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莉娜皇后博物馆的明代瓷器是如何来的

2019-11-17 08:10:5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阅读次数:

原标题:葡萄牙莉娜皇后博物馆的明代瓷器是如何来的

葡萄牙莉娜皇后博物馆的明代瓷器是如何来的


葡萄牙莉娜皇后博物馆的明代瓷器是如何来的

最先从海上进入中国的葡萄牙人,也是最早从海上把中国瓷器带到欧洲的人。

早在达迦马第一次到达印度之时,里斯本就已经了解到瓷器的信息。公元1501年,葡萄牙国王曼努埃尔一世,在写给西班牙国王费迪南德二世和王后伊莎贝拉的信中,就提到在印度的另一侧“有一些仅臣服于一位国王的国家,该地叫做Mal china (印度语Maha-China“大中国”),从那里运来瓷器、麝香、琥珀和沉香……那里精美的瓷器,一件就值上百克努喳多(Cruzado葡萄牙货币)。”

葡萄牙国王曼奴埃尔一世,直接下命令,要葡萄牙舰队购入中国瓷器,这些瓷器,一时成为贵族之间,国家之间最尊贵的礼品。请注意,它不是用品,连国王都舍不得用,只是摆着观赏。不久,中国的瓷器工厂就收到了葡萄牙的来样加工订单,这种来样加工的瓷器,要求在瓷器上,依样绘出某国或某家族的纹章,即徽记。有的也题有订制人的名字,以显专属和尊贵。

欧洲现存最古老的中国来样加工外销瓷器,现在葡萄牙南部贝雅城的莉娜皇后博物馆中,上面刻有葡萄牙文和“1541年”字样。

贝雅古城是葡萄牙南部阿连特茹大区贝雅区的一座城市,也是贝雅区首府。这里拥有众多历史遗迹,莉娜皇后博物馆就是公元1459年修建的圣母修道院,修道院是一座后哥特式建筑。

莉娜皇后博物馆创建于公元1927年,其收藏品有可追溯至恺撒时期的地方展品、中世纪的碑文和纹章;还有几幅十五世纪至十八世纪弗莱芒以及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油画;大礼拜堂中保留了三幅公元1741年的瓷板画;在众多展品中,一件来自中国的瓷器,对于世界和中国瓷器史研究者来讲特别珍贵。

在里斯本的贝伦大发现纪念碑下,有一幅当年南非赠送的大理石拼贴的罗盘地图《葡萄牙发现世界之图》。在珠江口位置上,划有一艘克拉克帆船,旁边刻着“1514年”,也就是说葡萄牙人确信,此时他们已经出现在广东沿海。史载,这一年,葡萄牙船长若热·阿尔瓦雷斯(Jorge Alvares澳门译:奥维士)在屯门登陆,公元1522年,葡萄牙人再叩屯门的大门,被广东海道副使汪鋐赶走。

据明代温州人项乔(公元1493—1552年)的《瓯东私录》记载,葡萄牙人离开珠江口之后, 公元1524年前后,出现在舟山双屿。史载,嘉靖二十七年(公元1548年),明右副都御史朱纨派出军队攻入双屿港,收船塞港。如此说来,葡萄牙人与中国人最初的瓷器贸易,地点应在宁波海域,时间应在公元1524年至公元1548年间。这正是莉娜皇后博物馆收藏的青花碗的时代背景。

莉娜皇后博物馆一楼拐角,专有一个展柜,只放了那件青花瓷碗。柜上贴有葡萄牙文说明牌,大意是:“别碌佛哩的碗——罕见的明代瓷器”“此碗是旧金山的卡斯特罗(1871年—1960年)捐赠的……以纪念和延续记忆,莉娜皇后博物馆特此感谢,1956年11月3日”

那展柜在墙角,三面是墙,一面是玻璃。据有关记录说,全口沿铭文是“EM TEMPO DE PERO DE FARIA DE 1541”,大意是:别碌佛哩,于1541年订制。

这几件瓷器怎么来到了欧洲?

