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可在美国端盘子,也不愿回国效力的张益唐,如今过得怎么样?

2022-03-30 02:29:0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原标题:宁可在美国端盘子,也不愿回国效力的张益唐,如今过得怎么样?

“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

李白用豪放恢宏的文字将蜀道的高峻峭险描绘得栩栩如生,那座绮丽惊险的山川仿佛就呈现在人们眼前。

蜀道难于上青天,人生之路有时也同样如此步履维艰。即便是如张益唐这般的天才,也无法轻松逾越,直到他55岁时才开始完成顶峰的攀登,从这位华人数学家的经历中能看到一种坚韧和不舍。

宁可在美国端盘子,也不愿回国效力的张益唐,如今过得怎么样?

文化沃土培植英才

张益唐是一位杰出的华裔数学家,他在数论当面取得成就让人们称之为天才。1955年,他出生在上海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政府机关文员,受父母的文化熏陶,张益唐自幼就是勤奋好学的孩子,求知欲远超同龄人。

父母因工作原因长期生活在北京,张益唐则跟着外婆在上海生活,缺乏父母管束的张益唐并没有放任自己,勤奋好学的他坚持着自律的习惯。

宁可在美国端盘子,也不愿回国效力的张益唐,如今过得怎么样?

直到他11岁那年,学校因特殊原因被迫关闭,张益唐回到家中后并未荒废学业,他开始阅读各类书籍,阅读范围主要遵从于兴趣,除了数学类,他还学到了百科知识。

当张益唐阅读遇到困难时,基本上是没有人可以帮助他的,所有问题大多都是他刻苦钻研后攻克,很少有机会获得父母的指导。

张益唐因为特殊的学习经历,让他在学习数学过程中小有成就,毕竟所有的问题几乎都是他独自解决的,在这个过程中,他的思维韧性和学习能力都得到巨大提升,他所掌握的数学知识要远远比学校学来的更为博大,也更为扎实。

宁可在美国端盘子,也不愿回国效力的张益唐,如今过得怎么样?

高考恢复后,张益唐在父母的建议下成为了第一批备考生,他花费几个月时间就掌握了考试所需的所有课程,加上此前的学习成果,让张益唐足以轻松应对各种考试。

1978年,张益唐如愿成为了北大78级数学系的一名学生,北大成为了他施展才华的舞台,入学不久就以出色的表现成为了教授眼中的同辈楷模,并且将这种优秀状态持续在整个大学期间,毕业后更是继续留在北大继续攻读研究生。

宁可在美国端盘子,也不愿回国效力的张益唐,如今过得怎么样?

赴美留学决裂恩师

张益唐在北大读研究生期间,遇到了人生第一个重要的恩师潘承彪教授,他跟随这位老师学习解析数论,这是张益唐最感兴趣的数学内容,他也在学习过程中表现出扎实的数学基础和出色的研学能力。对此,潘教授给予了很高评价。

1984年,台湾代数专家莫宗坚来北大访问,这位数学大师在国际数学界极负盛名。北大教授出于人才培养的考虑,将张益唐推举给了他,张益唐于第二年作为公费自派生来到莫宗坚任教的普渡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他的研究方向也改为了代数方向。

宁可在美国端盘子,也不愿回国效力的张益唐,如今过得怎么样?

雅克比猜想是直到2013年才被破解的世界级数学难题,让很多数学大师都望而却步,但在1992年,张益唐还是完成了该猜想的部分证明工作并发表了学术论文,最终取得博士学位。

在张益唐取得博士学位不久后,师徒二人的关系却因其他原因一度十分紧张,此时数学界有一个公认的说法。

宁可在美国端盘子,也不愿回国效力的张益唐,如今过得怎么样?

在张益唐的博士毕业中,他引用了莫宗坚的论文成果,但在后来被证实该结论有误,因此莫宗坚的重要论文也被推翻,但普渡大学看到了张益唐论文可取的部分,坚持给他授予学位,此时莫宗坚却拒绝给他写推荐信。这封推荐信直接关系到张益唐能否找到工作,后来很多单位和科研机构也因为莫宗坚的影响力,没有录用张益唐。

不过关于该事件还有一个说法称,张益唐曾在毕业后向老师坦言自己将放弃代数方面的研究,重新回归自己喜欢的数论研究,让莫宗坚“不是很开心”,他不仅没写推荐信,而且事后再也没联系过张益唐。

宁可在美国端盘子,也不愿回国效力的张益唐,如今过得怎么样?

人生低谷冲波逆折

普渡大学的大多数博士毕业生都找到了待遇优厚的工作,而张益唐的毕业却意味着失业,从此居无定所,连一份学术类的相关工作都无法与他“碰面”,这是他求学多年来第一次遭遇人生挫折。有人曾劝他回国效力,但他似乎并不愿意。

由于是自费生,张益唐毕业后的生活变得捉襟见肘,大多数情况都在朋友家借宿,看起来有些颠沛流离之感。为了继续留在美国生活,他会去朋友开的快餐店帮忙,平时做收银员工作,但是忙碌时也会充当服务员去端盘子。

宁可在美国端盘子,也不愿回国效力的张益唐,如今过得怎么样?

一位家境优渥的博士毕业生,显然无法适应这般生存之艰难,但这还只是开始,在他找到一份稳定工作之前,他先后到中餐馆、汽车旅馆做服务员,还在快餐店送过外卖。在这里他认识了华人服务员Yaling,后来成为他的结发妻子。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1999年,张益唐在朋友介绍下来到新罕布什尔大学任助教,让张益唐重新燃起了做学术研究的热情。在这里任教的十余年间,张益唐继续开始数论研究工作,他在2010宣布开始研究“素数间隔”。

宁可在美国端盘子,也不愿回国效力的张益唐,如今过得怎么样?

素数又叫质数,指仅能被1和自身整除的自然数,而在素数当中差为2的数对被称为孪生素数,随着数字的变大,可观察的孪生素数会越来越少,无法被证明,困扰数学界多年。

张益唐用筛选推演法证明了存在无数对孪生素数,并于2013年在《数学年刊》上发表研究成果,他论文的审核工作是最短的,这是只有少数数学天才能够看懂的文章。

张益唐有力推动了孪生素数猜想,此举让他在国际数学界名声大噪,收获了众多国际大奖,让他告别了质疑与平庸,这位华人数学家继续在科学的顶峰绽放光彩。

宁可在美国端盘子,也不愿回国效力的张益唐,如今过得怎么样?

晚年张益唐有了“落叶归根”的想法,对于老年人而言,海外的风景不及家乡的沃土更让人踏实,张益唐此时正向往着这份踏实。

他说数学研究不需要天赋,需要专注和不畏挫折,这或许正是他在那段艰苦岁月中得到的人生感悟。张益唐发表《质数的有界间隔》时已经58岁,这位老者从未放弃过攀登人生高峰,他的淡泊名利也正是当代科学家精神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