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级博物馆不懂繁体,题错字,你看错了吗?

2022-03-30 02:17:0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原标题:国家级博物馆不懂繁体,题错字,你看错了吗?

国家级博物馆不懂繁体,题错字,你看错了吗?

众所周知,陕西作为古都有着悠久的历史,遍地是文物。近年来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积累了几十万件文物资料,这么多考古成果得有个地儿给人民群众展示,于是经过国务院批准,在陕西省西安市建了一座国家级博物馆——陕西考古博物馆。因为它是国家级博物馆,所以名字中没带“省”字。

据了解,陕西考古博物馆2019年9月开工建设,历时多年终于完工,最近要隆重开馆了。这不博物馆的题字名已经制作完成展示出来了。

国家级博物馆不懂繁体,题错字,你看错了吗?

▲著名考古学家石兴邦先生题写的馆名

博物馆的题字作者为考古学家、半坡文化的发现者、陕西考古研究所所长石兴邦。书法题字为楷书,其既有颜体的宽博,也有着篆籀体的厚重,金色大字刻于巨大的石碑上,表现出作者深厚的书法功力,可谓是相得益彰。

不过眼尖的书友发现,陕西考古博物馆门口几个大字中陕西的“陕”字写错了。

国家级博物馆不懂繁体,题错字,你看错了吗?

在繁体字里,陕西的“陝”里面是两个“入”字,而现在的招牌里“陝”被写成了“陜”,里面是两个“人”字,读作“xia”,字义同狭窄的“狭”。

精微堂主经过查阅发现,“陕”字的确写错了,可是并不是错在这里,而是错在简化和俗字混用,

写出来的字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一个字

“㚒”(shan)字中间两边是“入”,意为“把东西夹藏在怀中”;两边是“人”,则是另一个字“夾”,义“公然持人”。

国家级博物馆不懂繁体,题错字,你看错了吗?

“阜+㚒”为“陝”,简化为“陕”;“阜+夾”为“陜”(xia)。

“陝”(入)为地名,古虢国王季之子的封地。周朝为周公、召公分陝(陕)之地,陝(陕)西归召公。

国家级博物馆不懂繁体,题错字,你看错了吗?

“陜”(人)为“山隘”,俗可作“陕”。

按整体题字看,想把“陕”字写成繁体字,写成“陝”(入)和“陜”(人),都可以。结果,写成了简化“陕”(有下面的一横)和“陜”(有中间两边的人)的混合体。、

除了读音和字形不同之外,这两个字在意思上也相去甚远。

这一点可以从文字学的角度来解释。

陕西作为文化大省文化类场所的名称多以书法题字出现,且书法题字中的“陕西”两字多写为繁体,无独有偶,因写错繁体“陕”字,“陝”(入)和“陜”纠缠不清而翻车的不止一家。

细心的网友发现,位于汉中市的

陕西理工大学

,早在2013年就犯了同样的错误,并且直到2016年升为大学改名后才修改过来。

国家级博物馆不懂繁体,题错字,你看错了吗?

▲陕西理工学院以前的校门 图源网络

国家级博物馆不懂繁体,题错字,你看错了吗?

▲2016年升大后已将错误改正。图源网学校官网

因为类似的错误,陕师大官方曾经专门做过解释:“我校校名采用的是鲁迅体,“陕”字写法摘自鲁迅1924年来西安讲学时的日记,为鲁体原字。另外我校于赓哲教授考证,古人写字有异体字,宋代集韵中的陕字与校名中的一致”。

国家级博物馆不懂繁体,题错字,你看错了吗?

▲修改之前的校名

然而,不知是什么原因,陕西师大的解释在网上引起争议后不久,陕师大还是将校名繁体中的“陜(xiá)”更正成了“陝(shǎn)”。

国家级博物馆不懂繁体,题错字,你看错了吗?

▲修改后的“陝”还算是鲁迅原字吗?

同样的错误还有陕西艺术职业学院犯过,修改之前和修改之后的校名明显是不一样了

国家级博物馆不懂繁体,题错字,你看错了吗?

国家级博物馆不懂繁体,题错字,你看错了吗?

