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院体验:女记者装疯混入,痛苦折磨10天,获救时已失去笑容

2020-07-11 08:15:5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阅读次数:

原标题:精神病院体验:女记者装疯混入,痛苦折磨10天,获救时已失去笑容

有的人身陷黑暗痛不欲生,有的人明知险恶依然奋不顾身前去一探究竟。现代文明的飞速发展使人类愈发脱离原本的自然属性,人们为了适应变幻莫测的生存环境,不得不面对就业压力、贫富分化等诸多社会问题,如此高压之下,一系列精神疾病也顺势而生。如今,随着精神疾病的患病率的持续增长,人们对这一群体的了解也逐渐加深,并十分渴望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解开他们的心结。面对日益增多的精神病院,人们不禁萌生这样一种猜想:正常人是否能够伪装成精神病患者并被成功确诊,从而混入精神病院呢?答案是肯定的,美国知名女记者娜丽·布莱便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案例之一。


精神病院体验:女记者装疯混入,痛苦折磨10天,获救时已失去笑容

有句话说得好,“当记者容易,当一名好记者却不简单”。从事记者这一行实属不易,随时都可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他们常常不知疲倦地奔走于各式各样的新闻现场,还需培养一双善于发现热点新闻的眼睛。女记者娜丽·布莱的职业生涯中充满了新奇与挑战,她曾经模仿凡尔纳的著作《环游世界八十天》展开环绕全球一周旅行,成为有史以来第一名独身完成此项任务的女子,也曾于一战期间奔赴欧洲东线报道战况,不过最传奇的一笔还属关于纽约罗斯福岛上女精神病院的报道,这使她开创了隐秘采访的先河,成为众多新人记者们膜拜的对象。

娜丽·布莱原名伊丽莎白·简·科克伦,或许是因为原名过于冗长,她喜欢以“娜丽·布莱” 作为笔名,并逐渐广为人知。当时的新闻媒体界蔓延着一股不良风气,从业者大都对女记者持有偏见,认为她们只爱追随一些无关紧要的娱乐花边新闻或哗众取宠的奇闻轶事,对重要新闻的贡献寥寥无几,作为女记者的娜丽也一直不被看好,职业发展大大受限。因此在十九世纪80年代晚期,娜丽只身一人来到纽约,受雇于新闻界巨头约瑟夫·普利策一手创办的《纽约世界报》,打算继续追寻她的记者梦。


精神病院体验:女记者装疯混入,痛苦折磨10天,获救时已失去笑容

普利策认为,具有人情味的报道和煽情故事一直是新闻界的香饽饽,能够为报纸争得极高的发行量,适度的噱头与舆论足以带来可观的收益,因此娜丽刚就职便接到一项重要任务,那就是深入当地的一家精神病院,扒开其光鲜外表下的丑恶真相。在当时,这家精神病院可谓是臭名昭著,时不时都有人爆料出这里存在虐待病人的现象,然而医院的工作人员却声称那些全是谣言,并再三向外界保证所有病人们都得到妥善照顾,同时以不打扰病人修养为由严令拒绝任何媒体前来采访。


精神病院体验:女记者装疯混入,痛苦折磨10天,获救时已失去笑容

身怀重任的娜丽为了出色地完成使命,决定精心策划一番。她对着镜子认真模仿起病人发病时的表情,将其目光呆滞、嘴角歪斜的症状一一展现出来。不仅如此,她还特地咨询专业的医学教授了解更多细节,连外形都做出了改变,开始穿上破旧的衣服,维持凌乱的头发,只为更完美地展现病人的姿态。终于,她等到了机会。这天,娜丽故作疯癫地在街上游荡,邋遢的装扮与憔悴的神情吸引了周围不少人异样的目光,随后,她入住当地一家旅馆,悄悄等待着夜晚的降临。很快到了晚上,她为了制造事端故意发出歇斯底里的喊叫,待旅馆工作人员前来询问情况后,娜丽开始嚷嚷着拒绝上床睡觉,向工作人员透露其他房客都是疯子,并表示这些人的存在令她惊恐万分。不仅如此,娜丽还用蹩脚的西班牙语声称自己是古巴大财主的女儿,父亲派来的仆人一会就到,周围这些不怀好意的房客想要趁机置她于死地。工作人员见状皱起眉头,二话不说便拨通了当地警方的电话。


