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米洛斯之战:加泰罗尼亚人在希腊阵斩万名法兰西大兵

2019-06-24 14:11:2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阅读次数:

原标题:哈米洛斯之战:加泰罗尼亚人在希腊阵斩万名法兰西大兵


哈米洛斯之战:加泰罗尼亚人在希腊阵斩万名法兰西大兵

14世纪初的希腊,是一个不同势力厮杀的战场。其中既有拜占庭希腊人的遗老遗少,也有第四次十字军东征留下的法兰克骑士。更有横行海上的意大利商业共和国与保加尔-土耳其这东西两路突厥集团。他们的地盘犬牙交错,彼此间忙于勾心斗角。

但在1311年,一群来泰罗尼亚人却在这里弄出了大新闻。先前还如丧家之犬的他们,由于讨薪不得而与旧主刀兵相向。最终,在哈米洛斯的沼泽地战场上,他们大获全胜。不仅将由法兰克骑士领兵的2万军队歼灭,还直接摧毁了十字军时代就建立起来的雅典公国。

横行地中海的山地突袭者


哈米洛斯之战:加泰罗尼亚人在希腊阵斩万名法兰西大兵

山地突袭者源自伊比利亚半岛的特殊战场环境

早在9-10世纪的西班牙,众多牧民因北方基督徒和南方穆斯林之间的战争而破产。在平原较少的伊比利亚当地,山间的小块牧场是各支军队都要努力控制的战略空间。因此,当战争逐步由零星冲突升级为长期流血,牧民们便被驱赶到临近的山里,演变为武装盗匪集团。

很快,数量剧增的盗匪组织起各自的山地突袭者队伍。他们熟练掌握了野外生存技巧,并以刀剑、标枪、长矛和石头为武器,攻击任何他们看中的目标。相较于依赖固定战场的正规军,这些突袭者在非对称作战方面很有优势。


哈米洛斯之战:加泰罗尼亚人在希腊阵斩万名法兰西大兵

早期山地突袭者们的武器 包括标枪 长矛 砍刀或投石索

坐拥半岛东北部的阿拉贡王国,首先尝试利用和收编他们,成为守护边境防线的天然力量。南方的穆斯林和西面的其他基督教势力,也被迫效仿这一做法,让整个半岛都成为山地轻步兵们的实战演练场。等他们有机会离开故土,才发现自己已练就了让所有人都胆寒的作战能力。

1282年,著名的西西里晚祷战争爆发。阿拉贡军队中的山地突袭者们,搭乘桨帆船战舰开始东征。在海军名将罗杰的指挥下,他们分别在马耳他、西西里和那不勒斯海岸,挫败了法国和那不勒斯人的舰队。大力投掷的标枪,搭配弩与其他远射武器,让仅仅依赖热那亚弩手作战的法国人非常吃亏。大量发生在甲板上的跳帮肉搏,也很少有士兵可以同这些凶悍的山民们抗衡。


哈米洛斯之战:加泰罗尼亚人在希腊阵斩万名法兰西大兵

伴随本国战舰东征的山地突袭者们

当法军在教皇支持下进攻阿拉贡本土,突袭者们又在比利牛斯山脉的羊肠小道内让入侵者心惊肉跳。法国-热那亚联合舰队,也再次被搭载他们的阿拉贡海军击溃。

战争结束后,一些失业的阿拉贡突袭者开始组织自己的雇佣兵公司。1302年,他们在拜占庭人邀请下来到了东地中海。希腊皇帝想让他们能在同样多山的安纳托利亚地区,复刻在西部世界的辉煌战绩。这些阿拉贡佣兵也不辱使命,在数次战役中挫败了包括奥斯曼人在内的突厥势力。他们也逐渐在东方发展出自己的独立军团,在传统的山地步兵外还包括有贵族后裔组成的重骑兵部队,来自海员的弩手和拜占庭人分配给他们的突厥裔轻骑兵。若非因为工资和军纪问题与雇主闹翻,他们可能在小亚细亚战斗更久。


