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国士兵烟瘾最大?二战时美军最凶,战后俄军喜提“脏烟灰缸奖”

2019-06-25 14:10:3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阅读次数:

原标题:哪国士兵烟瘾最大?二战时美军最凶,战后俄军喜提“脏烟灰缸奖”

最近一段时间,青年偶像王源和电影《我不是药神》先后因为“吸烟/吸烟镜头”的问题登上了头条,尤其是《我不是药神》,以全片长达16分钟的吸烟片段喜提控烟协会颁发的“脏烟灰缸奖”。

哪国士兵烟瘾最大?二战时美军最凶,战后俄军喜提“脏烟灰缸奖”

对此有人评论说控烟协会咋不给《建国大业》颁个奖?这部电影的吸烟镜头更多;还有人说国外很多战争大片里都会出现士兵吸烟的镜头,虽然外国也有禁烟组织,但也没见人家搞出这么个“幺蛾子”奖项来挖苦电影片方。

哪国士兵烟瘾最大?二战时美军最凶,战后俄军喜提“脏烟灰缸奖”

笔者认为这样的评论多少就带着点抬杠的嫌疑了。在影视作品里减少吸烟镜头,尤其是像中国这样没有电影分级制度的市场内还是很有必要的。事实上,在全世界的发达国家里,如美国英国日本,都在大力度开展“禁烟行动”,与他们相比,我国近年来的控烟力度几乎可以小到忽略不计。

接下来我说说常被大家提到的战争年代里很多士兵包括领导人在内都吸烟,甚至在当下的各国军队里,香烟也是必备的军需品这个问题。

首先必须承认,在所有人精神高度紧绷,士兵们都过着有今天没明天的战争年代里,香烟作为缓解士兵压力的主要“精神食粮”,确实是与军粮地位等同的存在。比如二战期间的美军,香烟的供给量是每个士兵每天一包“骆驼牌”或“好菜牌”香烟;

哪国士兵烟瘾最大?二战时美军最凶,战后俄军喜提“脏烟灰缸奖”

苏联则会按周给士兵们提供一种粗烟叶子(马合烟),然后士兵们自己用美国援助的卷烟纸或者身边随便什么纸张卷一下;

德军比较可怜,鉴于希特勒本人特别讨厌吸烟行为,所以德国士兵每人每天只能得到6根香烟,但希特勒还是严格命令,陆军抽烟也就迁就了,空军士兵绝对不能抽烟;

至于二战期间中国的正规军,那是抽了上顿没下顿,抗战中前期主要依靠一些做卷烟的民族企业的捐献,抗战后期主要依靠美国的军援——与枪支弹药和食品罐头一道,美国还给当时的国府提供了大批的香烟援助;

什么?你问为啥不提八路军和新四军?别闹了,这两支部队只能靠缴获。

哪国士兵烟瘾最大?二战时美军最凶,战后俄军喜提“脏烟灰缸奖”

直到对越自卫反击战时,我军在香烟供给上也无法与二战期间的美军相提并论,那时候云南烟草公司的大重九、红塔山在前线都十分受欢迎,云南烟草公司还因专门为前线部队生产香烟被云南政府授予了“支前先进单位”荣誉称号,但即便如此,供应量还是跟不上消耗量。可见身处炮火纷飞的战场上,香烟对于士兵来说确实具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想想也是,士兵们朝不保夕,今天活生生的弟兄说不定明天就只剩下尸首了。对士兵来讲,唯一可以舒缓神经排解恐惧,让他们暂时忘却现实惨况的恐怕就是一根香烟了。要是这时你去跟他说小心肺癌爱惜健康,用现在流行的一个梗来说就是——您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所以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战争年代里士兵打仗离不开香烟,也是有理可循,有情可原的。

哪国士兵烟瘾最大?二战时美军最凶,战后俄军喜提“脏烟灰缸奖”

但是在和平年代里,再拿部队官兵也能吸烟这个问题来反驳公益组织的控烟行为就不合适了。

我们还是先以美军为例。作为二战中最大的“烟鬼部队”,按理说吸烟应该是美军的传统了,但事实是自从1979年起,美国防部就下发了《反吸毒、反酗酒、反吸烟纲领》,简称“三反”,纲领里最大一条红线就是“在军营内外所有公共场合一律禁止吸烟”。

进入2000年以后,美军还特意增设了健康管理部门,主要任务就是为士兵们提供戒酒控烟相关的引导课程。

我军近年来在这方面也和美军取了取经,在各大军网军报都开设有控烟专栏,以提高基层官兵对烟草控制的关注程度,同时制作发放各类控烟传播材料,有效推动了控烟工作在部队里的进程。

哪国士兵烟瘾最大?二战时美军最凶,战后俄军喜提“脏烟灰缸奖”

而近年来日本自卫队的控烟举措就很人性化了——只要不吸烟,退役多拿钱。看来日本人深谙这么一个道理:再苦口婆心的规劝,也不如直接拿钱砸来的实在。

纵观当今世界各国部队里,在控烟这件事上最没有作为的,大概就是俄罗斯了。

当然,人家根本没也想有作为。

哪国士兵烟瘾最大?二战时美军最凶,战后俄军喜提“脏烟灰缸奖”

在俄罗斯军队的历史上,香烟与伏特加一样,都是必不可少的军需品,虽然新世纪的部队建设不允许他们再以“吨吨吨”的方式狂饮伏特加了,但是香烟的供应却一直存在。这些供应给部队的香烟,军官需要自费选购,士兵则为免费领取。供应的标准是军官每人每天限1盒,士兵每人每天限半盒。

所以,如果要给当今世界各国军队颁发一个“脏烟灰缸奖”的话,那俄军肯定是当仁不让了。

哪国士兵烟瘾最大?二战时美军最凶,战后俄军喜提“脏烟灰缸奖”

总之在吸烟这件事上,现在全世界的大趋势肯定是朝着“消灭烟民”的方向走的,即便是曾经与香烟结下不解之缘的军人们也不能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