精神病院体验:女记者装疯混入,痛苦折磨10天,获救时已失去笑容

警察带着医生来到现场,只见娜丽用力撕扯着自己的头发,时而呢喃低语,时而大声吼叫。她卖力地表演着精神疾病患者所能展现的一切,最终被到来的医生断定为无药可救的妄想症患者。医生的诊断正中娜丽的下怀,她如愿以偿来到那家戒备森严的精神病院,准备深入内部打探情况,挖出那里的惊人内幕。令娜丽意想不到的是,医院里的一切比先前了解到的更加耸人听闻,简直可以与炼狱相比。这里肮脏不堪,随处充斥着无精打采的病人,气氛极为可怕。娜丽初来乍到便被要求换上比原先更为破旧的亚麻布衣服,工作人员毫不留情地将她赶入冰冷又狭窄的病房中。她不再像原本那样卖力表演,此刻惊诧的神情完全出于真情流露,不含一丝虚假。


精神病院体验:女记者装疯混入,痛苦折磨10天,获救时已失去笑容

事态的严重程度远不止此,娜丽亲眼目睹身边的病人挨打挨饿,被蛮横的看守玩弄欺负,有的病人甚至被活活掐死。许多病人不堪如此折磨,曾卑微地向医生和护士求助,希望他们能够让自己脱离苦海,然而他们不仅不出手相助,反而冷眼旁观这一切,甚至谎称这些病人已经病入膏肓,让看守变本加厉地对待。娜丽终于恍然大悟,这群工作人员才是真正丧心病狂、精神扭曲的疯子,他们逼迫病人咽下腐臭的食物,经历冰水的冲洗,这一切早已越过了医院的本职。

不仅如此,娜丽还惊奇地发现,这里的病人竟然不完全是精神疾病的患者,有很大一部分是正常人或因其它疾病被误诊而强制送往此处。娜丽从未想过,自己竟能毫无障碍地融入身边的病人群体,只因他们中的多数都是无辜的受害者。他们有的来自国外,因为语言不通而被捆绑带到此处,也有人因为发烧神志不清而被误诊。然而,无论事后他们怎么解释也是百口莫辩,一旦被医生断定为精神病患者就再无翻身之日,只能数十年如一日地被囚禁在此处,接受工作人员的残暴对待。这里的一切无时不在突破着娜丽的想象,使她的神经紧绷到极限。


精神病院体验:女记者装疯混入,痛苦折磨10天,获救时已失去笑容

后来,娜丽终于熬出头了。在进入精神病院的第十天,她被报社事先安排好的律师想方设法解救了出来。然而,此时的娜丽早已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十天的非人折磨使她变得憔悴不堪。她曾经极力展现自己精神是正常的,可她越是这么做,就越被这里的工作人员当成真正的疯子对待,为此她几度落泪,深感精神病院内部的罪恶与黑暗,同时也为长期置身于其中的同伴感到伤心难过。因此在出院后,娜丽倾注心血写下《在疯人院铁栏的背后》这篇报道,让世人窥见其中的惊人内幕。娜丽的报道一经刊登便引起了轩然大波,社会各界人士纷纷表示应对如此残暴的精神病院严惩不贷。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当地政府也开始介入调查,并决定每年增加拨款,责令院方必须让病人得到更好的待遇。娜丽在披露真相时展现出的勇敢姿态一直被人所赞誉,但这段痛苦的记忆令她永生难忘,甚至成为了她的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