哈米洛斯之战:加泰罗尼亚人在希腊阵斩万名法兰西大兵

14世纪 加泰罗尼亚人成为了拜占庭帝国的重要佣兵

法兰克人的失败殖民


哈米洛斯之战:加泰罗尼亚人在希腊阵斩万名法兰西大兵

十字军后裔建立的雅典公国徽章

在阿拉贡人一路东征的同期,希腊各地依然有存在许多十字军后裔留下的法兰克式国家。由于拉丁帝国与萨洛尼卡王国的毁灭,位于南方的雅典公国就成为拉丁武士在东方的最后要地。但无论他们的国运如何,根本性因素都没有掌握在自己手中。

作为典型的十字军国家,雅典就和当年的圣地同类一样,在表面上实现等级森严的封建制度。居于顶层的统治者,是挑选自法兰西文化区的大贵族后裔。他们的武力和统治中坚,是大量受封东方的贵族骑士。虽然来自五湖四海,但基本上通行法语,并在近乎完全一致的训练模式中成长起来。在他们之下,还有一个来自西方各地的移民团体,包括普通的士兵、商人等职业人群。原本的东正教希腊人,则只能屈居末尾。对此,一直视西欧为野蛮之地的正教人群,显然不会觉得满意。


哈米洛斯之战:加泰罗尼亚人在希腊阵斩万名法兰西大兵

14世纪的雅典卫城山门 被改建成了雅典公国的要塞和宫殿

当然,就和所有的十字军国家一样,雅典公国的经济繁荣仰仗于意大利人。如果没有威尼斯和热那亚的商船航线,那么仅靠贫瘠土地上的几块封地,根本无法养活整个西欧式国家。源自法兰西的骑士制度,完全需要以土地作为财产多寡的计量标准。放到农业产出低下的希腊,肯定会发生严重的水土不服。所以,只有意大利商船带来的繁荣,才能在表面上维系这类征服者国度的“海市蜃楼”。

不幸的是,头脑相对简单的法兰克贵族,往往会忘却以上基本事实。随之而来的自我定位缺失,让他们很容易为并不富庶的土地而消耗太多经历。结果,有限的兵力全被浪费在和十字军同僚、潜在盟友保加利亚人的战斗当中。当各处的拜占庭希腊人开始蠢蠢欲动,他们也不能及时作出反应。若非雅典等地有意大利商船保护,早已像君士坦丁堡和萨洛尼卡那样陷落。东方的生活空间,在地域上限制了需要大片私人采邑的骑士习武。希腊化的靡靡之风,也尽可能快速的使拉丁裔变得腐化而不善战。


哈米洛斯之战:加泰罗尼亚人在希腊阵斩万名法兰西大兵

雅典公国原本在名义上臣属于北方的拉丁帝国

作为解决之道,雅典和所有十字军国家一样,更加依赖招募新的雇佣兵为自己作战。恰巧,小有名气的加泰罗尼亚人因不受欢迎而被碾回了欧洲地区。在随后穿越色雷斯地区的艰难行军中,受到了不小损失。

雅典公爵沃尔特五世便以重金招募他们为自己服务。按照签约时的规定,每个地位最低的步兵都可以获得1盎司黄金。地位稍高的轻步兵则可以挣得2盎司,而装备最好的骑士可以拿到4盎司。


哈米洛斯之战:加泰罗尼亚人在希腊阵斩万名法兰西大兵

山地突袭者在东方战场的装备也日益多样化

违约风波


哈米洛斯之战:加泰罗尼亚人在希腊阵斩万名法兰西大兵

加泰罗尼亚公司武装中也不乏重装骑士

起初,加泰罗尼亚人和法兰克贵族之间的合作非常愉快。6000名加泰罗尼亚雇佣步骑兵,帮助雅典瞬间成为地区一霸。短短半年内,沃尔特的地盘就从原本的攸比亚半岛,扩张到南方的伯罗奔尼撒和北方的帖撒利地区。威尼斯公国、尼西亚拜占庭、塞尔维亚王国和保加利亚汗国,都不敢对其等闲视之。

虽然一年的合同还没有到期,但沃尔特却已经不准备继续供养这支费钱的军队。原因也很简单,贫瘠的希腊并不支持这种以土地为衡量标准的势力扩张。法兰克人需要继续分封地产,慢慢积累财富。因此,沃尔特将大部分雇佣兵直接解散。但还是挑选了他认为最精锐的200名骑士和300名山地步兵,让他们成为自己的采邑封臣。至于剩下的5000多人,则在拒发剩下4个月工资的基础上,要求其立刻走人。就连雇佣兵在历次战胜后所劫掠的财物,也要求一并留下退还。