有错能改善莫大焉,学校作为教书育人的地方,这三所学校的行为值得点赞。

“陜(xiá)”和“陝(shǎn)”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字,就因为长得像是双胞胎,所以让人傻傻分不清。

不过中国汉字作为祖先留下的宝贵遗产,有着完整的学科传承,字应该怎么写,怎么读,有着非常严谨的一面,绝对不能乱来。投过书法展的书友可能很清楚,无论是国家级展览还是省级展览都有一个独立的考察环节——文字审读。

简单说,就是你的书法作品除了有扎实的技法和独特的想法外,还不能有一个错字。包括繁体、异体字都要有出处和规范的用法。假如繁体书写不规范,异体字书写没有出处,即使作品再精彩也会被评委pass掉。

现实中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在此就不一一列举了。文末附上书法创作常用繁体对照表,收藏转发,平时多看看吧。

(一)表:外表、儀表、表示、表親;

(二)錶:手錶、鐘錶。

(一)卜(bǔ):占卜、卜辭、前程未卜;

(二)蔔(bo):蘿蔔。

(一)丑:子丑寅卯、丑角、姓;

(二)醜:醜陋、醜惡、醜聞、醜態。

(一)虫(huī):長虫;

(二)蟲(chónɡ):昆蟲、毛蟲

“虫(huī)”为“虺”的本字,指毒蛇。《山海经·南山经》:“羽山,其下多水,其上多雨,无草木,多腹虫。”“腹虫”即“蝮蛇”,不能写做“腹蟲”。

(一)丑:子丑寅卯、丑角、姓;

(二)醜:醜陋、醜惡、醜聞、醜態。

(一)淀:白洋淀、茶淀、荷花淀;

(二)澱:澱粉、沉澱、積澱。

“淀”指浅的湖泊,多用于地名;“澱”多指沉淀。

(一)斗:車載斗量、煙斗、北斗星、斗室;

(二)鬥:鬥智鬥勇、爭鬥、鬥雞、鬥牛。

“斗”指盛酒器,如《诗经·大雅·行苇》“酌以大斗,以祈黄耈”,也作为容量单位和星宿名。而“鬥”则多指打斗和比赛,也可写做“閗”“鬬”。

(一)丰:指草生长得茂盛,也可形容美好的容貌和姿态,如《诗经·郑风·丰》“子之丰兮,俟我乎巷兮”,用于丰采、丰姿、丰韵等;

(二)豐:“豐”有“富足”和“大”的意思,可以形容各种事物,如“豐富”“豐滿”“豐城”“豐收”。

(一)谷:山谷、進退維谷、姓;

(二)穀:五穀豐登、稻穀。

“谷”指山谷;“穀”本是庄稼和粮食的总称,后引申出俸禄、养活、善、好的意思。如《诗经·陈风·大车》“穀則異室,死則同穴”,《左传·成公四年》:“豈不穀是為?”。

(一)后:皇后、皇天后土、后稷、后羿、后黨;

(二)後:後面、落後、後代、後人

在古代“后”和“後”是两个字,“君王”“君王的妻子”两个意义都不写做“後”。而“先後”“前後”的“後”,也很少写做“后”。

(一)胡:胡琴、胡椒、胡鬧,姓;

(二)鬍:鬍鬚

(一)划:划船、划槳;

(二)劃:刻劃、劃分、計劃、謀劃。

在古代“划”和“劃”是两个字,“划”指拨水前进;“劃”包含割开和筹划两个义项。表示割开、分开义时,不可写做“划”。

(一)几:茶几、几案、窗明几淨;

(二)幾:幾乎、幾個、所剩無幾。

(一)卷:卷次、卷宗、讀書破萬卷、試卷;

(二)捲:風捲殘雲、捲尺、捲煙、捲土重來。

(一)据:拮据;

(二)據:占據、據點、根據、證據。

(一)克:克勤克儉、克服、克己復禮、千克;

(二)剋:攻剋、剋期、剋敵、剋復、剋食。

(一)困:困苦、圍困、困難、困乏;

(二)睏:睏倦、睏覺。

(一)里:鄰里、鄉里、公里、里弄;

