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场埋尸案:县城黑帮关系网和悬而未决的16年

2019-06-27 08:21:1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阅读次数:

原标题:操场埋尸案:县城黑帮关系网和悬而未决的16年

操场埋尸案:县城黑帮关系网和悬而未决的16年

6月22日,湖南怀化新晃一中操场挖掘遗骸的现场被围栏围起,草坪中心停放着两台挖掘机,有数百平方米的操场被挖开。图/IC

操场埋尸案

县城黑帮关系网和悬而未决的16年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隗延章

发于2019.7.1总第905期《中国新闻周刊》

今年4月中旬,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侦办杜少平涉黑团伙案期间,杜少平及其团伙成员罗某某、高某某交代其于2003年1月,在自己承包新晃一中的跑道工程时,曾将一名男子杀害,埋尸于操场。

6月20日0时许,警方在湖南怀化市新晃一中操场跑道下挖出一具遗骸。经DNA比对,确认遗骸为新晃一中前员工邓世平。此前,邓世平已失踪16年。

操场埋尸案

案发时,53岁的邓世平刚从县教学仪器厂调至新晃一中才两年多,当时,新晃一中正在修建400米的跑道,他负责监督这项工程的质量。对他而言,这不是件容易的工作,在同事们心中,邓世平一直以“正直”和“刚正不阿”闻名,该工程的承包方正是杜少平,而时任新晃一中的校长黄炳松是他的舅舅。

据邓世平前同事对《新京报》称,该工程在2001年开始动工,此前跑道处是鱼塘和泥田。需要先用炸药把山坡炸平,再用炸下来的土块把鱼塘和泥田填平,大概要填20米深。此外,除了400米跑道本身,杜少平还需修建通往跑道的路,以及路边的挡土墙。

在修建工程中,作为承包人的杜少平和作为质量监督者的邓世平之间有过多起分歧。起初,炸山的炸药毒死了工地附近鱼塘的鱼,杜少平想请社会上的人“摆平”。邓世平制止了他,称这会影响学校声誉。

后来,邓世平在验收挡土墙的时候,认为质量不合格,拒绝签字。其间,邓世平找来校长黄炳松,一起验收。邓世平用水龙头冲了一下墙体,石墙垮塌了大部分。

邓世平的弟弟邓晃平后来了解,杜少平曾在施工现场对民工流露出想要对邓世平下手的想法。他曾对干活的民工说,“邓世平抓工程质量太厉害,要搞死他。”

而真正让杜少平动了杀机的或许是因为一封举报信。怀化市教育局曾收到过一封匿名信,反映新晃一中体育工地存在经济问题。杜少平怀疑这封信是邓世平所写。因为此前,邓世平曾说起过,“像你们这样搞豆腐渣工程,等你们搞到一定的时候,工程完毕了,要我签字结账的时候,我再去举报你们。”

“实际上,这封举报信并非邓世平所写。”如今,邓世平的弟弟邓晃平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他在哥哥失踪后,曾在新晃一中的办公室见到这封信。他记得,这封举报信的笔迹与他印象中邓世平的笔迹不同。此外,这封信没有从专业角度谈具体的工程问题,而邓世平是懂工程的,如果举报,肯定会从技术角度谈论具体细节。邓晃平对《中国新闻周刊》声称,他后来得知,那封举报信是由新晃一中另一名教师所写。但该教师拒绝面对媒体,无法证实此事是否如邓晃平所言的那样。

2003年1月22日,邓世平、杜少平以及新晃一中总务处主任姚本英在体育工地一处楼房的二楼商讨工程扫尾的事情。之后,姚本英与邓世平一起下象棋。杜少平在旁边坐了一会儿,离开房间。之后,姚本英听到民工罗某某叫他,他放下棋子,下楼与罗某某见面。

两人走到新晃一中高中部附近,罗某某对姚本英说,“杜老板(杜少平)要送柑子给你,你自己到市场上去选购。”姚本英不肯去,想折返办公室,被罗某某阻拦。一番拉扯后,姚本英向办公室走去,他在办公室楼下,又被杜少平挡住。

杜少平对其说,“下班时间快到了,快回家吃饭去。”姚本英问“邓世平呢?”杜少平说,“邓世平一个人在办公室烤火。”

