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抗日战胜利六十周年:长沙会战之铁血南郊

2017-11-07 07:24:46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阅读次数:

在今天长沙市区的地图上,位于市区南郊的地方,有一座巍峨的猴子石大桥横跨湘江,将东西两岸连为一体。东岸的桥头堡处,有一座景色秀丽的南郊公园,是长沙一处著名的景点。每当春暖花开的时候,便会有成群的游人结伴来到这里嬉戏游玩。

沿着南郊公园向东北方向看去,可以在地图上找到这样一些地名:金盆岭、黄土岭、东瓜山、侯家塘等等。从这些地名的字面上我们也许断然想象不到,如此乡土化的地名,又怎么会是眼下高楼林立的繁华市区?

确实,就在60多年前,这里还只是崎岖的山地,守卫长沙的中国军人,将其作为拱卫长沙的南大门,并在这里面对抗日寇的猛烈炮火,用鲜血写下了壮丽的诗篇。

■ 战事回眸

 

第三次会战成为生死较量

中国军队与日军之间的战局进入了关键时期后,受当时世界形势的影响,在湖南战场,发生在长沙的一场牵制性的战役变成了一场血肉横飞的生死较量。

 

1941年底,第二次世界大战进入转折关头。是年12月,苏联红军在莫斯科外围对德军展开了猛烈的反攻,德军占领莫斯科的企图化为泡影,苏德战争不得不开始长期化。而在12月7日,日本联合舰队偷袭了夏威夷的美国太平洋舰队,从而发动了蓄谋已久的太平洋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规模进一步扩大。

在中国战场,日本侵略军也在这年年底对长沙发动第三次进攻,这就是著名的第三次长沙会战。此次会战与第二次长沙会战仅隔两个月,主要原因是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华南方面军的第二十三军,负责进攻香港,但是担心中国军队会支援驻港的英军,于是要求日第十一军在湖南北部,发动牵制性的攻击作战。

主要目的,是牵制中国第九战区的兵力,以防中国军队南调军力打击日本二十三军在香港作战。日本方面参战的第十一军由于以前多次受挫于长沙城下,因此也希望通过此次会战捞回面子,给中国第九战区以沉重打击。

中国方面,第九战区长官薛岳则认为,一方面日本既然袭击了珍珠港,那么与同盟国在太平洋、在亚洲的战争将不可避免,因此必由中国战场调出兵力增援。另一方面,日本的兵力愈小,则愈要以攻为守,这样一来,将要调走的兵力集中起来再对中国军队"扫荡"一次,以消除中国进攻的威胁。于是,薛岳再次通令各部队,迅速完成作战准备。一场牵制性的战役于是变成了一场血肉横飞的生死较量。

■ 专家析战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第一场大胜"

1941年12月24日,日军渡过岳阳市郊的新墙河一路南攻,第三次长沙会战拉开了序幕。在这次会战中,猴子石、金盆岭、黄土岭、东瓜山、侯家塘一线成为保卫长沙的南大门。

 

关于第三次会战中南郊的作战情况,湖南省社会科学院的抗战史专家萧栋梁是这样介绍的:

1941年12月24日到12月31日,是这次会战的第一阶段,日军经过血战,攻到了长沙城下,双方发生了激战。日本方面在12月31日宣布,长沙被占领,但实际上,中国军队依然坚守着长沙市区,在东南方向,中国军队依然固守着原有阵地。

1942年1月1日到1月4日,是这次会战的第二阶段,日军重点攻击长沙市区,中国军队在坚守之后发起反击,南郊也发生了血战。

当时,负责防守长沙市区的是中国军队的第十军。1942年1月1日,集结于浏阳河北岸廖家渡、洪山庙、东屯渡的日军,突然作势强渡。第十军东、北门防线守军立即专注以待。但在上午9时左右,最先发生战事的地方却是表面并无敌情的南郊赤岗冲。

