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秦始皇统一中国的风水之谜

2020-06-01 08:10:3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阅读次数:

原标题:揭开秦始皇统一中国的风水之谜

秦公陵园前宽阔的西汉水上游流域,是秦人繁衍壮大的根据地。

礼县红河、盐官一带的古西犬丘地区,曾是秦人早期的都邑所在。西汉水源头,有两个相接成“丁”字形的条状河谷盆地,一是盐官川,二是红河川。红河川北隔一道山岭,还有天水的耤河川。这里气候温润,植被茂盛,土地肥沃,宜农宜牧宜生养,是天然的农牧场所,是上苍给予秦人的厚赐。秦人先祖正是靠这两个宽广富饶的河谷盆地起家,展开由西垂发祥、到雍城发展、在咸阳壮大进而灭掉六国、统一全国的历程。

七马奔槽


揭开秦始皇统一中国的风水之谜

在秦人的发展史上,马作为基本的动力使役,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从立国到统一战争,马起到了难以替代的作用,马成为秦人的骄傲和象征。

西垂秦公陵园,有与马相关的风水元素吗?有。

大堡子山东南约30余公里,有马家大山,东西展布。逶迤西北约3公里,起马台,北接4条粗壮的小山梁,构成马车。马车北上6公里,山地大幅度展开,7条山梁向北分出,齐聚西汉水南岸,其正面较马车宽逾10倍,达20公里。风水上,这是典型的七马奔槽。

槽,即西汉水上游河谷。像是早就等待着这一刻的到来,大堡子山主人一声令下,大军启动,七马纷出,乘坐指挥员的马车押后。这又是奇异的七马奔槽,其含义远不止于常马驰逐。

由马家大山发出的马,层次分明,前后有序,尊卑有别。七马自山上宽正面呼啸而下,是为天驷出厩;位在高原,马车于山坡上驰骋,又为天马驰阪。


揭开秦始皇统一中国的风水之谜


揭开秦始皇统一中国的风水之谜

天驷出厩(载《玉髓真经》) 天马驰阪(载《玉髓真经》)

天马驰阪

与圣人孔子尼山的驰原之马不同,马家大山有的是高原马群,大别于平洋独马。天驷出厩、天马驰阪,风水术均主大贵,发达速。

天驷出厩者,土星如厩马出平地也。厩马成群,出土山,落平地,为成群之马,故曰出厩。天马驰阪者,马在山坡之上,驰骤而下也。前图主大贵,而厩马成群者,不必自为牧养。后图主大贵,而达速者,马从峻坂而下,其势疾速,人力所不能制而止之也。二格皆土星出旺气而为马,力量轩昂,故贵气亦重。

天驷、马车,区别在台;出厩、驰阪,别在有车还是马院。同为高原之马,若至秉麾方面,裂土封侯,非有马院者不达。马家大山七马集于西汉水南岸,有马院,是为出厩。驰阪有四数之限,用于车仗。马家大山前马台,四马在高山拥下,又为驰阪。既备出厩又兼驰阪之象,天驷为驰阪天马所驱使,风水显示,这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马队,是一支有组织、有指挥、具相当战斗力的军队,非一般散骑游勇、乌合之众可比。它的拥有者,必擅征战逐鹿,贵至分茅胙土、至尊无上的地位。


揭开秦始皇统一中国的风水之谜

马家大山同为西秦岭山脉,在朱圉山龙脉结作的最后时刻,以应砂的辅助姿态出现,隔河相望,遥为呼应,共同回朝秦公大墓,给予了龙脉以赤诚有力的支持。与此同时,礼县南部的龙王山支脉,由西汉水东出发,溯水而上,向东北分支,两条山脉东至漾水河西,止于西汉水南,与马家大山互为犄角。

马以草为食,草因水而茂。马山多见,宜水、草养之。否则,无水缺食之马,跃进乏力,奔袭难继,不至显赫。故槽于马尤重,池塘次之。秦公墓前经千万年流水冲刷留下的一条深深的河谷,活生生就是一条马群齐集饮水的天设长槽,吸引着八方之马围拢过来。

