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名驴友擅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被困当地组织300多人救援驴友或面临经济处罚

2021-08-13 00:21:2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原标题:16名驴友擅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被困 当地组织300多人救援 驴友或面临经济处罚

封面新闻见习记者 李茂佳

8月8-9日,16名驴友在穿越贵州省遵义市绥阳县宽阔水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十二背后大地缝”时遇险。得知消息后,绥阳县出动370余人前往驴友被困区域展开营救,历经7个多小时,才把这16名被困驴友全部救出。

16名驴友擅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被困当地组织300多人救援驴友或面临经济处罚

16名驴友擅闯后被困获救。

好奇心驱使闯入 获救时水淹到脖颈

12日上午,封面新闻记者联系上其中一名救援人员——贵州虎鹰救援队队长张明方,他表示:“救援过程还算顺利,没有人受伤,现在16名驴友已经全部安全回家了。”

据张明方介绍,16名驴友中6名是女性,10名是男姓,年龄最小的20岁,最大的有50多岁,平均年龄在40岁左右。

16名驴友擅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被困当地组织300多人救援驴友或面临经济处罚

遵义市绥阳县宽阔水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获救驴友曾告诉张明方,他们感觉宽阔水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很美丽,“十二背后”也非常神秘,就想去实地探险体验一下,当他们徒步走进“十二背后”,抵达油桐溪大地缝的“第二背后”时,其中一名女性驴友体力不支无法前行。随即一行人选择了一处可避雨的地缝崖准备过夜,结果导致16人全部被暴雨困住,手机也失去信号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

“我们赶去救援前,通过查阅宽阔水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具体情况,了解到其中有一个地段是最危险的,大致确定了驴友们被困的位置。”张明方说,车辆能到达的地方距离16名驴友被困处,需要徒步穿越10余公里的峡谷、森林和陡坡险坎。

考虑到驴友们已经失联了一天一晚, 而且还没有吃的,天空又持续下雨, 搜救队员们争分夺秒跑去救援。两小时的路程只花了四十分钟,最后通过隔空喊话,才确定了驴友们被困的具体位置。

16名驴友擅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被困当地组织300多人救援驴友或面临经济处罚

消防队员救援被困驴友 遵义市消防救援支队供图

张明方回想起救援时的情形仍然替驴友们捏了一把汗,“他们被困在了一个地缝崖里面,大约有5平方米,16个人挤在一起站了一晚上,天空一直在下暴雨,水位也一路上涨。我们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全身都是湿透,水已经淹到他们脖颈的位置了,有几个驴友甚至已经虚脱得不能走路了。 他们看到救援人员是非常激动,仿佛看到了生的希望。”

由于地形崎岖,救援人员们在搜救过程中废了不小劲。用背、绳子拉等方式,接力将16名驴友全部带到安全地带。

“他们出发前,预约了3辆面包车,计划在8日下午6点在茅草坪接应。但是3名司机在约定地点等了一个晚上仍然不见16人的踪迹,于是第二天早上就报了警。如果没有得到及时救援,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张明方如释重负地说。

16名驴友擅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被困当地组织300多人救援驴友或面临经济处罚

宽阔水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禁止闯入警示牌。

不顾天气预警冒险 获救后面临相应处罚

据了解,绥阳县宽阔水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地域广阔,林木参天,藤蔓交错,沟壑纵横,地理环境十分复杂。其间,有一条总长约13公里的油桐溪大地缝,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质大裂缝。

此前,气象部门在报纸、电视台、网站、官方微信号等各个媒体平台,反复提示黔北地区将有大雨,但是16名驴友还是不顾天气原因,按照原计划在8月8日早上穿越宽阔水自然保护区。

接到报警后,遵义市、绥阳县应急管理部门、公安部门、卫生健康部门、消防部门以及其他社会救援组织370余人前往驴友被困区域展开营救,前后耗费7个多小时才把16名驴友安全救出。

16名驴友擅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被困当地组织300多人救援驴友或面临经济处罚

绥阳当地出动370余人救援被困驴友。

目前,该事件仍在调查阶段。绥阳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谢明江表示,16名驴友未经批准同意,擅自闯入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冒险”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旅游法》相关规定,将承担相应后果。

“如果他们接受了个人或者非义务性的救援组织和机构的救助后,在救援过程中产生了费用的话,他们是需要承担相应费用的。”重庆利欣律师事务所尹明沁律师表示,同时,驴友们擅自闯入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本身就违反了相应行政法规,扰乱了社会秩序。因此,行政处罚也是无法避免的。

驴友“任性” 旅行变冒险屡见不鲜

事实上,近年来,驴友任性探险而被困的事件屡见不鲜,而每一场救援背后都伴随着人力、物力的巨大付出,甚至还让救援人员身陷险境。

16名驴友擅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被困当地组织300多人救援驴友或面临经济处罚

2015年,17名驴友在广西来宾一自然保护区遇险获救。资料图片

2015年10月,17名驴友在广西金秀瑶族自治县长滩河自然保护区露营遇险,当地相关部门紧急出动100多名民警、消防员,派出200多名干部群众、40多名医生护士以及300多名后勤增援人员,出动80多台次各种车辆、冲锋舟,跋山涉水51个小时,才成功就出被困驴友。

2019年6月,安徽驴友王某未购景区门票进入了黄山风景区未开发、未开放的朱砂峰区域,在攀登过程中,因为山势过于险要而被困岩壁,最终在公安、消防等部门的联合救援下,历时7小时5分,王某成功脱险。

2021年5月,1名驴友在云南昆明盘龙区松花坝燕子洞趁夜进洞探险后失联。得知消息后,当地组织救援人员先后三次入洞搜救,历时53个小时,才找到被困人员。

同样在5月,来自内蒙、浙江多地驴友非法穿越秦岭“鳌太线”以及其他线路,其中2名驴友遇难,1名来自上海的驴友失联。前后已有近50名驴友倒在秦岭的徒步穿越途中,没有再见到亲人。

根据中国登山协会登山户外运动事故研讨小组不完全统计:2017年-2020年,我国户外运动共发生事故1206起,其中死亡160起、失踪17起。

因此,针对犯了“驴脾气”,任性冒险的驴友们,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朱巍认为,旅游者在人身财产遇到危险时,虽然有权利请求旅游经营者、当地政府、相关机构进行救援,但在接受救援之后,这类旅游者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义务,甚至受到相应的处罚,来补偿公共资源的付出。

16名驴友擅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被困当地组织300多人救援驴友或面临经济处罚

法律专家呼吁建立“有偿救援制度”。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安徽大学法学院教授李明发也认为,应当建立“有偿救援制度”,“长期以来,我国旅游安全救援过度依赖政府的公共救援机构,救援费用也由政府财政承担,这些来自纳税人的钱如果用于因驴友的任性行为而造成的救援行动,其使用的公平性和合理性可能会招致公众怀疑。”李明发说。

安徽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朱庆还建议,对于那些未经允许踏入禁止穿越、攀登区域的游客,景区可以适当引入“黑名单”制度,在一定期限内限制其再次进入景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