姚本英与杜少平离开体育场工地,从此姚本英再未见过邓世平。

原本,2003年1月22日上午,有几个同事与邓世平约好,中午在校内打麻将,但他们最终未能等到邓世平。此前,邓世平为了准备过年的食材,在附近居民家里熏了一些腊肉,约定22日下午来拿,但后来也没去取。

2003年1月23日,学校开大会及会餐,同事们未见邓世平参加。这天,邓世平的妻子和女儿邓冷去学校的操场工地、亲戚朋友家到处寻找邓世平,均毫无结果。

后来,邓世平的家人,通过附近的民工了解到,1月23日那天,新晃一中400米跑道上,推土机在工地上推了二十多分钟的土,而此前,推土机已经一个月未开工。

16年间,怀疑邓世平被害的家人们多次找到新晃县公检法部门,也曾给湖南省公安厅投递举报信,但案件一直未有进展。直到今年,杜少平疑因放高利贷,在催债中将人扔到河里,当事人报警,杜少平团伙被逮捕之后,才供出此事。

操场埋尸案:县城黑帮关系网和悬而未决的16年

6月23日记者实地探访,杜少平经营的夜郎谷KTV已被查封。摄影/本刊记者 隗延章

嫌犯杜少平

杜少平出生于1962年,新晃侗族自治县当地人。据多位杜少平父母的前同事称,杜少平的母亲黄明月曾是新晃县工贸中心的领导,其父杜坤林曾是新晃县印刷厂的工会主席。

杜少平在做生意前,职业生涯大抵是在母亲黄明月的荫蔽之下。他中专毕业之后,起初在新晃一家工厂工作,效益变差之后,杜少平调至其母黄明月所在的新晃县工贸中心下属的内衣厂,该厂破产前,杜少平曾任厂长。

1995年左右,内衣厂倒闭。随后,杜少平调至工贸中心五金门市店。约两年之后,新晃县工贸中心改制,杜少平承包了工贸中心五金门市,下海经商。

徐富江曾在新晃县农业银行风险资产部工作。据他称,2002年,他因为向杜少平催收贷款,去过杜经营的五金店。记忆中,杜少平的店面面积很大,营业额颇高。

从那之后,杜少平就开始不断地扩展自己的经营范围,如今,在企业工商信息系统上,可查询到杜少平的生意主要有二:夜郎谷KTV和夜郎汽车客运公司。夜郎一名最早出现于战国,为中国古时一独特的族群文化。因地域原因,夜郎文化对新晃影响很深,当地也一直在打造夜郎文化的地方性品牌。当地人乐于以此为商铺取名。

杜少平的夜郎谷KTV,在信息系统上有过两次登记记录,一家成立于2005年,现已注销,另一家成立于2011年。前者登记的经营者为其母黄明月,后者经营者登记为杜少平和其母二人。夜郎谷KTV的所在地,正是杜少平此前工作的工贸中心下属内衣厂的建筑。

2006年,夜郎谷KTV女员工曹某跳槽至杜少平竞争对手吴火云的KTV工作,一些曹某在夜郎谷KTV的客户也跟随前往那家KTV消费。

不久之后,在曹某工作期间,杜少平的小弟宋某向曹某泼洒了硫酸。案发现场,宋某遗留一部手机,该手机是杜少平所有。事后,杜少平对警方解释,手机是他借给宋某的。最终,宋某被判数年,杜少平脱身。

如今,夜郎谷KTV已经关闭,从玻璃门望进去,室内漆黑一片,唯一一点光亮,来自于摆放在关公像上的红、绿色小灯泡。

而除去用暴力手段威胁竞争对手,杜少平目前持股的夜郎汽车客运公司,也疑似使用非法手段夺取而来。

2013年,夜郎汽车客运公司原老板孙健嘉因资金周转需要,向杜少平借款8万元,月利率10%。孙健嘉称,三四个月之后,他无法按月还利,杜少平派马仔堵了他家的锁眼,将防盗门砸至变形。

不久之后,孙健嘉仍然无法还清债务,杜少平开始要求他将其在夜郎汽车客运公司所持有的37%的股份转让给自己。当时,夜郎客运公司共有65辆出租车待售,孙健嘉对《中国新闻周刊》估算,37%的股份约价值200余万元,此后,杜少平又将自己的部分股份转让给旁人,目前,在企业资质查询软件企查查上显示,杜少平拥有该公司12.5%的股份。

