,别拐穿花,阵式繁复,最具观赏。


郎溪县定埠民俗文化村的小马灯(二)

定埠小马灯演出“双排龙门阵翻梅花阵”之梅花图形

(二)摆 字

摆字的主奏乐器为唢呐,吹奏不同曲牌、小调,但有时也夹有小锣鼓。此种吹打演奏,称“雨夹雪”。摆字以十匹马为主,另辅以两马伕、两鞑子,共十四人。搭伴十人不参加摆字。如摆天、下、太、平四字,则分四次摆完。每摆一字后,随着锣鼓或曲牌,变换队形,再摆第二个字,直到一个词组摆完。近些年,定埠小马灯,摆过五角星图案及天下太平四字等。以前还摆过五谷丰登、大干四化、计划生育等词组。

(三)运 马

运马分双运马和单运马两种。双运马这里举刘备及其搭伴、张飞及其搭伴两组为例。单运马这里举赵云及其搭伴、关公及周仓两组为例。

1、双运马。首由刘备、张飞及两人的搭伴,共四人由西角出。在场地跑马三圈后,刘备与其搭伴,立于场地中央,原地作跑马状;张飞及其搭伴,围绕站立中央的刘备,再跑三圈。张飞第三圈跑完结束,刘备及其搭伴由中央位置退往南角,别拐直奔北角,下场。张飞及其搭伴此时已至中央位置,原地作跑马状,赵云及搭伴出。如是,双双对出,以刘备、张飞式接演,依次别拐下场。

2、单运马。赵云及其搭伴由西角先出,连跑大、小两圈后,至场地中央位置,别拐折向东角。再别拐直线向南。又别拐后,斜奔西角下场。接着关羽及周仓由西角上,斜奔南角别拐,周仓持刀紧随。再奔东角别拐。两人由东角转身至前场边沿中部,与锣鼓班位置相对时,别拐下行至场地中央;再上行,再下行。反复两次后,接着跑场三圈,由西角下。关、周下场后(含双运马),或是接演下一阵,或是继续由他将运马,则需视演出时间等条件而定,灵活掌握。

(四)后跑阵

1、十字八门。村民又称“毛尾阵”。十匹马二十四人,两马伕一前一后,两小鞑子紧随牛皋后,依次由西角出。每两人为一组,上场时一字排列直奔南角,别拐后至东角。再别拐至北角,进场。此阵又称“跑拐”。此时,场上只留小鞑子两人,嬉戏耍闹,揪耳、滚爬。直到锣鼓又起,两小鞑子遂退出场去。


郎溪县定埠民俗文化村的小马灯(二)

定埠小马灯演出“十字八门”,两小鞑子曲牌伴奏中嬉戏耍闹

2、跑满天星。十匹马二十四人按组合,依序由西角沿表演场地行S步态登场后,依顺时针方向跑场一大圈;再转身逆时针方向跑上一圈。因晚间演出,十马亮灯,光彩璀璨,似满天繁星,观者眼花缭乱,故称“跑满天星”。此阵与一字长蛇阵的不同处,是此阵在场地上需跑正反两个满场的大圆圈,一字长蛇阵跑的是一次性的斜拐圈。

小马灯演出,主要使用的是小锣鼓。由于胥河两岸此类祭祀仪式,自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断,一直到八十年代才予恢复。在传承上,向无图谱,只是口传心授,所以小锣鼓中一些番头、点子的名称,南北两定埠村民难以一一知晓。加之,小锣鼓的演奏变化大,胥河两岸各行其是,各有千秋。还是鼓师吕新龙的那句话:“一个师父一把尺”,难以用一个标准去叙说。从实际演出看,小马灯游乡及跑一字长蛇阵至三角阵,是同一锣鼓节奏,演出的间隙均不收鼓。从四角阵起至八角阵,以及双排龙门阵翻梅花阵、摆字、双运马、单运马、关公运马、十字八门、跑满天星,均都使用了不同的锣鼓番头和点子,约有十种之多。每演一阵(包括运马),都前阵结束收鼓,后阵开始另外起鼓。在曲牌的伴奏上,至今传统老曲,如大小凡调、洋调、凡调、八仙飘海、种麦调等,仍偶有使用;老曲中的雨夹雪、大开门、柳梢景等,更是常用,并采用有新曲采茶歌、秧歌等。


郎溪县定埠民俗文化村的小马灯(二)

2010年2月28日(正月十五),定埠马灯班之小锣鼓,正在为十字镇演出伴奏。程寨军摄

小马灯始为消灾降福而兴起,今已饱含人们精神文化上之追求,及少儿健身之运动。其形式极具吴越文化之特征。更是今日皖东南与苏南这一地区,民间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梅渚民间文化艺术推进会,今已申报为郎溪县梅渚镇为省级第二批非遗传习基地项目之一。

(作者系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编剧,中国傩戏学研究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