这是一个马的世界。南有龙王山发脉之马,东南有马家大山马群,北有朱圉山南下之马,群马奔向同一个目标,同时聚首西汉水。马出现的方位不同,贵贱有别。在三个不同方向的马队中,尤以东南方位马家大山发出的离明马群为主、为贵。

七马奔槽,不论偏正,富贵兼备。列于正前,预示所主之人与马有缘,因马富贵。


揭开秦始皇统一中国的风水之谜

历史上的秦人,擅养马是出了名的。地处西北游牧区,秦人祖先以养马起家,伴随着马的繁衍壮大,驭术得以超群绝伦,马匹和车仗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而当秦之世,又以“车千乘,骑万匹”的规模,横扫六合。

西汉水上游河谷盆地,山奇水秀,自古以来植被茂盛,风吹草低,是一个十分适宜养马牧马的地方,秦人就在这里集马驯马,作好战争准备,给征战提供大量高品质的高原马。

礼县东南部为重切断土石中山区,海拔1100——2100米左右,整个陇南山地,海拔在1000米以上。在这种海拔高度上牧养的马匹,肺活量大。而高原马到了海拔不足400米的西安及渭河、黄河汇水处古战场,其奔跑能力又要大大增加。

七马奔槽,天驷出厩驰阪,作为西垂秦公陵园的主要风水元素之一,其对于秦人的影响是极其深刻的。

秦人爱马、识马、懂马,与马结下深厚的情结,对马匹的器重和喜爱,贯穿了秦社会的始终。秦人600余年(从秦仲元年至始皇统一中国)的历史,马一直是君王所爱,马铸就了秦人尚武、进取的民风,为社会发展进步作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强盛的国力、剽悍的种族、锐利的兵器和精良的马匹,成了秦人由西往东攻伐扩张的法宝。可以说,秦人的兴起得益于马,秦人立国依靠的是马,统一六国更是离不开马。当中原诸侯王国还沉迷于步兵作战的时候,秦人的隆隆战车以无法阻挡的攻势,朝着一统天下的目标滚滚而来。

龙王捍门

与马家大山马群势成犄角的龙王山支脉,除了因应马群外,其对于大堡子山秦公大墓的特殊形态与不同作用,颇值一提。

位于礼县江口乡东北约5公里的龙王山,如一座香炉般矗立在礼县南部西汉水左岸。实际上,这是一座幞头山。


揭开秦始皇统一中国的风水之谜

龙王山

幞头,一种头巾,亦名折上巾,又名软裹。因幞头所用纱罗通常为青黑色,故也称“乌纱”,俗称“乌纱帽”。


揭开秦始皇统一中国的风水之谜

乌纱帽示意图

风水上的幞头山,为开肩土星,中高两傍肩低,类似于乌纱帽。《地理人子须知》曰:“幞头,其为物既加于人首,固为贵矣。矧非人臣面君不敢戴,尤为最贵重者也。”穴前见有此砂,欲其方正端严,不倚斜,不破碎,方为合格。有此形者,多是大贵之地。上格龙,主王侯烈士,公孤极品,世享爵禄。即使中格龙,亦主方面大臣,富贵有声。

龙王山与右岸的高大金星相对峙,是礼县的重要水口山,也是秦公大墓结作后下水口的第二道横拦关锁。水口之间两山对峙,水从中出,如门户之护捍,居秦公大墓西南坤位,为典型的捍门山。捍门之砂,最喜成形,如日月、旗鼓、龟蛇、狮象等状,有数重捍门者,必结禁穴;一重二重,亦主王侯后妃宰相状元之贵。若捍门外又有罗星,尤为奇特。经云:“捍门之外有罗星,使作公侯山水断。”

先有龟蛇等形交锁水口,再有象征王侯、公爵的幞头山与高大武星相夹,强劲镇守,证得其内必有宫禁重地。大堡子山秦公大墓有此,足矣。

玉釜专享

龙王山贵重异常,一山多用,还是秦公大墓最虔诚的应砂。挺然卓立于水边后,面向东北,随即展开了声势浩大的进军。约18公里,到达与大堡子山咫尺相望的西汉水南岸,一脉俨如半月,向大堡子山绵密包裹过去,其余三脉继续往东北,止于西汉水、漾水河交会处的三角地带。