回忆当时,孙健嘉说他对杜少平很恐惧。尤其是杜少平曾威胁他“当心你在外地读书的孩子的安全。”最终,他被迫签署了协议。

除了工商信息系统上有据可查的生意外,杜少平还有另两项在新晃县名声在外的生意,则是放高利贷和包工程。

他的高利贷生意,最早可追溯到2002年。那年,正在做运输生意的吴泽民,向杜少平先后借款7000元,最初月利息1000元。几年后,这笔债务利滚利达17万元,双方妥协后,吴泽民还款近5万元,了结了债务。

吴泽民回忆,在杜少平催债期间,曾多次将其拘禁在夜郎谷KTV包房内,每次30分钟~4小时不等。

关系网

放高利贷算是一桩隐秘的生意,KTV相关的暴力事件,杜少平也通常居于幕后,而承包工程的生意中,他自己更多地走在前台。如今,他当年最广为人知的工程,便是发生“操场埋尸案”的新晃县一中400米跑道工程。

当时,杜少平的舅舅黄炳松任新晃一中校长。一位新晃一中退休教师称,当时新晃一中400米跑道工程项目,没有开会讨论,直接公示的一份承包合同中的报价是95万元,“后听说付了200多万元。”该教师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说。

黄炳松1949年10月出生,新晃人,大学本科文化。1966年3月参加工作。1977年3月至2005年3月,先后任新晃侗族自治县民族中学(县第一中学)教员、教务员、政教处主任、副校长、校长、党总支书记。2009年10月退休之后,黄炳松搬去深圳女儿家居住。

“操场埋尸案”在媒体发酵之初,黄炳松已被监视居住,彼时,有媒体打通黄炳松电话,其称自己住在深圳,“正在买菜”。

就在黄炳松自称买菜的那天晚上,“操场埋尸案”尸体的DNA鉴定结果确定,死者确系新晃一中失踪员工邓世平。次日,怀化官方发布消息,新晃一中原校长黄炳松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新晃县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6月24日,一位新晃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对《中国新闻周刊》称,黄炳松已经被带至新晃县城。

邓世平的弟弟邓晃平,曾调查过黄炳松在当地的亲缘网络。他提供的举报材料中称:黄炳松的堂兄弟系县政法委副书记,黄炳松妻子的弟弟系县政法委科级干部,黄炳松的妻子彭某某系县政协办公室主任,黄炳松的弟弟在怀化市经委工作。

根据邓晃平提供的举报材料,当年案件侦破过程中,一些新晃县、怀化市的公安系统人士的反应,亦令人疑惑。

案发之后,邓世平的家属曾找到新晃县政法委的杨姓书记。其对邓的家属称,邓世平失踪次日,已经派人下乡调查。但根据邓家人了解,曾与邓世平一起在新晃一中工地的施工人员,并没有人员返回乡下老家,邓家人不明白为何要去乡下调查。

此外,据举报材料称,一位怀化市名为邓水生的警官,在案发现场的墙上采集到血样,准备提取邓世平父母的DNA血样,做DNA鉴定。但该警官在宾馆住了一晚之后,次日便回到了怀化市,再无下文。

邓水生对《北青深一度》记者否认了材料中这一细节。邓水生说,他在法医鉴定科工作,当年去新晃是因为另外一起凶杀案。在新晃工作时,恰巧遇到邓世平的母亲前去报案,便关照着问了一下,因为邓世平的母亲曾是其小学老师。

针对舆论关切的案发后是否已有权力部门相关人员因此案被调查,《中国新闻周刊》在6月24日下午,联系到新晃县纪委监委副主任吴凌,他称案件正在调查中,暂不方便对外透露更多信息。此外,记者联系新晃县网信办、怀化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杜少平案专案组,各方均表示不知情或不便透露。

新晃一中的官方网站上,对学校操场上发生的重大案件并没有任何消息,在网站最醒目的头条滚动栏中,已经开始预热庆祝2019年10月6日建校80周年的庆祝活动。怀化市教育督导室这样评价这所中学:校园环境美观优雅,校园文化氛围浓郁,德育活动注重实效,教育质量不断提升。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孙健嘉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