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2019-04-03 13:10:44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阅读次数:

原标题: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作为一个古老的民族,亚美尼亚人自古典时代起就立足于高加索以南的山麓之间。历史上的他们,曾经是抵抗军国主义帝国的钉子户,也曾将自己变为跨域地区的霸主。但在更多时间里,他们都是被强邻压制的弱邦。

但很多人并不知道,亚美尼亚人还曾建立过纵横几大洲的国际化商业团体。他们依托古老的贸易路线,表现远比同为精明商人群体的犹太人更强势。正是他们的厚积薄发,缔造了传统丝绸之路的最后辉煌。一些人还成功与欧洲主导的近代海洋贸易网合流,将自己的辉煌延续到更远的边疆。

异常低调的准备期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青铜时代的亚美尼亚遗址

自诞生之日起,亚美尼亚地区就注定不会与国际贸易无缘。由于正好位于欧亚交际处,青铜时代的当地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口移动走廊。山地间的小片平原或牧场,则为贸易据点的建立提供了良好的环境。

尤其是在原始印欧人开始四处扩散的年代,亚美尼亚地区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了印欧人扩散到小亚细亚、欧洲、两河流域北部、大伊朗地区和东方世界的十字路口。也是向西迁徙到安纳托利亚的印欧分支--赫悌人,用武力迫使原本较为分散的亚美尼亚人组织起自己的国家。但这只是亚美尼亚在之后2000多年里不断对抗各大帝国侵蚀的开始。历代亚美尼亚人都深受其害,却也在其他方面因祸得福。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亚美尼亚就是印欧先民扩张的十字路口

公元前9-8世纪,还被称为乌拉尔图的早期亚美尼亚国家,就不断遭到两河流域的亚述帝国进攻。亚美尼亚本地的丰富矿藏和高山牧场,不断吸引着当时世界上最大可怕的军队前来攻城略地。也是由于亚述人的扩张,一些商人开始将贸易路线转向北方的乌拉尔图,间接促进了亚美尼亚地区的发展。但这些收获还是没有能让他们在亚述人的铁蹄下幸免。相反,来自南方的贸易中断,也伤害着当地的整体实力。这就让一直蜗居在高加索以北的辛梅里安人与斯基泰人,也有了南下劫掠的机会。

好在,这样的混乱前很快由东方杀到的米底帝国终结。以今天伊朗北方为京畿重地的新帝国,总体上对各地方施行宽松的自治模式。亚美尼亚人在获得更多自由之际,也借着米底人的扩张打通了连接欧亚大陆两头的东西方贸易通道。尽管米底的霸权在不久后又落入了波斯之手,但较为宽松的制度还是得到了延续。波斯人会将具有王室血统的贵胄派到当地担任总督,但也不会棒杀亚美尼亚本地的大小贵族。亚美尼亚人则信奉着波斯人的拜火教,学习波斯人的军事技术,并通过帝国的王家大道与外部世界保持联通。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遭遇斯基泰人进攻的乌拉尔图

公元前4世纪,亚美尼亚总督因波斯帝国内乱而成为了新的万王之王。这就是后人非常熟悉的“软蛋君主”--大流士三世。亚美尼亚人也在著名的高加米拉战役中,派遣了大批铁甲骑兵参战,为确保自身繁荣的霸权尽了最后一份力。随后,原本就被波斯人保留的各级地方权力系统,迅速成为了新的亚美尼亚王国。他们顺势加入了亚历山大的马其顿帝国,并因为希腊人的忽视而获得了大于波斯时代的自主权。

尽管希腊化时代的东西方贸易,较之波斯帝国时代有了进一步发展。但亚美尼亚人却在希腊化时代的晚期,选择了强势的帝国路线。尤其是在提格兰二世治下,他们利用帕提亚帝国提供的巨额资金,发兵征服了众多周边区域。不仅向西进入了安纳托利亚东部,还向北控制了整个高加索山脉,向南抵达叙利亚北部。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提格兰二世在亚美尼亚历史上属于绝对异类

大量的移民开始定居在小亚细亚半岛南部的乞里西亚海岸,并将当地变成了仅次于本土的小亚美尼亚地区。这样,亚美尼亚人就开始有了进入地中海的港口,并进一步拓展着自己的早期贸易网络。

