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揍越南有多狠?越军将领:换谁都守不住

2019-09-26 14:50:4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阅读次数:

原标题:解放军揍越南有多狠?越军将领:换谁都守不住

越南作家范曰陶(烈属,其弟在7.12反扑中阵亡)就1984年的老山(越方称1509高地)作战采访了时任越军313师副师长兼参谋长的裴尼乐,裴尼乐在访谈中讲述了313师及兄弟部队当时的一些作战情况,对于我们学习研究那段历史有一定的参考价值。现根据裴的谈话,结合我军与越军的相关资料,进行一个粗浅的解读。

解放军揍越南有多狠?越军将领:换谁都守不住

313师的基本情况

越军313师于1979年3月在河宣省北光县组建,系由344生产师和第二军区抽调部分人员编成,组建之初,下辖步兵247团、266团,由于部署在河江地区西昆岭山区一带,故以“西昆岭师”为别称。之后陆续调入步兵第14团和步兵第191团,并新建炮兵第457团。当时越军总部曾计划将其编入新组建的第6军(后改称29军),遂于5月初将其调至黄连山省保安地区,但5月中旬又从保安调至河江地区,直属第二军区。

1980年下半年,247团脱离313师建制改隶河宣省军事指挥部,原河宣省军指下辖122团编入该师。1982年,191团撤销番号,兵员补入其余各团。313师调驻河江地区后,一直担负河宣省边境一线防御任务。122团部署在我老山地区当面,266团部署在我八里河地区当面,14团部署在我扣林地区当面,457炮团部署在郎首、朗屏地区。

为改善防御态势,该师1984年4月前,控制了边境线上1426高地、老山、662.6高地、34号高地四个骑线点。时任师长阮雄良(即裴尼乐所称“两”),我军收复老山地区后,阮雄良调任河宣省军指参谋长,师长一职由杜清池(即裴尼乐所称“池")接任。

裴尼乐简历

裴尼乐(我方资料译为裴如乐)1982年到313师任职(副参谋长?),1984年晋升为大校,任副师长兼参谋长,杜清池离职后接任师长。1998年退休,时任第二军区副参谋长。

老山地区防御在地形上的三个难点

裴尼乐认为,由于特俗的地形条件,担任老山地区防务非常困难,列举了三个理由:

①、老山是边境线上的骑线点,前面没有防御阵地,一旦遭到攻击,主阵地就直接暴露在中国军队的威胁之下。

②缺乏防御纵深,从老山到清水河,很远的地方才有一个二线阵地。

③受制于山地地形,支援防守的手段受到限制。所以一旦中国军队集中力量直接攻击主阵地,就很容易失守。

裴尼乐讲的这三点是符合实际情况的。首先,老山主峰作为中越两国边界线上的骑线点,在它的前方并没有越军的防御阵地,我军一旦发起进攻,即可直接威胁其主阵地。在实战中,我军以118团3营在左,2营在右,对老山主峰形成东西夹击之势,经过5个小时艰苦战斗,于4月28日中午11时50分全部攻占老山主峰地区8个高地。其次,老山地区越军的防御纵深的确极为有限,从老山主峰到1072高地,直线距离仅有1.3公里。第三,老山地区属于典型的亚热带山岳丛林地,地形与植被复杂,不便于部队机动、展开、组织通讯联络和协同动作。

除去地形因素,最关键的还是越军兵力火力处于绝对劣势。其一线兵力为122团,266团和14团各一个营,而我以一个加强师(14军40师配属步兵122团、炮4师5团欠1个营,军炮团、军高炮团37炮营、工兵营、41师炮团122榴弹炮营,并指挥边防15团5个连)进攻,在兵力火力上占了压倒性优势。敌我步兵兵力对比为1:4.35,炮兵兵力对比为1:2.85。

对我军情况极不了解

裴尼乐说,我们无法判断敌人的意图,无法判断敌人有多少兵力,打法、攻击方向我们束手无策,无法知道。因此我们在第一仗就直接遭到突然袭击。

这样的说法就有些自我贬低的嫌疑了,越军的战备工作水平并非如他所说的那么低级。我们先来看看越军防御作战的准备进程:越军二军区在1984年春节期间就判断我将攻打老山、1426高地等骑线点,为此313师停止休假,转入24小时戒备。二军区司令员武立率工作组到313师、河宣省军指等一线各部队检查战备落实情况。2月21日,越军掌握了我40师步兵一部及师炮团到达麻栗坡和文山的情况。

随着我军活动的加强,越军判断我可能于2月底3月初发起拔点火炮击作战,总参下达紧急战备指示,令一线部队立即转入最高等级战备状态。313师补充兵员装备,展开占领阵地。3月3日,二军区机关工作组再次到河江地区检察战备落实情况。中旬,武立又到313师审修该师作战方案。