(二)裏:表裏、裏面、城裏、這裏。

“裏”是形声字,形符是“衣”,声符是“里”,表示衣服的里层,引申为里面、内部等义,如《左传·僖公二年》“表裏山河”;“里”在古代是一种居民组织,引申为街坊、家乡、长度单位等,如江淹《别赋》:“離邦去里。”

(一)帘:酒帘;

(二)簾:窗簾、門簾、垂簾聽政。

“帘”仅指酒家、茶馆的幌子,如李中《江边吟》“閃閃酒帘招醉客”;“簾”则泛指以竹、布等制成的遮蔽门窗的用具,如刘禹锡《陋室铭》“草色入簾青”一句中,“簾”不能写做“帘”。

(一)蔑:蔑視;

(二)衊:污衊、誣衊。

“蔑”指细小、轻微之意;“衊”指污血之意。

(一)面:面孔、當面、表面、反面;

(二)麵:麵粉、麵條、麵包。

(一)辟(bì):復辟、辟除;

(二)闢(pì):開闢、精闢、闢謠、闢邪。

(一)朴:朴(pō)刀、姓(音piáo);

(二)樸:樸素、樸學、樸實、淳樸。

“樸”指未经加工成器的木材。

(一)仆:前仆後繼、仆地;

(二)僕:僕人、僕從、公僕。

“僕”指仆人、奴仆,引申为对自己的谦称,司马迁《报任安书》“僕非敢如是也”一句中,“僕”不能写做“仆”。

(一)簽:簽字、簽訂、簽發、簽注;

(二)籤:書籤、牙籤、抽籤、浮籤。

“簽”与“籤”比较容易区分:“簽”用作动词;“籤”用作名词。

(一)曲:彎曲、曲折、戲曲、曲調;

(二)麯:麯酒、麯蘖。

(一)确:确犖;

(二)確:的確、確實、確證、確信、確守。

“确”作土地贫瘠解时,同“埆”,如左思《吴都赋》“庸可共世而論巨細,同年而議豐确乎”。在古代,“确”还有较量的意思,如《汉书·李广传》“數與虜确”。“確”指真实、坚定,也可写做“塙”和“碻”。

(一)舍:宿舍、房舍、舍下、寒舍、館舍、雞舍、舍人、舍弟;

(二)捨:捨棄、施捨、取捨、捨得。

(一)术(zhú):蒼术、白术、莪术;

(二)術(shù):技術、學術、數術、術語、戰術、武術。

指各类中草藥时,作“术”,不能写做“術”。

(一)松:松樹、松明、松鼠、裴松之(人名);

(二)鬆:鬆散、蓬鬆、放鬆、輕鬆。

(一)涂:涂水(水名)、涂月(農曆十二月)、姓;

(二)塗:生靈塗炭、塗改、泥塗、糊塗。

(一)凶:吉凶、凶信、凶年;

(二)兇:兇惡、兇狠、兇頑、元兇。

在古代,“凶”和“兇”是两个字。“凶”指不吉祥、庄稼收成不好,凶恶等意思;“兇”指恐惧而骚动、凶恶等意思。两个字在“凶恶”的意义上可通用,其他的意义上均不相通。

(一)咸:少長咸集、咸池(日入之地)、咸豐;

(二)鹹:鹹菜、鹹味。

(一)向:向前走、向來、姓;

(二)嚮:風嚮、人心嚮背、相嚮而行、嚮曉雨止。

(一)叶:叶韻;

(二)葉:樹葉、中葉、一葉扁舟、姓。

“叶” 音xié,表示和洽的意思时,不能写做“葉韻”。

(一)余:余(代词“我”)、姓;

(二)餘:業餘、多餘、餘黨、餘生、餘年。

“余”与“餘”在古代汉语中是两个字。“余”为第一人称代词“我”,而“餘”表示多余的和零数,也表示以后、以外,如胡曾《题周瑜将军庙》:“庭際雨餘春草長。”

(一)郁:濃郁、馥郁、郁烈;

(二)鬱:蔥鬱、鬱結、鬱悶。

“郁”表示香气浓厚;“鬱”形容草木茂盛或忧愁集结于心。

(一)御:駕御、御賜、御用、御批;