由于亚美尼亚的这次扩张,为他们引来了逐步渗透向地中海东部的罗马人。在名将卢库鲁斯的率领下,几万罗马军团便将进行了总动员的亚美尼亚大军击溃。提格兰二世被迫吐出了全部征服所得,也将大量人口留在了乞里西亚海岸。亚美尼亚自此再也没有以强国身份出现在后来的历史上。随着罗马与帕提亚瓜分了西亚地区的势力范围,亚美尼亚本身也成为了两大帝国之间的一个缓冲区。一些战乱往往从那里开始,也在涉及他们命运的协议签订后结束。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提格兰二世的亚美尼亚帝国版图

亚美尼亚在这个阶段,依然受惠于东西方贸易的进一步发展。虽然罗马一直尝试从埃及出海,避开几乎达3/4的陆上丝绸之路。但有限的商船运载量,不可能包揽国际贸易的绝对大头。

因此,亚美尼亚人的十字路口角色,还在为他们增加商业收入。通过一些知名度极低的路线,商团可以从亚美尼亚山区走高加索进入由贵霜帝国控制的河中地区。这条线路的另一个优势,就是可以避开不断增加过路费的帕提亚人。因此,帕提亚帝国在力所能及之时,都会派出王室成员到当地担任属国君主。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帕提亚帝国曾不止一次出兵干预亚美尼亚

由于罗马、亚美尼亚与贵霜帝国的共同努力,帕提亚帝国逐渐因军事压力和财政缩水而崩溃。乱世之中,来自波斯本土的萨珊王朝强势蹿起。面对这个明显比过去历代伊朗帝国都要暴虐的新主,亚美尼亚人通过贸易路线接洽了东方的贵霜帝国。双方达成了一个共同反抗波斯的军事同盟。然而,在对阵武器与技术更先进的波斯军队时,这个脆弱同盟被打的一败涂地。亚美尼亚全境几乎都落入了萨珊王朝之手。

至此,亚美尼亚进入了一个历史的黑暗期。萨珊帝国为垄断东西方两头的贸易,在叙利亚、中亚和印度洋等方向上四面出击。亚美尼亚人为了抵制波斯的同化政策,转而开始大量信奉基督教。虽然有部分地区选择了亲波斯政策,但占据更多地区与人口的西部依然紧跟罗马。这种时常激化的对立,自然不利于亚美尼亚人的国际贸易发展。但他们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实际上已经步入了艰难而痛苦的转型期。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托勒密世界地图上的亚美尼亚地区

艰难痛苦的转型期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部分亚美尼亚军事贵族 成为了拜占庭皇帝

亚美尼亚在古典时代后期开始了大规模转型,但路线与对象并不统一。起初,部分人选择了军事贵族路线,成为了罗马和波斯军队中的重要助力。这让来自亚美尼亚的士兵,在两个帝国军队中扮演了超过先祖的要紧地位。

在西方,亚美尼亚人长期就是罗马帝国辅助军成员。但在先前,主要都是留在乞里西亚地区的小亚美尼亚人,以标枪兵身份为宗主作战。随着部分西部省份落入罗马之手,开始有不少人成为了改革后的罗马正规军成员。相比已经严重腐化堕落的欧洲城市居民,亚美尼亚山区的兵源质量更佳。相比经常与希腊-拉丁文化显得格格不入的日耳曼系部族,亚美尼亚人因接受的希腊化熏陶与基督教影响,被视为可以直接打交道的文明人群。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大量进入拜占庭军队服役的亚美尼亚士兵

随着时间的推移,亚美尼亚籍士兵竟然成为了东罗马-拜占庭帝国的军队主力。一些人更少靠此平步青云,成为类似希拉克略这样的军人皇帝。这可比那些默默无闻做生意的商人,看上去要成功的多。

在东方,亚美尼亚人的罗马化特色,也让其成为了萨珊波斯军队里的可靠步兵。由于萨珊军队的大部分主力都骑兵,所以在步兵部队方面存在和罗马对手的巨大差距。相比来自两河流域的村级动员步兵,亚美尼亚士兵的战斗力和专业水平都高出不少。相比来自里海南岸的山地部族,他们也是更加可靠和易于指挥的军事力量。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亚美尼亚人也是萨珊波斯军队中最好的步兵