3月31日,我麻栗坡当面一线越军奉总参命令全部转入战斗状态。接下来就是从4月2日开始的,持续26天的炮战。大战在即,是任何一个人都明白的。

再看看越军的战术手段,我军缴获的文件表明,1979年我军自卫还击作战之后,越军对我拔点作战的各种可能进行了深入研究,制定了种种预案。其老山、662.6高地、者阴山防御决心图显示的情况与我攻击时的兵力、主、助攻方向和穿插迂回方向基本一致,我进攻部队伤亡较大,与此有直接关系。

综上所述,裴尼乐之所以把越军的战备工作说得一无是处,估计还是出于为自己和部队辩护的目的,以减轻丢失老山地区的责任。实事求是地说,越军对我作战企图的大方向是了解的,不足之处在于对我具体行动摸不清,直到27日还反映我步兵活动正常,体现了其情报保障工作水平的低下。从这个角度讲,说遭到解放军突然袭击也不无道理。

老山兵力问题

范曰陶问,在1509我们有多少兵力?裴尼乐回答,只有一个连。

范曰陶这个问题问得极其业余,裴尼乐乘势借坡下驴,进一步给人以越军兵力相当薄弱的印象。而实际上,老山战斗是指整个老山地区的战斗,而不是主峰那几个高地的战斗。整个作战地区,包括老山、662.6高地、那拉地区,共有大小高地60余个,由122团2营、1营防守。

防守老山地区的2营具体部署如下:21号、50号、54号、56号高地、主峰为第6连,连部在50号高地;48号、76号、77号高地为第7连,连部在76号高地;营部率第5连及火力连在1072高地、75号、74号、968高地。从第6连到第5连,呈三线配置,各线均由一个步兵连左右的兵力防守,这样部署主要是因为地形比较狭窄。

占领老山主峰的时间

裴尼乐说,解放军5点开始炮击,9点占领1509高地。

我军炮火准备的时间是从5时56分开始(越南时间比中国时间晚一个小时)至6时30分结束,共持续34分钟。118团2营5连8时24分突破老山西南侧环形堑壕,占领部分表面阵地,但随即遭到越军火力封锁,三次攻击未成。4连奉命超越5连战斗队形继续进攻,两次攻击也未得手。

10时10分,4、5连从西侧、西南侧再次向主峰攻击,于10时50分攻占主峰西侧和西南侧突出部,3营7连也从东北侧冲上主峰。三个连队协同战斗,战至11时37分,全歼主峰之敌。约12时许,全部占领老山主峰地区8个高地。

解放军攻入越南纵深

裴尼乐的说法是老山方向只有几十米,其他地方也只有几百米,无关紧要。

拿尺子量量地图,老山主峰到1072高地直线距离1.3公里左右;从142号高地(李海欣高地)到我边境线直线距离1.4公里左右。到1985年10月,我军控制下的越南领土在10平方公里左右。

1030高地问题

裴尼乐说1030高地同样是海拔高,而且态势孤立的山峰,和1509一样失守了,时间是在7月13日。

越军所讲的1030高地,就是我八里河东山主峰(海拔1115米)。我军进攻八里河东山的时间是5月15日,6时0分开始炮火准备,15分之后步兵发起冲击,仅用62分钟,即于7时17分结束战斗,参战部队是41师122团(欠3营)。

7.12进攻作战越军兵力问题

范曰陶问,我们投入4个团进攻那也很厉害啊。裴尼乐回答,兵力是不少,但是受地形限制难以展开,只能一个营一个营的投入战斗。

7月12日越军以加强师规模兵力向我阵地全线反扑,其中又以662.6高地、那拉地区为主要进攻方向。具体部署是:356师876团进攻662.6高地方向,149团进攻松毛林山包方向,316师174团进攻那拉150号、169号高地方向,312师141团进攻八里河东山方向。其中876团以一个营进攻1072高地方向,另有266团一个营协同141团进攻八里河东山方向。

越军攻占A6-A高地并抓获我军俘虏问题

裴尼乐称攻占A6-A高地,俘虏我军四人,而且是河江战场第一次抓到俘虏。

应为A6-B高地,即大家都很熟悉的211高地,我军称之为574号阵地西高地。1985年5月31日,越军实施代号“M1计划”的攻势行动,夺占211高地1、2号哨位。595团6月10晚发起反击未能奏效,伤亡较大。(越方的说法是在211高地争夺战中歼灭我军一个师,夸大得没边了。裴尼乐将此次战斗我军参战部队误为北京军区部队,时间也记成了86年6月。但他提到用炮火造成我军大量伤亡,则是正确的。)

直至9月8日,199师侦察连以奇袭方式夺回了该两个哨位。我军被俘的四人分别为王**、姜**、李**、苗**。但这也不是越军第一次抓到我军俘虏,14军在老山战斗时即有两人被俘,其中一人是大名鼎鼎的汪斌。

在访谈中,裴尼乐承认,解放军很强,越军实力不够,换谁来都守不住。

总体感觉,裴尼乐的态度还是比较客观诚恳的,比较实事求是。承认失败,没有推卸1509失守的责任,承认两军实力悬殊,和我军较量处于下风。

解放军战史打了无数次战斗,但只对这次战斗进行了直播,画面惨烈,让人流泪......