(二)禦:抵禦、禦寒、禦敵。

“御”指驾驭、掌控、侍奉、进献等,在上古时也有抵御的意思,后写做“禦”。“禦”多用于防御、抗拒义,但在“侍奉”“进献”“与皇帝有关的事务”等意义上,只能写做“御”。

(一)云:子曰詩云、人云亦云、歲云暮矣;

(二)雲:雲彩、雲霧、煙雲供養。

在古代,“云”是“说”和“如此、这样”的意思,也作语气词,上述义项都不写做“雲”。

(一)征:遠征、征伐、征程、征和、征途、征人;

(二)徵:徵兵、徵聘、象徵、特徵、徵求、徵稿、徵候、徵收、徵兆、徵召。

“徵”,另读zhǐ,为五音之一,不可简化作“征”。

(一)制:節制、制度、控制、制止、學制、制誥;

(二)製:製造、煉製、製衣、製裁、製藝。

(一)致:致力、致敬、致謝、致函、致使、招致、大致、興致、景致、別致;

(二)緻:細緻、工緻、緻密、精緻。

(一)筑:擊筑、筑水(地名);

(二)築:建築、築造。

“筑”为古代乐器名,《史记·高祖本纪》“高祖擊筑自為歌詩”一句中,“擊筑”不能写做“擊築”;而在表示“築牆”“修築”等义时,也不能写做“筑”。

其次,用一个简化字替代多个字:

(一)干:干戈、干涉、若干、干支、干謁、干犯、江干;

(二)乾:乾燥、乾淨、乾杯、乾著急;

(三)幹:幹部、幹吏、箭幹、骨幹;

(四)榦:枝榦。

古代“干”“乾”“幹”是完全不同的三个字,各不相通。在古书中,“乾濕”的“乾”,“樹幹”的“幹”,都不写做“干”。“幹”和“榦”在“樹榦”的意义上通用,但“才幹”的“幹”,一般不写做“榦”。

(一)台:三台、天台(山名)、兄台、台鑒、姓;

(二)臺:亭臺樓閣、舞臺、燈臺、窗臺、一臺戲;

(三)檯:寫字檯、梳妝檯;

(四)颱:颱風。

“台”有两读,读yí时有“我”“何”“愉快”等意义,如《尚书·说命上》:“朝夕納誨,以輔台德。”读tái时是星宿名,也当作敬辞使用,如称呼对方为“兄台”,写信时“某某台鑒”等,“台”用作以上义项时均不能写做其他形体。

(一)系:系統、派系、直系、體系、世系;

(二)係:關係、干係、確係、聯係;

(三)繫:繫馬、繫結、維繫。

“系”“係”“繫”三字在“拴绑”和“连接”的意义上可通用。但“世系”“系统”的意义上写做“系”,不写做“係”和“繫”;在“关联”的意义上写做“係”和“繫”,不写做“系”。“係”在古白话中还可用作“是”,如“……实係此人”。

(一)于:于飛、于思(sāi)、于役、于歸、于闐、單于、姓;

(二)於:問道於盲、青出於藍、見笑於大方之家、勇於、善於、姓。

“于”和“於”为同义词,《诗经》《尚书》《周易》多作“于”,其他书多作“於”。有些书(如《左传》)“于”“於”并用。“于”常用于地名之前,其余写做“於”。当动词词头作“于”,叹词作“於”,则不相混。动词词头如《诗经·周南·葛覃》“黃鳥于飛”,叹词如“於乎(wūhū)”、“於戏(wūhū)”(同“呜呼”)。

(一)只:(句末语气词)母也天只,不諒人只;

(二)隻:一隻、船隻、形單影隻、隻身、隻言片語;

(三)祇:祇林、祇陀、祇宫、祇知其一,不知其二。

在古代,“只”和“隻”是两个字,“隻”是量词,不能写做“只”;“只”作句末语气词,表示感叹,也有“仅仅、只有”的意思,在这个意义上宋代以前多写做“祇”“秖”“衹”。

第二类:用一个简化字代替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繁体字:

(一)沖:沖茶、沖喜、沖人(指幼童)、韶山沖;