所以,亚美尼亚士兵不仅成为了波斯人控制当地的治安力量,也成为了帝国远征东部战区时的步兵主力。他们同样在历史上留下更多蛛丝马迹,让做商人的同胞们几乎没有了史籍上的位置。

公元7世纪,两股新势力的抵达,让亚美尼人在自己的转型之路上做出了重要选择。在最后一次拜占庭-萨珊战争中,希拉克略引入了数次被波斯击败的突厥集团。突厥人成功攻破了高加索南部的一些波斯军镇,并为亚美尼亚重新打通了丝绸之路的北方路线。不久,信奉伊斯兰的阿拉伯人在南方壮大起来。他们将拜占庭势力逐出叙利亚,并摧毁了整个萨珊帝国。亚美尼亚也在稍后成为了巴格达哈里发的一个北方省份。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阿拉伯帝国时代 亚美尼亚人都是低调的附庸

由于阿拉伯帝国并不主张大规模改宗基督教人口,亚美尼亚人便依靠有经人的身份,开始学习在新的帝国秩序内生存。他们突然发现,自己完全可以顺着阿拉伯征服者的军事开拓步伐,向东抵达中亚或向西进入北非。这个进程在偏向波斯文化的阿巴斯王朝建立后,又得到进一步提速。

有大量的亚美尼亚商团离开家乡,将自己的立足点改到了巴格达、大马士革、阿勒颇、巴士拉和开罗等商业重镇。他们已经倚重了近千年的陆上丝绸之路,开始与海上通道完成了第一次完美对接。所以,哪怕是巴格达的帝国势力衰微,也不影响散居各地的亚美尼亚商团活动。这就给亚美尼亚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世界眼光。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亚美尼亚雇佣军曾经遍及大半个中东

随着商团外迁的还有众多坚持走雇佣军路线的士兵。来自北部山地的他们,显然无法像希腊人或波斯人那样,在哈里发等君主的宫廷内坐而论道。但却可以用自己的武力,成为统治者保护自身安全的外籍部队。所以,当众人皆知的突厥奴隶兵在西亚各地扩散时,亚美尼亚佣兵也可以在两河流域、叙利亚或埃及的政权内找到工作。

他们在很大程度上继承了先辈们的亲罗马技术传统,为许多穆斯林统治者维系着一支随时可以调动的拜占庭式军队。随他们一同移动的,自然包括了众多家眷和商贾。一些亚美尼亚教士和医生,也会在诸如开罗的宫廷内收到欢迎。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拜占庭的毁灭政策 让塞尔柱突厥横扫亚美尼亚

但当历史进入公元的第二个千年后,亚美尼亚人又遭遇了新一轮的黑潮袭击。首先是拜占庭皇帝巴西尔二世,在1018年攻入复国不久的亚美尼亚境内。他不仅废黜了亚美尼亚王室,还出于防范考虑而将全国各地的要塞和城墙拆毁。许多本土军队也在拜占庭人的武力胁迫下,宣告解散。

这种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不设防状态,引来了塞尔柱突厥势力的大举入侵。许多居民在这场浩劫中丧命,整个亚美尼亚也因此元起大伤。一些流亡者便翻山越岭,来到了位于乞里西亚的小亚美尼亚避难。始作俑者拜占庭,也在1071年的曼齐刻尔特战役中被重创,进而不得不放松对安纳托利亚地区的管控。小亚美尼亚地区也因此获得了更多的发展可能。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亚美尼亚沦丧 又造成了拜占庭在曼齐刻尔特的惨败

1096年,节节败退的拜占庭皇帝,选择招来西欧天主教世界的十字军为自己收复失地。以乞里西亚为核心的亚美尼亚人,获得了千载难逢的机遇期。

尽管三方都很讨厌信仰异教的突厥敌人,但新来的十字军很快就发现亚美尼亚人比拜占庭希腊人更像是盟友。当拜占庭不断在十字军身后喊口号,却不出兵增援也不好好提供补给的同时。亚美尼亚人却为十字军提供了几乎所需要的一切。从情报、水源、口粮到辅助部队,应有尽有。亚美尼亚人的商业网络,在这方面表现不俗。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没有亚美尼亚人帮助 十字军根本到不了叙利亚