哈米洛斯之战:加泰罗尼亚人在希腊阵斩万名法兰西大兵

鲁莽而刚愎自用的雅典公爵 沃尔特五世

加泰罗尼亚人自然不可能接受这样的不公平待遇,但也不想同雅典公爵直接开战。由于地盘扩张了近2/3,沃尔特此时已可以召集一支数量庞大的武装。除了不同时代迁入的法兰克骑士,还有拜占庭时代就就留下的村级武装体制。加上通过其他手段获得的雇佣兵部队,足以对突袭者们的孤军形成数量上的碾压。

况且,雇佣兵团内部的突厥裔也和西班牙老兵存在隔阂。双方是在乱世中形成的被迫组合,彼此间多少有着相互猜忌。因此,雇佣兵公司派人向雅典公爵商量。表示自己可以不要剩下的军饷,但也希望公爵安排土地赐予他们。但沃尔特早已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将这个最佳解决方案个直接否决。


哈米洛斯之战:加泰罗尼亚人在希腊阵斩万名法兰西大兵

加泰罗尼亚佣兵在旧主的逼迫下向北暂避

1311年的5月,雅典公爵对麾下各地下达了总动员命令。知道大事不好的加泰罗尼亚人,开始沿着山路向北撤退,尽可能靠近远离法兰克贵族的地方。在经过了底比斯后,全体成员抵达了位于帖撒利南部的哈米洛斯。他们找到了作为战场的理想地点,并准备在此同背信弃义的雅典公爵来个了断。

先前被沃尔特留用的500名公司成员,也在稍微时追踪而来,决定不为一点眼前利益而背弃同胞。但从安纳托利亚跟来的突厥裔骑兵却另有盘算,他们害怕眼前的两伙基督徒合力演习,目的是将他们一网打尽。


哈米洛斯之战:加泰罗尼亚人在希腊阵斩万名法兰西大兵

战场所在的 帖撒利南部地区

经典反骑兵作战


哈米洛斯之战:加泰罗尼亚人在希腊阵斩万名法兰西大兵

加泰罗尼亚人被迫以大量轻步兵硬抗对手的骑士

5月11日,沃尔特和他的大军开始接近加泰罗尼亚人。由于早年曾在那不勒斯等地同阿拉贡军队作战,他非常清楚这些山民的战术优缺点。现在,自恃有大量法兰克-希腊部队的他,已不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当500名留用突击者请求离队时,他甚至用嘲讽的语气鼓励他们快去送死,以便为自己节约采邑封地。

然而,傲慢的公爵并不清楚,原本应该是干旱平原的帖撒利战场,已经被加泰罗尼亚人做了地貌改造。这些突击者利用筑坝,使得附近的河水出现暴涨。同时,几道较为隐秘的壕沟通向了预设战场。这样一来,大量的河水便流经地面,并将不少地方的泥土浸泡变软。对于以骑兵作为主要突击力量的雅典军队,这绝不是一个好消息。加泰罗尼亚人则在这片湿地后的小山丘上列阵。骑士和少量的重装战士居于中心,占绝大多数的轻步兵分配两翼。除了劣质头盔与小型圆盾,他们几乎没有任何其他装备来保护四肢和躯干。


哈米洛斯之战:加泰罗尼亚人在希腊阵斩万名法兰西大兵

战场附近的 基菲索斯河

战役开始后,沃尔特轻率的下令全部骑兵冲锋。700名重装骑士以标准队形展开,策马杀向眼前的4000名加泰罗尼亚步兵。在他们的两侧与身后,还有2000多其他类型的骑兵提供掩护。除了同样来自西欧的军士,还包括新近投诚的希腊裔地方部队。但在能够接触到对手前,他们就受到泥泞地面的阻碍,冲锋速度变得非常迟缓。一些人更是马失前蹄,连同失控的坐骑一起倒地,引起了很大范围的混乱。只有少数人可以同时冲到山坡上,并随即遭到大量的标枪和箭矢齐射。