(二)衝:衝動、沖擊、要衝、衝风(指暴风)、衝鋒陷陣。

“沖”表示向上冲、空虚、谦虚等意思,故《韩非子·喻老》“雖無飛,飛必沖天”,《老子》“大盈若沖”,《三国志·魏书·荀彧传》“謙沖節儉”等句中,“冲”的繁体字均写做“沖”。“衝”本义为交通要道,后延伸出“冲击”等义,如《汉书·郦食其传》“陳留,天下之衝”,屈原《九歌》“衝風至兮水揚波”等句中,“冲”的繁体字均写做“衝”。

(一)發:發達、出發、發配、發奮、啟發、揮發;

(二)髮:頭髮、毫髮、結髮、髮妻。

“發”与“髮”较易区分,“髮”是头发的意思,而“發”指发射、发放、出发、开掘等义。

(一)復:往復、復辟、復旦、復習;

(二)複:重複、繁複、複雜。

“複”本指夹衣,也表示“重复”的意义;“復”表示回来、恢复、回答、报复、免除赋税徭役等义。“複”表示“重复”义时也可写做“復”,但“復”表示回来、回答、报复等义时,不可写做“複”。如屈原《九章·哀郢》“至今九年而不復”,《史记·高祖本纪》“沛幸得復”等句中,“复”的繁体只能写做“復”。

(一)獲:捕獲、獲得、獵獲、獲獎、獲勝;

(二)穫:收穫。

捕获人或鸟兽写做“獲”;获得农产品写做“穫”。有时表示“农业收成”也写做“獲”,但表示“捕获”义不可写做“穫”。

(一)盡:盡力、前功盡棄、盡善盡美、窮盡;

(二)儘:儘管、儘快。

“盡”表示完全、全部、尽量、达到顶点的意思,如孟郊《投所知》:“盡美固可揚,片善亦不遏。”“儘”表示任凭的意思,不可写做“盡”。

(一)歷:歷史、來歷、歷險、歷代;

(二)曆:日曆、曆法。

(一)纖(xiān):纖細、纖塵、纖巧、纖弱、纖維;

(二)縴(qiàn):縴夫、縴繩、縴手。

“纤”由音义俱不相同的“纖”和“縴”简化而来,故由简转繁时要予以区分。

(一)壇:天壇、祭壇、花壇、設壇、論壇、體壇;

(二)罎:酒罎、罎子。

“壇”指土筑的高台;“罎”指坛子,还可写做“墰”“壜”“罈”。

(一)須:必須、須知、須臾;

(二)鬚:鬍鬚、鬚眉、鬚鯨、鬚髮。

“須”本来就有胡须的意思,如《史记·高祖本纪》“美須髯”,后用“鬚”来承担和胡须有关的义项。而在等待、必须、需要、须臾等意义上,均不可写做“鬚”。

(一)臓:心臟、內臟;

(二)髒:髒話、肮髒。

钟:

(一)鐘:時鐘、鐘錶、鐘點;

(二)鍾:鍾意、鍾情、鍾愛、姓。

此外,还要特别注意姓氏的简化对应,如范、姜、种、岳、于等姓氏,是没有繁体字的。“苏”姓的繁体字是“蘇”,又要与“囌”(嚕囌)字相区别。“蘇”用作“蘇醒”义时,亦可写做“甦醒”,但不能反过来将“蘇東坡”写做“甦東坡”。“万”在复姓“万俟”(音mòqí)中,并无对应的繁体字,但作姓氏wàn时,它的繁体字是“萬”。

在书法创作时,我们对于简繁转换应该慎重,尤其对常用到的干支纪年、姓氏等更要注意,这是常识,也是书家必备的素质。如“己丑”不能写做“己醜”,“一國兩制”不能写做“一國兩製”。对于诗文名篇中的易错字,简繁转换一定要了然于心,否则就要闹笑话。如刘禹锡《陋室铭》,至“孔子云:何陋之有”一句,有人将“孔子云”写做“孔子雲”。苏轼《赤壁赋》:“月出於東山之上,徘徊於斗牛之間”,有人将“斗牛”写做“鬥牛”,“斗”与“牛”都为星宿名,与西方的“鬥牛”活动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

各位书友怎么看呢?

欢迎下方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