稍后,法兰克人不仅在亚美尼亚人口居多的埃德萨建立了第一个十字军小国,还直接将整个小亚美尼亚王国也拉入了天主教世界。一名为突厥军阀服务的亚美尼亚弩炮军官,更是背弃旧主,帮十字军拿下了难以攻克的安条克城。

作为回报,随着十字军一同前往东方的意大利商船,开始频繁光顾亚美尼亚人的海岸。他们从海上而来,与亚美尼亚人依然活跃的内陆贸易网合作,成为了垄断东方货物的一支重要力量。他们的努力也使原本更加繁荣的黑海-第聂伯河贸易衰败,进而促成了北方的罗斯人进入了群雄相争的城邦时代。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十字军的意大利船队 开始经常到访亚美尼亚海岸

当然,亚美尼亚人选择倒向十字军的后果,并不总是那么美好。在乞里西亚与埃德萨的贵族,开始将自己变成西欧式的封建领主时,还有很多同族人生活在穆斯林世界。由于十字军战争爆发,突厥领主开始迫害和抵制亚美尼亚人。入主开罗的库尔德军阀萨拉丁,也在夺取了法蒂玛王朝的大权后,清洗了为前朝君主服务的亚美尼亚雇佣军。

轰轰烈烈的十字军东征运动,很快因为这些穆斯林世界的强势反击而陷入低谷。亚美尼亚人的陆上贸易网络,自然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损失。这就让他们急需新的外力,来帮助自己打破桎梏。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亚美尼亚人的事业 因穆斯林世界的反击而遭遇危机

五味俱全的蒙古新秩序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受十字军影响 完全西欧化的亚美尼亚士兵

1254年,蒙古帝国的扩张已经影响到了大半个欧洲大陆。富有世界眼光的亚美尼亚人,不可能不清楚其背后的巨大机遇。国王海屯一世,从乞里西亚海岸的宫廷出发,去往远在蒙古高原的哈尔和林朝拜。至此,亚美尼亚人就成为了蒙古世界新秩序内的积极参股者。他们的贸易网络也因此获得了超越前代的发展。

随着蒙古驿站系统的建立与完善,亚美尼亚商人可以凭借帝国的保护,从地中海一路走到太平洋海岸。他们不仅在沿途的中亚城市建立了商行,还成功的将分支机构设立到了哈尔和林、元大都、扬州、杭州、泉州和广州。随之建立起来的还有众多小小的亚美尼亚社区与基督教教堂。他们往往“隐藏”在众多色目人的同类社区之间,却为后世学者留下了足以证明自己独特身份的文物痕迹。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亚美尼亚人成功的选择了投资蒙古帝国

很多人亚美尼亚商人反复使用着《马可波罗游记》中的经典路线,从波斯的大不里士和伊斯法罕等地出发,再由从泉州或广州起航的商船返回波斯湾等地。在蒙古人的黄金时代,几乎没有第二个族群可以像亚美尼亚人这样,享受如此之多的帝国红利。

不过,为了获得这些商业利益,亚美尼亚人也需要用铁和血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在蒙古西征军的中东攻伐过程中,始终活跃着数量不等的亚美尼亚仆从军队伍。相比很多只是承担侦查与骚扰任务的突厥系轻骑兵不同,亚美尼亚的西欧式军队往往被蒙古将领委以重任。他们是摧毁巴格达的围城步兵和工程师,也是在艾鲁贾之战中为蒙古人冲锋陷阵的精锐重骑兵。当蒙古帝国的扩张浪潮逝去,亚美尼亚人还是坚定的站在十字军与伊尔汗国一边。在蒙古人同埃及马穆鲁克的历次大战中,都会有来自乞里西亚的亚美尼亚骑士参战。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亚美尼亚人成为了蒙古西征军的重要助力

14世纪,由于马穆鲁克骑兵的压制性优势与埃及的新王朝步入极盛期,以乞里西亚为主要基地的亚美尼亚人开始遭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在伊尔汗国与十字军的力量被从西亚连根拔除后,埃及的奴隶大军也开始兵临伊苏斯隘口以北地区。失去所有外援的亚美尼亚人,最终成为了马穆鲁克王朝的北方边疆。