一时间,日军分别在南门、东屯渡、北郊炮击东瓜山、扫把塘、五里牌、杨家山、阿弥岭、开福寺、伍家岭、周家嘴、黑石渡。战至1月3日,妙高峰、杜家山等制高点都被日军占领。驻守南门外左家塘据点的曹健生营,500多人,从中午至薄暮,全部战死。1月4日。日军突进市区。在八角亭至天心阁附近,双方发生了逐街、逐堡、逐屋的争夺战。由于中国军队的拼命抵抗,日军的进攻势头越发减弱,到1月4日,中国军队司令部发布反攻命令,1月5日,日军全线败退,血战数日的长沙城在经过战火和鲜血的洗礼后,依然屹立在湘江之畔。

战后打扫战场,中国军队共歼灭日军56000多人,自身伤亡28000多人,取得了自太平洋战争爆发以来同盟国军队的第一场大胜,也使日军在今后几年之内不敢再窥伺长沙。

■ 老兵自述

"我们人人身上都绑着炸药"

日军为了突破中国军队防线,不顾国际公约,竟使用毒气弹。我们措手不及,也没有防毒面具,很多战士吸入毒气都开始发晕,不少战士丧失了战斗能力。最后,我所在的防线只剩下13人。

-;-;老兵王维本

 

见到今年89岁高龄的王维本时,这位当年中国军队预十师二十九团的中尉侦察排长话语间饱含激情,举手投足仍不失英雄气概,并极力要形象地向记者描述那段峥嵘的烽火岁月。

王老告诉记者,当年他们团负责防守的地区是南门第一线,即左自南大十字路至左家塘、阿弥岭,右自枫树山至侯家塘,然后延伸至雨花亭、金盆岭、涂家冲、东瓜山一线。1942年1月2日,日军第三师团的石野联队向他们所驻守的黄土岭一带发起了猛攻。他们在坚持了一段时间后,就开始在上级军官的指挥下撤退到第二线阵地设防。

日军为了突破中国军队防线,不顾国际公约,悍然使用了毒气弹。据王维本回忆,当时由于措手不及,也没有防毒面具,很多战士吸入毒气都开始发晕,他命令一个战士去收取各人的水壶及毛巾,然后去打水,让战士们用湿毛巾护住鼻嘴,即使如此,还是有些战士丧失了战斗能力。最后,王维本所在的防线在毒气弹的打击和日军的攻击下,只剩下13人。王维本说,从元月1日到此役过后,张越群团几乎只剩下了空壳:二十九团的减员在70%以上。日军也不好受,付出死亡六七百人的代价。

1942年1月3日,预十师的第二道防线遭受到了空前惨烈的攻击。3日开始,日军主力开始攻打东瓜山、红头山一带防线。王维本回忆说,当时中国军队已在东瓜山、红头山一带构筑了坚固的火力点,在日军进攻时给予了敌人以重大杀伤。

日军也很顽强,为了打开进攻路线,他们出动了敢死队,这些日军全身用烈性炸药绑在身上前赴后继地向前冲,直到炸飞这些暗火力点。最后高地易手,整个高地被削平了一截。看到日军如此凶猛,中国军队这边也不甘示弱。王维本记得,当时中国军队这边也组织了同样的敢死队,也是每人身上绑着高爆炸药,用血肉之躯炸开敌人的火力点,将失去的阵地又重新夺回来。

就这样经过几天激战,到1月5日时,他们忽然发现,前一天还攻势猛烈的日军不见了,他们判断,日军应该是开始撤退了。已经坚守阵地4天之久的战士们十分兴奋,为自己保卫了长沙的南大门而激动不已。

■ 青史荣光

英雄血泪流转千秋万代

当年血火交织的南郊,今天已是繁华的长沙市区,当年的英雄血泪已深埋足下,那些曾经在日寇炮火攻击下巍然屹立的山岭如今也只留下一个个地名了,但英雄的儿女不会忘记,五彩的幸福生活里响彻着无数前辈的奋起之声和铿锵足音;随着岁月更替,虽然鲜活的抗战英雄将越来越少,更多鲜活的故事也只能到书中找寻,但我们相信后辈永难忘怀,60多年前,无数在这里洒下热血的中国军人,他们将像巍峨的猴子石大桥下奔流不息的湘江水一样,永远在我们充满崇敬的心河里流淌!

不管是健在的王维本等老兵们,还是离开我们的壮士,你们的名字,都永远活在伟大民族的英雄谱里;你们的荣光,就算流转千秋万代,也会永垂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