还要再说回朱纨,据朱纨《甓余杂集卷四·三报海洋捷音事》记载:浙江的许氏兄弟与胡胜、胡钰等走私商人“擅造二桅以上违式大船,将带违禁货物下海,前往番国买卖,潜通海贼,同谋结聚,及为响导,劫掠良民者,正犯处以极刑,全家发边卫充军事例,各造三桅大船,节年结伙,收买丝绵、锦缎、磁器等货,并带军器,越往佛狼机、满咖喇等国,叛投彼处。番王别碌佛哩、类伐司别哩、西牟不得罗、西牟陀密哕等,加称许栋名号……”

公元1548年攻下双屿后,朱纨在写给明朝皇帝的这份奏章中,准确地记录了公元1539-1548年之间,马六甲葡人历任“番王”之姓名,其中的别碌佛哩,曾于公元1528-1529年、公元1539-1543年间,两度出任马六甲要塞司令。这个“别琭佛哩”正是“Pero de Faria”的音译(今译为:佩罗·德·法里亚)。也就是说,收藏在贝雅的这件瓷器是别琭佛哩第二次出任马六甲总督时,通过双屿向中国内地瓷窑订制的。

这件青花碗,直口双耳,碗底图案为胡人献宝一类题材,碗外骑马的人物,似手持状元帽,或许是状元及第图,口沿有西洋铭文与年代。据了解,它是目前存世三件同类青花碗中的一件,另一件在那不勒斯,还有一件在伊斯坦布尔的托普卡比宫。

那不勒斯的青花碗,内壁口沿一周也题有“EM TEMPO DE PERO DE FARIA DE 1541”,碗心装饰为马六甲海军少校安东尼奥·德·阿布雷乌(António de Abreu)纹章。托普卡比宫收藏的青花碗,是撇口墩式碗,碗内沿一周题“PEMTEMPO DE PERO DE FARIA DE 541”,碗心绘葡萄牙皇室纹章,外腹饰葡萄牙皇室纹章和浑天仪。

纹章瓷上的纹章,诞生于12世纪中叶的欧洲战场,当时在盾牌及护甲外袍上均绘有独特图样,以辨敌我。后发展成君主、贵族的家族纹章。先是绘于欧洲陶器上,后来升级到中国订制瓷器上。

此碗上的浑天仪,是葡萄牙皇家专属标识。它是由葡萄牙国王约翰一世(Joo I de Portugal,1385-1433 在位)与兰卡斯特 (Lancaster)家族联姻后,由英国引进。曼努埃尔一世与约翰三世均沿用这一代表王权的标识,因此,绘制有浑天仪的订制瓷器与葡萄牙国王有密切关联。

这三只青花碗都有铭文“PERO DE FARIA DE 1541”。这位“别琭佛哩”,也是阿布雷乌的指挥官。当年葡萄牙人是通过马六甲的中国商人偷偷在中国大陆订制瓷器。关于最初的中间商,有人认为,是活跃于马六甲的商人火者亚三。公元1517年,他曾作为翻译引领葡萄牙使团进入中国,据接待葡萄牙使团的广东按察司佥事顾应祥(江西为官)《静虚斋惜阴录》载,此人“乃江西浮梁人也,禀称此乃佛郎机国遣使臣进贡。”(浮梁即景德镇)。最早葡萄牙订制瓷器,或由他所开创。

国外关于葡萄牙人向中国商人订制瓷器的记载, 最早出现于公元1528 年, 惹尔日·卡布拉尔 (Jorge Cabral)由马六甲发回里斯本致国王的信中,他说:“我向一个来到此地的中国船长,为殿下订制了几件,他把瓷器带来了,可是,不是我想象的那种。当我回去以后,殿下就知道是什么样子了。”此信透露的瓷器信息:订制者为葡萄牙远东军官;是为葡萄牙王室订制;订制地点是马六甲;订制瓷器的出品,与其设想有所出入。

这三只青花碗的足底,皆有假冒“大明宣德年制”(公元1426-1435年)双圈年款,此款可能是景德镇民窑为了提高产品的品牌价值而假冒,而“别琭佛哩1541年订制”的铭文,显然是将别琭佛哩摆到了极为尊贵的位置上。所以,这些身份与身价特殊瓷碗,几百年来,几经王宫贵族流转,保留至今。

这几件刻有东西洋年款的青花碗,一直被定义为:欧洲现存最古老的中国来样加工外销瓷器。实际上,葡萄牙的一个基金会,还有一件青花水瓶,上面绘有浑天仪,推测订制时间在公元1520年左右,不过,没有年款。

此外,比“别琭佛哩”公元1541年订制青花碗时间再晚些,还有十件存世的青花玉壶春瓶。此瓶肩部皆书有葡语铭文“ISTO MANDOU FAZER JORGE ALVRZ NA ERA DE 1552 REINA”,意为“1552年为惹尔日·阿尔瓦雷斯订制”。据《广东通志》记载,嘉靖三十二年(公元1553年)“舶夷趋濠镜者,托言舟触风涛缝裂,水湿贡物,愿暂借地晾晒,海道副使汪柏徇贿许之……”此时,葡萄牙已在澳门落脚,贩卖瓷器和订制瓷器已步入“正轨”,后来进入欧洲的青花碗,也就无法与“别琭佛哩”的青花碗相提并论了。

(本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