但马穆鲁克也只是在主要城市内驻军,而不会因为战时成见而破坏他们的商业活动。亚美尼亚人便在埃及军队的监视下,重新恢复自己的贸易网络。他们也经常与退守塞浦路斯的十字军余部合作,靠着威尼斯来的商船继续商业运维。那些在亚美尼亚本土、安纳托利亚、中东各地残留的移民团体,很自然的被这股春风给重新激活。不过,还是有很多流亡者在埃及控制区以北,成为了新崛起的奥斯曼帝国附庸。他们的军事技艺和商业头脑,都是本土突厥势力所需要的社会资源。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乞里西亚的小亚美尼亚王国 最终亡于马穆鲁克

这样的宁静,在15世纪初被当年蒙古帝国的最强继承者所打破。随着毁灭之王帖木儿在河中建立自己的霸业,大量蒙古-突厥骑兵开始肆虐周遭地区。在进攻奥斯曼与叙利亚的战争中,都有大量的亚美尼亚人口遇难。

由于帖木儿本人在血统上不具备成为大汗的资格,所以选择绑定宗教圣战来增加自己的权威性与合法性。在中东的大量本地人口中,亚美尼亚人是最容易被辨析出来的群体。他们比较偏向天主教样式的教会与教堂,是比阿拉伯基督教徒更容易做典型的泄愤目标。因此,帖木儿军队一般会在攻克某个城市后,优先屠戮亚美尼亚社区。同样是在战斗中坚持抵抗的士兵,亚美尼亚人也会在投降后遭到最严厉的惩戒。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亚美尼亚士兵遭到了帖木儿军队的针对性屠杀

异常讽刺的是,帖木儿在做足了表面文章之后,还是要对亚美尼亚人网开一面。他在大规模营建都城撒马尔罕的时候,不忘将掳掠来的亚美尼亚人也强制迁徙到河中定居。这些流落中亚腹地的东仪天主教徒,便很快参与到经济发展中来。

他们与留在老家的同胞保持联系,并借着帖木儿帝国所控制的道路,南下印度次大陆活动。由于帖木儿对安纳托利亚实行分而治之的遥控手段,大部分亚美尼亚人还是留在了帝国之外。南方的马穆鲁克同样没有被拿去领地,让乞里西亚的亚美尼亚人得以免受更大伤害。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劫后余生的亚美尼人 开始寻找自己的新位置

此外,帖木儿为了垄断贸易,摧毁了金帐汗国都城萨莱,强行将商队引回高加索以南。这样,亚美尼亚山区的十字路口地位,在一时间地位获得提升。亚美尼亚的商团也积极利用分属三大帝国内的分支机构,进一步做大自己的商业影响力。

他们还一度和来自意大利的热那亚人展开竞争。后者的船队从君士坦丁堡进入黑海,落脚希腊城市或克里米亚的卡法。亚美尼亚人就更多同来自克里特岛和塞浦路斯的威尼斯商人合作,间接促成了热那亚共和国的东方贸易衰微。他们也就成为了威尼斯商业霸权的东方合伙人。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热那亚与奥斯曼势力 都阻碍了亚美尼亚商业网络

1402年,知道自己时日不多的帖木儿,开启了对明朝的大规模远征。在浩浩荡荡开向东方的帝国军队里,也包括了被他强制迁徙到河中的亚美尼亚军人。他们大部分是工程部队和步兵,只有少量人是骑兵力量。

若非帖木儿在半途中因酗酒而暴毙,这些亚美尼亚士兵将会向明军展示东亚世界所难以见到的西欧军事风格。西班牙大使在撒马尔罕附近见到的大规模火炮工场,也可能有相当比例的亚美尼亚工匠在负责生产。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部分亚美尼亚军人参与了帖木儿对明朝的东征

丝绸之路的回光返照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帖木儿死后 中亚实际上进入了混战期

15世纪中后期,帖木儿帝国和整个中亚在实际上处于群雄并立的混战时期。这就迫使亚美尼亚商团在布局上做出新的调整。尤其是在河中成为四方争夺焦点的大背景下,亚美尼亚商人也会审时度势的离开旧核心,向着南方进行一系列迁徙。

