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亚总统说了公道话,CNN主持人想抹黑中国碰了一鼻子灰

2018-10-31 10:10:14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阅读次数:

日前,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知名主持人理查德.奎斯特(Richard Quest)对肯尼亚总统乌胡鲁.肯雅塔(Uhuru Kenyatta)进行了专访。

肯尼亚总统说了公道话,CNN主持人想抹黑中国碰了一鼻子灰

奎斯特对乌胡鲁进行专访

在专访中,奎斯特左绕右绕,从去年的肯尼亚大选一直扯到肯尼亚的债务,试图抹黑中国。好在肯尼亚总统乌胡鲁总统并没上当。他回答得有理有据有节,并强调,肯尼亚的债务组合是合理的,贷款给肯尼亚的,既有世界银行、非洲开发银行等国际机构,也有美国、日本和法国等国家。他反问CNN主持人,“我就不明白了,你们为什么非要聚焦于一个贷款方(中国)?” 这让CNN主持人颇为尴尬,碰了一鼻子灰。

肯尼亚《民族报》等主流媒体对这次采访进行了报道。

肯尼亚总统说了公道话,CNN主持人想抹黑中国碰了一鼻子灰

肯尼亚第一大报《民族报》

以《中国贷款并不困扰我》为题进行报道

现在我们通过采访实录来了解一下。

QUEST: 请问你如何评价去年的大选?

UHURU:正如你们所知,去年我们经历了一次特殊的大选,以举行了两次大选(指第一次宣告无效,被迫重选)而告终。因此,去年并不是那么好玩的一年,至少从商业的角度可以这么说。我们就是这么走过来的。也许,很多人到现在还没有感受到它的真正(负面)影响。所以,我们需要花很大的力气去创造一种把人民团结到一起的政治氛围,竭力让大家把那一年抛诸脑后,从而使我们能够聚焦诸如增长、发展和经济等问题。而这些对我们的人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QUEST: 都包括些什么样的政策?

UHURU:这些是我们自己提出并努力实现的重大事情。在我的第一个任期,我们聚焦于硬性基础设施的建设:看看铁路、公路、电力和水利设施(等方面的变化)就知道了。但是,现在我们聚焦得更多的是软一些方面的建设,例如:医疗、住房、就业。这些因素或领域,是我们当前高度关注的。我们相信,在我们前几年所做工作的基础上,我们将推动国家更上一层楼。

QUEST:在去年(肯尼亚)大选期间,我主持了很多期与大选相关的节目,能够很清晰地感受到双方之间的激烈缠斗。那场大选留下的伤疤有多深?有一个肯尼亚人曾经对我说,“我们拥有一个真正和平而温和的国家,每个人都参与其中,直到最后又举行了一次选举。”你同意这种看法吗?

UHURU:不过,我相信,这是我们竭力希望摆脱的一种状态。那就是为什么我们摒弃分歧,致力于与反对派领导人携手合作,主要是要确保肯尼亚国家利益不受损。我们总不能老在这不断轮回(指“大选”)的五年中什么事都不干,整天谈论选举、整天因选举而争斗……(当时)我们整个社会都陷入了冲突。我们必须能够从选举冲突的循环中走出来,这就是为什么后来我们能够与反对派领导人握手言和。我们对他们说:“看看,虽然我们不能在所有问题上达成一致,但是在事关肯尼亚国家利益的问题上,我们应该能够达成一致;在结束这个来回“翻烙饼”的选举问题上,我们应该能够达成一致!”

QUEST:你们在筹集资金,你们在大规模举债。 目前,这个国家的债务与它的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已经相当高了。就双边债务而言,你们欠得最多的是中国。

UHURU: 我们并不仅仅欠中国债务,我们也欠其他国家及机构债务。

QUEST: 你对这个国家(指肯尼亚)欠中国与日俱增的债务感到担忧吗?

UHURU: 真正令我感到担忧的事情是——如果我们把所借的钱投入到发放工资 、缴纳电费以及诸如此类的经常性开支上,那就会有问题。而我们所做的是,把钱花到了缩小(与其它国家的)基础设施差距上。在10年后,任何来到(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人——我们暂且不谈其他地方——将会发现,我们所修建的大量公路和铁路,将大幅提升商业水平、增加年轻人的就业。此外,全国接入电网的居民占总人口的比例也将大幅上升,目前,接入电网的人数已从几年前占总人口的32%快速增加到占总人口的65%。

QUEST:我的重点并不是你们现在借了多少钱,而是谁在给你们借钱:中国!你们把自己放到了北京的债坑里。

UHURU:我们确实在向中国借钱。 但我们也向美国借钱。譬如,我们从诸如美国通用电气公司等在内的一些公司借钱建立了我们的医疗系统。还有,在能源领域,我们与法国开发署(AFD)、世界银行和非洲开发银行正在进行紧密合作。

QUEST:有人指责中国在对非援助方面有其它意图。你对这一点是很清楚的。

UHURU:我们对这些争论比较熟悉。但我们的立场是非常清晰的。我们在基础设施这一块存在很大差距,我们需要缩小这种差距。因此,我们愿意与全球范围内任何愿意与我们进行合作、并且愿意帮助我们实现社会-经济发展目标的伙伴进行合作。举例来说,日本在我们港口建设方面是我们最大的债主,今天,蒙巴萨港的建设离不开日本的支持;当我们谈到电力以及发电领域时,我们就离不开法国开发署(AFD)的支持。因此,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你们非得聚焦于某一个贷款方?

实际上,据我所知,我们与多个贷款方合作,拥有一个非常健康的债务组合,提供贷款的多边机构主要是世界银行和非洲开发展银行,提供贷款的双边机构,诚如我所说,有日本,中国,法国……它们都在与我们合作,帮助我们实现我们的发展目标。

QUEST: 但争议在于,他们并没有类似中国那样的意图——要把整个非洲纳入中国更大的影响范围之中。

UHURU: 我们在观察,诚如我所说,我们是从我们肯尼亚人的视角去观察。而我们肯尼亚人的视角是,我们有自己的发展议程 ,我们有自己的社会发展目标,我们有自己的经济发展目标,我们愿意与能够帮助我们实现目标的所有伙伴进行合作。

本文作者: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徽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