看准时机的加泰罗尼亚人,立刻发起了排山倒海般的大规模反击。他们三五成群的冲下斜坡,对着惊艳不已的骑士掷出标枪。在远射武器耗尽后,又用随身携带的长矛捅杀失去速度优势的重骑兵。一些人甚至拔出特征的砍刀,对准马脚或骑士铠甲的薄弱部位猛击。冲在最前端的法兰克骑士,很快就因前后人群的夹击而陷入死地。沃尔特本人也在这场大乱中摔倒,并被分不清他是谁的阿拉贡佣兵杀死。更多辅助骑兵却还在不断冲向前方,一直到自己被战友绊倒,或被阿拉贡人以各种武器杀死。出于怨恨,这些山民基本上没有给任何贵族子弟以活命机会。


哈米洛斯之战:加泰罗尼亚人在希腊阵斩万名法兰西大兵

参照加泰罗尼亚人反击的 雅典骑士

原本位于雅典军二线的步兵,这时被迫主动出击来救援己方的精英阶层。但他们同样会受到泥泞地形与战场空间限制,无法将20000兵力一次性铺开。阿拉贡轻步兵在收拾完大部分骑兵后,转而也组成相对密集一些的近战队列,再次以类似的手段进行还击。下马步战的阿拉贡骑士,在这样的环境下很有帮助。他们作为箭头部分,首先承受对方施加的最大压力,为轻装小伙伴们争取足够的反应时间。

由于雅典军队的数量过于庞大,加泰罗尼亚人还是渐渐在步兵激战中步入下风。尤其是在面对大量结成方阵的重装对手时,山地突袭部队的优势已荡然无存。他们被迫与对方在正面冲击中,进入消耗战模式。好在,一直居于观望状态的突厥裔骑兵,在这时终于选择加入战斗。他们在两位指挥官的率领下,从两翼迂回到雅典步兵的侧后方位置。在近距离内射出的重型箭矢,很快让缺乏掩护的对手开始大量伤亡。已经没有骑士中坚的雅典人,就这样在四面合围中出现紊乱,被加泰罗尼亚人杀死大半。


哈米洛斯之战:加泰罗尼亚人在希腊阵斩万名法兰西大兵

雅典骑兵的冲锋 被泥泞地形给大大阻缓

决定性的一战


哈米洛斯之战:加泰罗尼亚人在希腊阵斩万名法兰西大兵

加泰罗尼亚轻步兵用自己的努力 创造了历史

哈米洛斯之战的胜利,让加泰罗尼亚佣兵成为了公国主人。沃尔特的鲁莽行事,让包括雅典在内的大部分城镇都失去了防卫力量。佣兵团在收拾完战场后,几乎兵不血刃的就进入了他们想去的任何地方。他们将阵亡对手的领地、财产和家眷瓜分,并在之后的几十年里统治整个公国。

雅典之战的失败,也让众十字军国家在希腊地区的灭亡倒计时开启。原本在尼西亚帝国收复北部后,他们还能在南方各地守着一亩三分地度日。但大部分贵族与武士阶层的损失,使得封建制国家的架构被直接摧毁。如同历史上的所有十字军国家那样,因为没有扎实的本土基础,中上层殒命就意味着政权和王朝的颠覆。


哈米洛斯之战:加泰罗尼亚人在希腊阵斩万名法兰西大兵

伴随沃尔特公爵而去的还有整个十字军时代

当然,从更大层面来看,哈米洛斯之战也是一个旧时代结束的缩影。依靠封建军功与采邑制度的法兰克式国家,已经难以适应远距离的扩张需求。在诸如希腊之类的边缘地带,他们将首先遇到各类想不到的问题挑战。尽管封建制的后撤与淘汰,还需要经过漫长的时间洗礼,却在14世纪初的巴尔干有了明显迹象。

同时,加泰罗尼亚人的暂时胜利,更是一个新时代开始的象征。骑士绝对统治中世纪战场的年代,正被历史的滚滚洪流所侵蚀。包括希腊在内的巴尔干与东地中海区域,将只剩下意大利商人、拜占庭遗老和突厥化势力这三大对抗因素。他们彼此之间都将进行更多洗牌,但都和法兰克式封建制国家没有太大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