在没有新的强势帝国可以来主导中亚格局的大背景下,很多原有的模式正随着时代发展而逐步坍塌。由于东方的明朝封建近乎锁国的贸易管制政策,所以只有类似帖木儿式的中亚强权才能为商团争取到较为满意的贸易特权。奥斯曼人在爱琴海两岸的持续扩张,也在实际上完成对欧亚内陆的西部封锁。很多人将其控制贸易路线的做法,视为对基督教欧洲的一种伤害,但实际上真正损失惨重的却是东方。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奥斯曼的扩张 在实际上重创了中亚地区

亚美尼亚人在南北两头,通过与意大利人的合作维系了地中海-黑海通往河中的漫长商路。但随着奥斯曼军队逐步攻克特拉比松、卡法,北线首先在1470年代被切断。10年后,君士坦丁堡宫廷的扩张目标转向南方,通过击败马穆鲁克夺取了小亚美尼亚所在的乞里西亚。这样,大部分亚美尼亚人的家乡就迎来了一个新的主人。到达伽马在1498年抵达印度,传统丝绸之路就此被“宣判”了死缓。

表面上,奥斯曼帝国并没有对亚美尼亚人出台任何歧视性的政策。但帝国的核心位于巴尔干和小亚细亚沿海,所以需要照顾境内的众多希腊商人。为此,土耳其统治者势必驱逐西方来的意大利商人,打击着亚美尼亚人的战略同盟。加上由此引发的中亚经济衰败,造成了地区内的战乱加剧。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黑海在当时成为了奥斯曼帝国的内海

奥斯曼人还为了经济发展和统战需要,吸纳了大批从欧洲出逃的犹太人。他们在君士坦丁堡等地很快就建立了自己的社区,并顺带发展了与亚美尼亚商人竞争的贸易网络。结果,很多近代早期从海路抵达印度洋的欧洲人发现,在印度的沿海就活跃着不少易居过来的亚美尼亚商人。

整个16世纪,都是一个全球海洋经济崛起并冲击丝绸之路的新时代。具有敏锐眼光的亚美尼人也必定顺势而为。他们一方面通过各种手段与东西方两头的欧洲海商接洽,一方面继续依靠自己的内陆势力作为合作资本。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葡萄牙海上势力成为了亚美尼亚人的东方同盟

例如在东方,他们就在葡萄牙人控制的果阿建立的独立据点,并成为了后者理解东方世界的主要导师之一。他们可以继续从赫拉特与坎大哈出发,走开博尔山口抵达旁遮普地区,再南下海岸边的几个葡萄牙城市。依靠在亚洲地区横行无阻的大帆船,亚美尼亚人在百年内又把商业分支机构扩展到了马六甲和澳门。他们也顺势深入了由欧洲商船主导的东南亚三角贸易。以澳门为基地的亚美尼亚人,也将一直活跃到后来的19世纪。

同样在西方,亚美尼亚人找上了从北方南下的俄罗斯人。在伊凡雷帝的军队攻克阿斯特拉罕后,亚美尼亚商人翻过高加索山脉,通过莫斯科与诺夫哥罗德,抵达波罗的海口岸。借着还没有被摧毁的汉萨同盟船只,将东方货物出口到西北欧地区。各级代理人和行商,也顺着线路进入利沃夫等东欧的内陆贸易城市。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汉萨同盟帮助亚美尼亚人进入西北欧地区

进入17世纪,传统丝绸之路似乎已注定无法复兴。但亚美尼亚人却因为一次悲惨的境遇而奇迹般的将陆上贸易通道,又维持了近一个世纪。当时的萨法维波斯君主阿巴斯一世,迫于奥斯曼帝国压力而选择在地缘上的撤退战略。大批生活在波斯帝国西北边区的亚美尼亚人,被强制从朱尔法等城市,迁徙到帝国的新都城--伊斯法罕。

很多人和遭到同样命运的格鲁吉亚人一起,成为了新波斯近卫军的主要兵源。但余下人则在伊斯法罕建立了与家乡城市同名的新社区,继续开始贸易网络的布局工作。这一次,他们的主要合作对象成为了新崛起的英国和荷兰势力。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伊斯法罕的朱尔法区 是亚美尼亚的中亚贸易总部