如果说,龙王山在大堡子山南部延展的4条山脉中,东北3脉是外应,以障补龙脉右翼不足,那么,靠穴一脉就是贴身的近侍和护卫。在长达3公里大于半圆的拥抱中,又可分为两个部分。靠西一段是一座弯抱的华盖,一顶官帽,中高旁低。帽山与蜿蜒流淌的西汉水一道,有效消减秦公墓右砂直指南方的煞气,彻底遏止住大堡子山南倾势头。一硬一软,柔若无骨的帽山面北体现出极度的顺从。凶狠的秦公墓右砂,被软绵绵包裹过来的帽山大弧度绕抱,近百里南下的余曜顿时没了脾气,消解得无影无踪。东面一段,则如一座圆塔突起,座落在西汉水南岸,并尽可能地向北延伸,与秦公墓左青龙砂共同构成两扇厚重万分的门户。

近距离靠拢的龙王山支脉,还是大堡子山最贴身、最有力的护砂。虽然中隔一水,但一点也没有产生距离感,反而是一道奇妙的润滑剂。两山缠绵交媾,一刚一柔,一阴一阳,水乳交融,其胶着和合状态,简直是天衣无缝。


揭开秦始皇统一中国的风水之谜

秦公墓白虎砂

东段包裹秦公墓穴前的砂首,因其圆得实在出奇,当地人称之为圆顶山。和高耸独立的大堡子山相比,圆顶山平缓得多。像是臣属隔河仰望着主人,又仿佛是主人爱不释手的一个物件。风水上,这是一座典型的玉釜。釜山宽大圆润,穴前应之,河水绕之,分外贵重,非王公侯爵不配享。

釜,炊器,敛口,圜底,或有两耳。风水上,釜属金,为武星,有此必专方面,守藩镇,而以功名显。釜作官星当门户,主封侯节相,不到朝堂。经云:“家财巨万统千兵,世世儿孙为守土。”


揭开秦始皇统一中国的风水之谜

圆顶山

圆顶山——釜山,由龙王山幞头发脉,数十里奔行的尽结之处,作为秦公大墓的守护门神,事实上也最终成为秦国君主赐予为其守土不到朝堂的公室贵族们的安葬之地,亦算是葬得其所了。

马帽文武

大堡子山东面数公里距离上,马山、釜山、华盖峰逐次出现在西汉水南岸,极为难得。张子微曰:“马帽文武,名振(震)当代。”前砂有马山、华盖峰同时出现在水边,不论文武,必名震当代,何况三物并陈于前,专供享用伺候。强秦立于诸侯间并最后吞灭六国,马帽、玉釜近身傍侍,弭患补缺之功尤不可没。


揭开秦始皇统一中国的风水之谜

图为《玉髓真经》关于“马帽文武”的论述。

天门开,地户闭,水口关锁,吉贵之象。按杨筠松九星水法,酉山卯向的秦公陵园,正面辅弼水来,正后禄存水去,右有贪狼水来,左后武曲水缠,均为吉水。诗曰:“辅弼水来最高强,房房富贵福寿长。贪狼水来照穴场,人口千丁发众房。武曲水来发众房,世代为官近帝王。禄存水去大吉昌,富贵荣华归长房。”

话虽如此,西汉水来去竟同在一条直线上,大堡子山的正面与背后,水来卯去酉,虽然中间经历一段曲折,但距离极短,穴前正面朝来,穴后对正牵去,为盗水无疑。让人隐约感到一丝不安,总担心身后有什么诡秘与不祥的变故突然降临。

杨公水法多有不验,须参详其他风水因素,综合论定。风水宝地中,大吉常伴有大凶。这并非是混淆吉与凶的界限与标准,模棱两可,而是风水中吉与凶的元素在一定条件下可以相互转化。当吉中含凶的预示被后续风水或其他因素再次加以作用时,凶祸便会实际发生,西垂陵园正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