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536年:灾难来自地下还是天上?

2020-06-05 10:14:28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阅读次数:

原标题:公元536年:灾难来自地下还是天上?

来源:大科技

微信号:hdkj1997

------------------------

公元536年,在欧洲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太阳忽然从这一年开始变得昏暗,在盛夏竟然出现了霜雪。

此后,全球范围经历了长达10年的严寒天气。这10年也正是历史上的多事之秋,在全球范围内出现了干旱、饥荒、瘟疫和战争。在欧洲,公元541~542年的一场黑死病使东罗马帝国失去了近1/4的人口,帝国遭到了毁灭性打击。在中美洲,公元6世纪一场特大干旱让那里的巨大城邦特奥蒂瓦肯濒临毁灭,那里的人们似乎对传统宗教失去了信心,有计划地把位于梯形金字塔顶上的神庙烧毁了。

然而,导致这次气候反常的原因始终是个谜。

扑朔迷离的事件起因

起初,科学家猜测,可能是离欧洲数千千米外的什么火山爆发引起的。火山爆发让气候骤冷的例子在历史上并不鲜见。譬如在1815年,印尼坦博拉火山爆发,使得整个北半球度过了一个没有夏天的年份。因为喷到大气中的火山灰和硫化物,会反射更多的太阳光。

公元536年:灾难来自地下还是天上?

但用这个原因来解释公元536年的气候反常,却存在两个漏洞。首先,火山爆发导致的气候骤冷一般都不会持续长久,更不用说持续了整10年,因为抛入大气的火山物质,在几年之内就会被雨水清洗一空。其次,若是火山爆发,当火山灰和硫化物飘到两极,会在两极的冰层里留下踪迹。然而在采自北极圈的冰芯中,竟没找到明显的痕迹。

这些漏洞使一位美国地理学家开始重新考虑灾难的起因。他提出,那场灾难的源头或许不是来自地下,而是来自天上:如果一颗彗星靠近地球,甚至与地球相撞,那么来自彗星的尘埃也许可以解释寒冷期为何持续那么久,以及为何迄今缺乏火山爆发的证据这两个问题。

从2002年起,人们在格陵兰冰芯里着手寻找可能的“天外来物”,比如彗星跟地球碰撞时,溅射到大气中的熔融物质小颗粒等。但“物证”也一直没找到。这样,关于“灾难来自天上”的猜测也没得到证实。

没错,元凶是火山

真可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寻找天上的证据无果,倒是火山的证据浮现出来了。2008年,一位丹麦地理学家对采自格陵兰的冰芯再做了一番调查,发现在公元534年前后,冰芯中硫化物的成分比过去的年份有少量增加,而这正是火山爆发的明证。这样,火山爆发的解释又重回到了桌面。

为何先前在北极圈的调查没有发现这一“物证”呢?科学家分析,可能因为这个“物证”很微小,容易被人疏忽。而“物证”小,则说明爆发地点离北极很远。

后来,有人在南极的冰层中也发现了“物证”。于是大家一致认为,那次火山爆发的地点可能在赤道附近,只有来自那里的火山喷发物才会同时在两极出现。

接下去自然就是搜寻这座火山了。很快,中美洲萨尔瓦多的伊洛潘戈火山被锁定,它被认为嫌疑最大。通过碳测年法证实,伊洛潘戈火山曾在公元6世纪早期爆发过一次,其规模在过去1万年内地球上爆发过的所有火山中,位居第6。

“彗星说”复活了

不过,事情还没有完。即使火山引发了那次事件,但还是解释不了为什么寒冷期持续了整10年,以及为什么最冷的年份出现在公元540年之后——一般是火山爆发的当年最冷。难道火山爆发过不止一次吗?

公元536年:灾难来自地下还是天上?

中美洲一个叫特奥蒂瓦肯的巨大城邦,在公元6世纪时,那里的人们似乎对传统宗教失去了信心,有计划地把位于梯形金字塔顶上的神庙烧毁了。

在这个节骨眼上,一位美国女地理学家在采集格陵兰岛的冰芯时,发现了一些金属微小球。这些微小球的形成时间可以追溯到公元536年,其中镍和锡的含量很高。镍是宇宙空间中十分丰富的一种元素,而锡在彗星上很常见。这样,灾难的“彗星说”又复活了。

她甚至锁定这颗彗星就是最著名的哈雷彗星。哈雷彗星在530年曾回归过一次,而据史书记载,那次回归异常明亮。这意味着,那次哈雷彗星跟太阳靠得很近,于是在其轨道上抛撒大量的尘埃和冰块,而地球每年要两次穿越哈雷彗星的轨道。从整个530年代一直延续到540年代早期,这些尘埃和冰块可能非常多,当它们中的一部分飘进地球大气后,就起到了与火山灰同样的致冷效果。

也许天上地下的灾难一起来

在格陵兰岛后来采集到的冰芯中,还有其他让人惊讶的线索。譬如,大约形成于536年初的冰芯中,含有一般只出现于热带浅海的微生物和古老的海洋微生物化石。这些东西要出现在格陵兰的冰层里,只有一条途径,那就是:从哈雷彗星上融化下来的一些大碎片,可能跟海洋发生过猛烈的撞击。撞击让海水四溅,扬起的碎沫又被风吹到了北极——与此同时,全球气温陡然下降。

而且也确有证据证明,彗星跟地球的撞击有显著的致冷效果。例如,在距今12800年前,地球上一次短暂的回冷期就跟当时发生的一场彗星撞击事件有关。

这样看来,引发公元536年那场灾难的元凶就有两个:一个来自地下,一个来自天上。换句话说,公元536年,地球遇上了双重晦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