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7旬老人“被死亡”,“被证明”与母亲是夫妻,弟弟成儿子继承拆迁款240万

2020-09-06 08:15:1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阅读次数:

原标题:山西7旬老人“被死亡”,“被证明”与母亲是夫妻,弟弟成儿子继承拆迁款240万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在我们的生活中经常会遇到各种形形色色的奇闻异事,有些奇事简直是闻所未闻,匪夷所思,甚至会让人感觉生活在虚幻世界里。近些年来,媒体新闻中诸如此类的奇闻事件也并非少见,比如,我们每个人在日常生活中,难免需要办个事开个证明啥的,但是,某些部门一切都要按照流程,按部就班,不愿意切合实际地给你办理,因此就出现了需要证明“我爸是我爸”“我妈是我妈”这样一个尴尬囧境,两年前,江苏淮安的钱先生,老父亲去世后,他想把父亲住房公积金里的余额取出来,可跑了无数趟人家就是不给取,为什么呢?人家说了,“你得证明你是你爸的儿子。”


山西7旬老人“被死亡”,“被证明”与母亲是夫妻,弟弟成儿子继承拆迁款240万

这种奇葩的尴尬,简直能让人精神崩溃,除了钱先生遇到的这样奇葩证明,还有更奇葩的,武汉一位90岁老人,因为腿脚不灵便,子女为他办理社保年审时,被要求必须证明“他还活着”,可是无论怎么交涉,人家就是必须按照规章制度办事,万般无奈之下,老人的子女只好找朋友帮忙,硬是把老人抬来了证明“我还活着”,这起事件被曝光后,一下子就戳中了网友的怒点,以至于引起网络上骂声一片,也有网友感叹:老百姓办事难,难于上青天。


山西7旬老人“被死亡”,“被证明”与母亲是夫妻,弟弟成儿子继承拆迁款240万

在生活的奇闻异事中,“需要证明”是一类奇葩,让人很无奈,而“被证明”的存在,却是让人怒愤难平。近日,新闻爆料,山西太原的一位7旬老人,“躺枪”被证明了,因为房屋拆迁,老人被村委会证明,自己成了自己的父亲,与母亲是“夫妻”关系,亲弟弟成了他“儿子”,而他还“被证明”了已经死亡,弟弟(儿子)按照继承法顺理成章地继承了房产,致使老人240万拆迁款“不翼而飞”,对此,老人既愤怒又无奈,决定走司法程序为自己维权,争回属于自己的财产。


山西7旬老人“被死亡”,“被证明”与母亲是夫妻,弟弟成儿子继承拆迁款240万

9月3日,媒体跟踪报道了这起奇葩事件,老人当即拿出一份户籍证明,来证明自己的身份,他声称这是晋源派出所出具的,上面有他爸殷某云和他妈李某英的名字,他是家里的二儿子,名字殷某元(后改名罗某元)也在户籍上。据悉,罗某元的父母早已过世,他“被证明”是殷某云的身份,当然也是“被死亡”了,因此导致了240万拆迁款旁落,而房屋和土地问题,也是接踵而来。罗某元对村委会出具这样的“被证明”,极其愤怒,他认为这是滥用职权,村委会根本就没有权力来出具公民的身份证明。


山西7旬老人“被死亡”,“被证明”与母亲是夫妻,弟弟成儿子继承拆迁款240万

老人因为这件事,心情受到了严重的困扰,经常失眠整夜地睡不着觉,“这件事折腾掉了我半条命,他们(村委会)如果不开这个证明,也就办不成这个拆迁协议,骗不成国家的钱,(他们的行为)就是虚构事实,隐瞒真相。”据村委书记解释,签订协议的人叫殷某礼,(也就是罗某元的亲弟弟,)他是房屋的实际居住人,村委在拆迁动员的时候只能找他,因为这个房屋院子里唯一就他们家在住着,身份证户口也都在上面,而他们家的其他人却一个都没有。当时我们问过殷某礼,这个户籍上的户主殷某元(罗某元)是谁?殷某礼说是自己的父亲。


山西7旬老人“被死亡”,“被证明”与母亲是夫妻,弟弟成儿子继承拆迁款240万

据村委书记介绍,当时出具这个证明时,是另外一个情况,因为殷某礼与邻居发生了土地纠纷,村委在调解中,考虑为解决这个土地纠纷问题,就按照殷某礼的个人说法,没有考虑到其他问题,出具了他们家庭的关系证明。在4月份签订拆迁协议时,殷家来了俩兄弟,除了殷某礼还有殷某智,因为他们家有两个院子,所以同时签订了两份协议,在拆迁时,他们的姐姐也来过,都认可了这份协议,并没有发生任何矛盾。我们不可能平白无故地去调查他们家的,当然也不合适呀。


山西7旬老人“被死亡”,“被证明”与母亲是夫妻,弟弟成儿子继承拆迁款240万

当时该村拆迁房子是2017年,罗某元是2018年5月份找到村委会说了这个事,声称自己不知道,怎么就拆了他家的院子。村委书记当时问他“你姓啥?这个事情不对呀!”罗某元说他姓罗,村委书记马上回答,“你姓罗的怎么向姓殷的要东西呢?”后来村委经过调查得知,原来罗某元从小就过继给了他姨妈家,他在姨妈家已经享受到了那里的财产,当时因为拆迁任务紧,殷某礼又拿的是原件,而且他们家也一直住在这个院子里,房子也是九几年盖成的二楼,“我们凭良心办事,敢做敢当。”村委书记一再强调自己办事正确。


山西7旬老人“被死亡”,“被证明”与母亲是夫妻,弟弟成儿子继承拆迁款240万

罗某元声称自己名字一直都是叫殷某元,直到退休以后才改了姓,至于为什么要改,他说是自己隐私,不便透露。面对媒体,老人还拿出了宅基地使用证,“这是宅基地使用证的档案原件,是土地局档案室帮我复印下来的,这东西不可能有假吧!”除此,罗某元还提供了另一份材料,称这个院子土地是他很早花钱买下的,所有权也在他的名下。据老人介绍,当时村里征地拆迁时,在村委张贴的北街村民房主构图上,罗某元的4号院上写的是他父亲殷某云的名字,罗某元坚称村里都知道他父母的名字,出个证明就把人家合法化了,还把他房地产的拥有权给剥夺了。


山西7旬老人“被死亡”,“被证明”与母亲是夫妻,弟弟成儿子继承拆迁款240万

“谁提供的材料,谁就成了合法拥有人,这不就是很明显的赤裸裸的强盗逻辑吗?”为了争回自己的合法权益,两年来,罗某元打了3次官司,他表示还要继续维权。而村委会也表示,如果房产权真的是归罗某元所有,他可以通过法律渠道进行维权,村委会也将积极配合。近日,罗某元已经接到了当地法院的传票,近期准备开庭审理此案。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媒体也难分清是非曲直,说不出个对错,就不知道法院能否解开这乱麻一样的房产纷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