这次战斗,是我军战争史上第一次进行现场直播的战斗。

“蓝剑-B计划”又称蓝剑-B行动,是1986年10月14日,兰州军区对越作战精锐部队,陆军第四十七军集团军第一三九师某部突击队出击拔点968高地的一次作战。

因为视频拍摄较早,在战场上各种干扰导致画面很不清晰,我便简要说出一些关键点,不适应画面的人可以跳跃观看,在视频3分钟左右突击队员开始扛着无后坐力炮和爆破索爬向山坡上的敌军阵地。5分钟突击队员开始逐个炸毁越军的猫耳洞。6分钟已经有数名突击队员受伤。

7分钟顾金海和突击队长相继受重伤。顾金海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喊“先救队长”。最后因失血过多牺牲。

8分钟有名战士中弹受伤,战友叫人去给他包扎伤口,他说:不要管我,不要管我,你们赶紧走。再往后就是敌人发起反击,我军炮火进行压制,身受重伤的队长拒绝下火线,清除山洞中残余敌人,抓捕俘虏,钻入洞中搜剿武器,最后统计有多少队员返回。

“蓝剑-B计划”是陆军第47集团军139师接防以来的第一场出击战,这是在1986年10月12日的出征誓师大会上,集团军钱军长向作为突击队的“特工五连”连长授“攻无不克”红旗,预示着这场战斗一定能取得胜利。

参加“蓝剑—B行动”的139师416团“特工五连”是威震敌胆的三五八旅的后代,是一只屡建奇功,战功显赫的英雄连队,特别是抗美援朝中,打的美国王牌部队狼狈不堪,被中央军委授予“特工五连”荣誉称号。

47集团军军长钱树根听到突击队员期望能在誓师大会上喝上“茅台酒”为自己壮行的要求后,为勇士们的悲壮豪情感动,下令千方百计满足。为此当时文山州所有商店的“茅台酒”全部被部队“一扫而光”。

这是一位来自四川大凉山的彝族战士罗卜基烈士。行动前战地摄影师王红给他拍的一张照片也是他在部队的唯一一张照片。身上插满了弹匣和十几枚手榴弹,一边羞涩的对相机摆手说:别拍,别拍。那一瞬间过去之后,战地摄影师王红和罗卜基有过两句简短的对话。王红问:“为什么不拍?”罗卜基说:“拍了我也拿不到。”王红说:“我一定把照片给你。”谁知这却是他们最后一次对话,罗卜基没能亲手拿到这张照片。

在受伤之前,王红拍到了突击队队长马权斌。这张“有损军人形象”的照片上,身背电台、手持步话机的马权斌正表情惶恐地向指挥部报告。24年后,马权斌指着这张照片说:“这是已经突破前沿阵地在报战况,突击队发起冲击以后,敌人的暗火力点复活,伤亡比较大。”

队长马权斌一把推开,拒绝离开战场

突击队队长马权斌下巴中弹已经无法说话,但仍然坚持向敌人一边射击一边投掷手榴弹。

和旁边下巴中弹的突击队长马权斌

这时战士顾金海头部中弹,身负重伤。一名队员扑过来想把受伤顾金海背回去,已经几近昏迷的顾金海却使出最后的力气大吼一声:先救队长!然后因失血过多牺牲。

战斗结束后,马权斌荣立一等功,部队要授予他荣誉称号,他坚决不要,把它让给了一位牺牲的突击队队员。

后来摄影师王红也中弹受伤,被救回时丢失了大部分战场上的照片,2007年,王红的战地照片参加每年一届的平遥国际摄影展,马权斌的这张照片被制作成海报。印刷厂的工人好奇地问,这是什么电影啊?

蓝剑—B行动战果:炮兵火力歼敌187人;突击队歼敌87人,伤敌28人,俘虏2人;突击队牺牲22人,伤56人。结束了这次拔点作战。

这是我军第一次直播战争,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想到战争原来如此残酷。

对越作战解放军战士牺牲后的老照片曝光,每一张都让人心痛,愿战争永不再来......

上一篇: 历史上真有鬼谷子这个人吗?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