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请新巡按宋乔年,为求荣西门庆甘愿卑躬屈膝

2022-03-30 02:42:0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原标题:宴请新巡按宋乔年,为求荣西门庆甘愿卑躬屈膝

话说西门庆听说宋巡按同意去家中做客,那叫一个开心,立马和来保贲四骑快马奔回家,预备酒席。将西门大院搭上彩棚,请戏班子上门,先吹打奏乐将声势造起来。

这宋御史第一次上门,还比较低调,把呼前拥后伺候他的一班人马全部撤去,只用了几个蓝旗清道官吏跟随,与蔡御史坐两顶大轿,打着双檐伞,奔着西门府而来。那搞安全工作的周守备,张团练等人,也只是一路上把住左右街口,疏散疏散沿途看热闹的百姓。蓝旗清道官吏差不多就是扛着蓝色官旗的人,总之,仪式就是简单,没有大张旗鼓!

这边,西门庆穿戴整齐,青衣冠带,远远迎接,在一片鼓乐声中,两顶大轿被抬进西门大宅。二官下轿,作揖谦让,与西门庆招呼。蔡御史此次也给西门庆带来了礼物:两块浙江湖州的丝绸布料,一部文集,四袋雀舌茶,一块端溪砚;宋御史则拿出红帖子,上面写着:待生宋乔年拜,说道:久闻千户大名,学生初来乍到,理应不该叨扰,若不是蔡年兄再三相邀,哪里有幸见到尊颜!西门庆一听,急忙蹲下身跪拜,道:哪里哪里,我乃一介武官,位居您下,今日幸会,承蒙光顾,寒舍当蓬荜生辉!

俩人表面上互相客套,其实宋御史的意思很明确:我这么大的官,跑到你家来吃顿饭,不是因为看在蔡御史以及蔡京翟谦的面子,我怎么可能来呢?

当下,蔡御史让宋御史居左,他坐在右边,而西门庆垂手相陪!

这是说吃饭时候坐的位置, 最上首是宋御史,接着是蔡御史,而后才是西门庆。西门庆虽然是主人,但是主随客便,今天的老大,不是你西门庆,而是人家宋御史。垂手我们可以理解,双手垂下来,也就是你得在旁边恭恭敬敬小心谨慎地伺候人家。

宴请新巡按宋乔年,为求荣西门庆甘愿卑躬屈膝

吃饭伊始。明代人吃饭时候,隆重的仪式就是吹拉弹唱,载歌载舞,边吃边欣赏,这样才显得上档次有品位!书中这么描述:茶汤献罢,阶下箫韶韶盈耳,鼓乐喧天。西门庆上前,亲自给二位敬酒,说不尽肴列珍羞,汤陈桃浪,端的歌舞声容,食前方丈。真是珍稀菜肴,数也数不清,吃的喝的摆满一桌子!

不但如此,就连抬轿子的,以及扛旗子打伞的,一人分得五十瓶酒,五百个点心,一百斤把子肉;其他随同人等,都请去隔壁厢房里用餐,自不必说。西门府今天这顿饭,足足花去了一千两银子。按照给王六儿买的那房子标准,这一顿吃掉了七八套房子的钱。

宋御史执意要走,旁边的蔡御史说道:年兄没什么事情的话,就再坐一会儿吧,何必这么快就要回去呢?

蔡御史道:年兄您多坐会,我还要到察院处理一些公事,就先告辞。

见此,西门庆不再挽留,将早已准备好,用食品箱子打包的礼物,差下人抬着,安排一并随宋御史送去,这光抬这些礼物,就需要二十个人呐!都有哪些礼物呢?我们来看看:两坛子酒,两只杀好的全羊,两对金丝花,两匹杭州织造的绸缎布,一副镶嵌有金饰的桌子,两把银壶,十个银酒杯,两个银盂,一双象牙做成的筷子。礼物总共备了两份,两个御史,一人一份,而且一模一样!

宴请新巡按宋乔年,为求荣西门庆甘愿卑躬屈膝

宋御史看了,两眼放大光,但是表面上还要装作不好意思,他嘴里推辞道:这个,万万不可,这么多贵重的礼物,学生怎么敢收呢?说完,他往蔡御史看去。

蔡御史瞧了礼物一眼,理所应当般,道:哎哟哟,年兄您贵体光临,这是西门千户的荣幸,其区区一片心意,您就甭客气,收下吧。

西门庆趁机道:就是就是,一点小心意,何足挂齿,不必见外。

正推让之际,下人已经将一堆东西抬送出门,往宋御史住处去了。就这样,宋御史也就恭敬不如从命,答谢道:初次登门,多谢盛情款待,又承蒙厚礼,此等恩情,定当不忘,容我日后慢慢回报!

说完,一一告辞,西门庆将其送出门一段路,还要再送,被宋御史急令请回。

转头回来的西门庆,松了一口气,面对这宋御史,他可是谨言慎行,小心翼翼,憋到现在。如今只剩下蔡御史一人,西门庆解去冠带,请其去卷棚内后座,并吩咐吹打的全部散去,只留下戏子。又令左右重新摆上珍惜果品,倒上陈酿老酒,二人开始对饮,畅所欲言起来。

只听蔡御史客套道:西门庆兄,今天陪我这宋年兄过来,让你破费了啊。

西门庆笑道:哎哟,小KS啦,一点点心意而已!

西门庆接着问道:这宋大人尊号叫什么呀?

蔡御史:宋年兄号松原。松树的松,原泉的原。早上啊,我说了再三,他还不肯来,之后我提起四泉你在整个清河的威望,以及跟老先生熟识,他才同意过来,他知道你和云峰有亲戚关系。

四泉为西门庆的字,老先生,指的是蔡京。

西门庆:哦,想必是翟亲家在他面前提起过我。不过,我看这宋御史,给人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蔡御史:他老家虽然是江西人,倒也没什么捉摸不透的,只不过是今天第一次跟你见面,做些样子给你看罢了。

蔡御史说完,呵呵笑了笑。

宴请新巡按宋乔年,为求荣西门庆甘愿卑躬屈膝

西门庆也跟着笑了笑,又道:今天不早了,你就不要回船上去了吧。

蔡御史:噢,我明早出发。

西门庆:那行,蔡御史如若不嫌弃寒舍简陋的话,今晚就留宿我西门府,明日我给你践行,可好?

蔡御史:好啊好啊,承蒙西门兄厚爱,不胜感谢。

于是,这蔡御史便吩咐手下人:你们都先回船上去吧,明早来接我。众人答应离开,只留下两个家人。

我们说,蔡御史第一次来的时候,是状元的身份,如今身为朝廷命官,任职两淮盐史,翟谦安排他来见西门庆的根本目的,就是给西门庆创造机会,暗示西门庆通过蔡御史拿下清河县,乃至阳谷县甚至整个山东的盐业公司总代!一旦成为盐商,那可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西门庆见蔡御史的手下人都离开,便走下席来,在席下伺候的玳安耳边,轻声说道:你立刻去丽春院将董娇儿韩玉钏儿叫来,打后门偷偷用轿子抬来,不要跟任何人说,也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听见没?玳安连连点头:知道了,大爹。跟着,玳安便一溜小跑地去了。

西门庆深知,招待男人的手段,无非就是酒肉,钱财和女人,当然,在明代,还有男宠。今晚的西门府,伺候这个蔡御史的,又将是谁呢?西门庆能否借机拿到盐商的代理权?欢迎看下一篇!

上一篇:不结婚的女人,会变成什么样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