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权术的女人 骊姬是如何玩弄政权的

2018-10-08 15:30:16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阅读次数:

权术,即为了争夺和巩固政治权力使用的权谋、手段。如《明史·陈友谅传》:“友谅,性雄猜,好以权术驭下。”《骊姬谮杀太子申生》中的骊姬就是一个善于使用权术的人。下文将从三个方面,进行详解。

一、矫命

骊姬善用权术,表现其一为“矫命”,即假托命令之意。狐假虎威,假传“圣旨”,“瞒天过海,盗用君主名义行使大权,翻动如簧之舌,玩弄君主于股掌之上”①;《骊姬谮杀太子申生》此文多有体现。第二段即有“君既许我杀太子而立奚齐矣”。而其实听过骊姬的谗言,晋献公的原话只是“吾不忘也,抑未有以致罪焉”。骊姬是将晋献公的话,夸大其词,为己所用,成为下文利用优施的话语工具,为“骊姬之乱”成功展开作了前期准备。“矫命”在后文中还有体现。“骊姬以君命命申生”,说晋献公梦齐姜,令申生“速祠而归服”。这一假令正好为申生设下了套,毫无防范之心的申生就走上了被“谮杀”的绝路。假传国君之命,可见骊姬之胆大妄为,正如文中里克所言“且人中心唯无忌之”。 狐假虎威,假传上级之命令,来为自己服务,可以倍增己力,促进事成。

善用权术的女人 骊姬是如何玩弄政权的

二、诬陷

权术之二表现为诬陷。有言语上的进谗和行为上的陷害两种,步步紧逼,将申生逼上绝路。骊姬所进谗言,谈及申生之谋,是以两个“吾闻之”“吾闻”开头,听上去都是骊姬一人的主观判断,怎么可以妖言惑君?我通过对文本的分析,总结出原因:  搬古论今。“古”是引出“胜狄之事”,是事实,况且有“众不利,焉能胜狄”来说服献公,说明申生确实“笼络人心”;“今”则是指“狐突不顺”,又是申生得人心的例证。 皆中情理。“矜狄”、“志益广”、“失言于众”虽然都是骊姬的杜撰,但是这些“莫须有”都是建立在事实基础上的延伸。“矜狄”是“好信而强”的延伸;“欲有退,众将责矣”恰恰“符合”了申生“得众”的事实;因此骊姬总体捏造出申生“思益广”的“深谋”,也会让晋献公心生疑窦,父子生隙。  另外,骊姬巧取借口,使申生“归福”,投毒后又“召申生”献酒于公,以借刀杀人。也正是这陷害之计使申生背上罪名。

善用权术的女人 骊姬是如何玩弄政权的

三、识人

骊姬善识人。  骊姬识优施,知道她是自己拉拢敌对力量的合适人选。“优也,言无邮”,更便于肆无忌惮地起舞且歌,在歌词中传达自己对里克的暗示、拉拢。知道优施一点就通,冰雪聪明,“吾难里克,奈何!”就是她对优施的循循善诱,果然诱来优施的“吾来里克”。  骊姬识献公,不仅得献公宠爱,很有发言权,而且深谙公心。因此骊姬进谗言可以让献公听进去。她紧扣申生已成为献公的“威胁”这一中心论点展开,所用字眼“谋”、“得众”、“矜”、“志益广”“好信而强”都强烈刺激着献公,使献公感到来自申生的威胁感、压力感。更举出“狐突不顺”、民众将责申生之退这些例证,进一步说明申生实力与威信之强,足以悍动一个敏感的、自信心被杰出儿子比下去的寡人之心。  骊姬对逃往曲沃的申生所说了一段话,句句切中要害,致使“骊姬退,申生乃稚经于新城之庙”。可见骊姬知其愚忠愚孝,这致命的最后一击是对症下药的。申生虽然安然接受了杜原款的劝告——即安然赴死,但骊姬寥寥几句,讨伐了申生“不孝”“不仁”“不得民心”,这完全颠覆、破碎了申生接受死亡的条件。“有父忍之”是对申生恪守的“守情说父,孝也”的否定;骊姬的攻击“杀父以求利人”则否决了申生的又一条人生信条——仁;“人孰利之,皆民之所恶也”将他“身死可也,犹有令名”的梦彻底破碎,残忍地将他逼上了“稚经”速死的绝路。  上一小节提到的骊姬借刀杀人,投毒诬陷申生,她之所以敢这样,不怕东窗事发。也是成竹在胸,基于对申生及其身旁等忠志之“君子”的了解:正如杜原款对申生的诤言“吾闻君子”“不反馋”,申生何曾傻到不知是中了骊姬谗害,只是笃信君子不反馋,认为“馋行身死可也,犹有令名焉”。这种固守的愚忠愚孝,正好被骊姬所利用,料定申生不会反击辩驳,才如此轻易就让申生含冤而死。

骊姬是个善用权术的人:总结发现,他利用权术所进行的攻击有以下四个特征:

1、 攻击目的的险恶性;

2、 攻击目标的明确性;(才华出众者、行为不俗者、机运亨通者、丧权失势者——申生)

3、 攻击内容的编造性;

4、 攻击后果的致命性。

善用权术的女人 骊姬是如何玩弄政权的

另外,骊姬馋毁手段也是多样的:

第一、 栽赃陷害:(捏造事实;捕风捉影、生拉硬扯;设置圈套、诱敌上当;张冠李戴、嫁祸于人)造谣诽谤。发挥谗言之效用。

第二、 搬古论今,清算历史老帐与联系现实事实相结合;

第三、 挑拨离间:一是在父子感情关系方面搬弄是非;二是在政权利害关系方面制造 矛盾。

第四、 瞒天过海,狐假虎威。

这就是骊姬,一个善于利用权术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