1720年代,来自英国的武装商船帮助波斯人攻克了葡萄牙人控制下的霍尔木兹岛要塞。萨法维宫廷便将主要贸易港口搬到了南部海岸。亚美尼亚商人便从里海南岸采购了大量丝绸或生丝,通过伊斯法罕送往海边。这些货物再由英国人收购,送往各最终目的地。

在50年内,亚美尼亚人在北方的经营,也为自己获得了俄罗斯沙皇颁布的贸易特许权。于是,来自伊朗的丝绸类产品又通过阿斯特拉罕-莫斯科-诺夫哥罗德,送到了垂死的汉萨同盟手里。亚美尼亚商行一路从利沃尼亚,扩展到汉堡和吕贝克等重要港口。在荷兰商船彻底击垮了波罗的海土著后,亚美尼亚人的足迹便顺势来到阿姆斯特丹与伦敦。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俄罗斯人也赋予亚美尼亚人以商业特权

同时,在最古老的传统亚美尼亚人聚居区,奥斯曼帝国的新政策也帮助了陆上丝绸之路的复兴。尤其是在奥斯曼苏丹打压和消灭了部分犹太大商人后,帝国境内已经没有可以与亚美尼亚人竞争的商业团体。东方的货物也就可以直接送到马尔马拉海边,再走君士坦丁堡去往南北各地。凭借自己在欧亚各地的国际化网络,亚美尼亚商人在实际上对号称商业民族的犹太人形成了压制。后者虽然也分布众多,却在很多层面上并不属于一类人。亚美尼亚人则在内部认同方面具有极大优势,支撑着他们纵横各地市场。

到了18世纪,远东的亚美尼亚商人再次与英国东印度公司达成了合作协议。他们的商号开始出现在孟加拉地区,进而随着大英帝国的稳步扩张而继续活跃在远东。在后来建立的早期香港,亚美尼亚大商人也是英国总督的重要顾问。至于已经涉足西欧的亚美尼亚商团,也随着西印度公司商船抵达了北美十三州的处女地。惯于做丝绸生意的他们,成为了最初在北美当地建立养蚕和丝织业的人群。


纵横四海:亚美尼亚商人与传统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后辉煌缔造者

英国东印度公司 同样给予亚美尼亚人以特权

当然,亚美尼亚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在整体上挽救势必衰微的古老丝绸之路。他们在16-18世纪之间的成功,实际上更多的是绑定大航海时代的结果。因此,当不同商团随着船队四散到世界各地,也就等于是在宣布传统内陆大宗贸易的终结。很快,在发展速度进一步提升的19世纪,依然留在奥斯曼与波斯境内的亚美尼亚商团,开始遭到永久性的商业衰退。只有那些活跃在东西方的支系,还继续保有强大的生命力。但这与亚美尼亚人参与和维持了2000年的内陆贸易传统,已经没有太大关系。

纵观亚美尼亚人的悠久历史,几乎没有与商业脱钩的时代。尽管每一次战略布局的调整,都透着这群人在历史上的众多无奈,但这也是人类本身命运的真实写照。毕竟,没有个人或团体可以保持经久不衰。大部分人在结束一生的行程后,都不会被后人铭记。亚美尼亚人却在历史的诸多瞬间,留下了属于自己的深刻烙印。只是因为缺乏强大的实体背书或不具备普世性的文化感召,他们的商业民族属性容易被今天的读者所忽视。

亚美尼亚国徽 就是东西方混合文化的产物

亚美尼亚人的成功之道,还在于自己的多元文化属性。古典时代的他们,是信奉拜火教的印欧系族群,却同样熟悉希腊戏剧。中世纪时代的他们,是看上去更像东正教徒的东方天主教团体,却同样与各类穆斯林谈笑风生。因此,几乎和所有的群体都能找到交流共通处。这种优势在全球化草创的近代,表现的尤为明显。

相比历史上的诸多商业民族,亚美尼亚人既没有某项特别先进的技术,也没有大量扩增人口和本族文化的习惯。但超强的适应力与恰到好处的内部认同,帮助他们完成了不可思议的贸易网络奇迹。这种在后人看来有些过于低调的成就,也是寻常人家所最应该借鉴学习的。