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队在战场上的一个礼节,冈村宁次几十年后还记着,令人敬佩

2019-02-10 10:10:5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阅读次数:

原标题:中国军队在战场上的一个礼节,冈村宁次几十年后还记着,令人敬佩

战场是无情的血肉厮杀,炮火横飞,瞬间生命消失。

但是,无情的战火和失去生命的遗体的背后,也常掩埋着人性的温热。

一、儿子牺牲后,母亲与敌人的对话

2017年11月,一段东乌克战场的视频令人唏嘘不已:


中国军队在战场上的一个礼节,冈村宁次几十年后还记着,令人敬佩

(乌克兰阵亡士兵的未接来电)

当月23日,一支乌克兰政府军侦查队被东乌武装几乎全部歼灭。东乌士兵在收缴战利品时,用一战利品手机给对方打电话,告诉他们“你的战友已全军覆没”。

这时,阵亡士兵的母亲突然打来电话,东乌士兵不得不在电话中告诉她:“你的儿子已经牺牲”。

电话中,这位士兵的母亲用哽咽的声音问:“你们会把他的遗体送回来吗?”

东乌士兵当即说:“我们正在清理遗体,希望不久就会送回来吧。我们会把你儿子的遗体送回乌克兰的。”

视频还显示,此手机有6个“来自妈妈的未接来电”。


中国军队在战场上的一个礼节,冈村宁次几十年后还记着,令人敬佩


中国军队在战场上的一个礼节,冈村宁次几十年后还记着,令人敬佩


中国军队在战场上的一个礼节,冈村宁次几十年后还记着,令人敬佩


中国军队在战场上的一个礼节,冈村宁次几十年后还记着,令人敬佩

(视频截图)

母亲的电话令人心碎,她唯一的希望就是儿子活着不能回来,死着能见最后一面。

能把敌人的遗体送回去,是现代战争文明进步的表现,也是灰暗硝烟中,人性道德的一点闪光。

纵然你我为敌,在你倒下那一刻,作为敌人的你,已经不是敌了。接下来怎么做,就是道义公德的考量了。

二、冈村宁次对中国军队的赞叹

如何对待战场敌人遗体,是个战争问题、卫生问题,更是个人道问题、武德问题。

在这方面,抗日战争中,中国军队的做法就曾令不少日军赞叹不已。

几十年后,当时的中将司令官冈村宁次在回忆此事时,仍不由感叹:中国军人确实想象不到的令人敬佩。


中国军队在战场上的一个礼节,冈村宁次几十年后还记着,令人敬佩

(冈村宁次)

那是在1938年的9月,冈村带领的11军101、106师团,在江西德安附近攻夺南浔(南昌—九江)铁路线时,在马鞍山发生的一次战役。

他的一名大队长,率10余名部下,冲入凭借阵地顽强据守的我方军阵,受到我军集中炮火的猛烈攻击,全部战死。

“以后,我军占领该地打扫战场时,发现中国军队已经将我战死官兵的遗体,及其全幅武装,包括军官的军刀及其他装备,完整地予以埋葬好。这使我军大为感动。”冈村在回忆录中写道。

“中国军队的道义,确实想象不到的使人敬佩。”他感叹道。


中国军队在战场上的一个礼节,冈村宁次几十年后还记着,令人敬佩

(中国抗日士兵配图)

三、冈村赞佩中国军队的背景

①南浔线受挫

夺取南浔线,是冈村当年6月当上11军司令后,为夺取武汉而进行的一次周边战役。

此战,我军凭借山高竣险英勇抵抗,冈村屡屡受挫。

其中的万家岭战役,106师团长险被活捉。

而马鞍山的这次10人战死,使他又一次见识了中国军队的厉害。


中国军队在战场上的一个礼节,冈村宁次几十年后还记着,令人敬佩

(武汉会战前,日军攻陷的城市)

关于冈村的这一番感叹,其最信任的高级幕僚、中将宫崎周一,在冈村的回忆录中也进行了详细的注解。

他说,1938年7月,他们攻占了江西九江后,冈村令106师团进击南浔线的万家岭,结果大败。

8月27日至29日,106师团在日本海军的直接协助下,向庐山西的马鞍山一带的丘陵,发起猛攻。

“一部分勇敢的官兵,攻入敌军阵地一角,遭遇敌军十字炮火射击,后援被切断,又归失败。”

“冈村将军指的,就是这个勇敢的大队长以下10几名战死官兵的遗体。”


中国军队在战场上的一个礼节,冈村宁次几十年后还记着,令人敬佩

(马鞍山的大概位置)

②中国阵地的调查

之后,冈村的上级、华中派遣军总司令畑俊六,又派第9师团的一个丸山的支队,前来援战,从侧面逼近中国军队,“顽强的敌人不得不向南方马回岭撤退”。

中国军队撤退后,冈村派一个工兵中队去阵地调查,看看中国军队是怎么打的,让他如此受挫。

一看才知道,“马鞍山附近的敌军阵地,是由苏联军官指导构筑的。”

他们仔细研究阵地,发现中国军队抵御日军飞机轰炸的机关是“单人陶罐式掩体”。

这种类似捕捉章鱼般的陶罐,可以相互交通,彼此斜射,“我军虽然猛烈俯冲轰炸,但几乎无一命中”。


中国军队在战场上的一个礼节,冈村宁次几十年后还记着,令人敬佩

(日军脱帽致敬配图)

③日军遗体的发现

另一重大发现,就是日本工兵在调查中国战士的阵地时,发现了被整齐埋葬的十几名日本官兵的遗体坟墓。他们的军刀及一切装备均整齐地带在身上。

对此,前去带兵调查的工兵中队中队长石割平造少佐,当场就感动了。

回来后,他向所有日军讲述见到的这一幕,包括宫崎幕僚和冈村在内,“在场的人无一不被深深感动”。

“礼葬敌军勇敢战士的遗体……曾有不少传说。只有具备使敌人也为之感动的武士道德,才能够称得上真正的胜者和勇者。”

=================

文献参考:

稻叶正夫《冈村宁次回忆录》(中华书局1981年版)

上一篇:我姓陈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